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六百五十六章 气炸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为什么他觉得他听不懂皇姐说的话了?久别重逢,然后他们之间出现了——代沟?

    但不管怎么样,宫以沫这话还是奇迹的让宫抉停止了自杀的举动,他倒想看看,这可恶的女人还能说出什么话来!

    宫以沫见宫抉又停下来了,松了口气,以为自己说动了他,就把她脑补的,然后也在雪莲那得到“证实”的画面说出来。

    一句一句,差点把宫抉气死!

    “摄政王,我以前纠缠你,还杀了你爱的女人是我不对!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也不该因为恨我,就到处屠杀雪族人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冤冤相报何时了,如今我已经知错了,你就不能看在我是你皇姐的份上放我一条生路么?”

    “我肚子里有孩子,我也要成婚了!你这个时候杀了我就不是一尸两命,而是一尸三命啊!”

    说着,她抓住秋行风一脸坚定的说道,“我死了他也不会苟活,就一尸三命了!”

    此时宫抉看了看宫以沫,又看了看一脸懵逼的秋行风,手中的缰绳终于断成了数节!

    “宫——以——沫!!!”

    别拉着他!他要去杀了那个该死的男人!

    他还要打开那小女人的脑子看看!是不是塞满了草?!

    见宫抉再一次暴走了!那咬牙切齿的阴沉声音,仿佛要把她抓起来吊打一样!

    宫以沫瞬间炸毛了!

    她实在搞不懂,她都诚心诚意道歉了,为什么宫抉还是不放过她!但眼下对方明显已经抓狂了!她再不走只怕走不了了!为了小命,她不得不跑了!

    “宫以沫!你敢跑试试!”

    身后,宫抉满含怒火的声音让宫以沫脚软,小心肝跳得飞快,她索性跳到了秋行风的背上。

    “快走快走,师傅,我感觉他要杀过来了!”

    秋行风也如临大敌,宫抉对他的敌意,隔着那么远的山崖他都感觉到了,那层层递进的杀机,再不走死定了!

    见宫以沫竟然那么亲密的爬上了秋行风的背,宫抉真的要吐血了!

    此时他恨急了自己为什么没有冲破第九重?若是他达到第九重,可凌空踱步,他非要亲手将两个人分开不可!

    不!重点不是这个!重点是皇姐刚刚说的那些都是什么?她要成亲!她还要成亲?她竟敢成亲!!

    他真是整个人都要炸了!!

    该死的!那小混蛋敢再嫁?!

    “宫!以!沫!”

    远远的,宫抉的声音还是传了过来,秋行风抱着宫以沫跑的飞快!宫以沫听到后头皮发麻,连忙将头埋在师傅背上做鸵鸟状!

    但是一想对方又不会飞,她也就释然了一点,但是心里的后怕一点都不少。

    太吓人了,那个男人的气势真是太吓人了!

    这到底要怎样的深仇大恨才能这么执着啊……

    她真的有很认真的道歉啊……

    宫以沫委屈了,为自己失忆前的爱慕不甘起来,这个男人一点都不念旧情,喜欢他太划不来了!

    宫以沫跑了……她居然敢跑!

    宫抉薄唇抿得紧紧的!双眸几乎要喷火!他已经少有这样情绪外露的时候了,但是这一次,宫以沫是真的要气死他了!

    他扭头朝山下冲去,开始他只是在自己这座山的山脚下设了兵防,还好他又命令罗启多布了一层防备,只要罗启能拖住他们一会,他就能亲自抓到那个可恶的小家伙!

    该死的!被他抓到之后,她死定了!

    见自家王爷怒气冲冲的往山下来冲来,马蹄飞扬,带着一往无前的杀气!

    罗小七老远就觉得胆寒,刚硬着头皮想上前,宫抉便已经一阵风般在他身边刮过了!

    风中只留下了王爷咬牙切齿的两个字。

    “跟上!”

    罗小七一愣,一定睛王爷都没影了!

    他不由慌张的大喊,“王爷您等等我们啊——”

    等?宫抉现在只恨自己没有翅膀,不然他早就抓到那个可恶的小东西了!

    他要抓到她,将她关在笼子里,看她还敢不敢说这么可恶的话!他差点被她刺激到猝死!!

    宫以沫心里慌慌的,“怎么办,师傅,我感觉他不会放过我的……”

    不用秋行风说,秋行风也感觉到了,宫抉那可怕的杀意,实在太吓人了!他们也不是故意要有孩子的,为什么宫抉仿佛要吃掉他们一样?

    两人飞快的逃跑,山路崎岖,只有月光照亮,下了山之后宫以沫原本松了口气,只要随便找一个方位逃走就好了,但这个时候,他们竟然被人拦了下来!

    “公主!”

    罗启惊喜的看着宫以沫,难以置信的说道!

    “您真的还活着!”

    他有些激动的上前,但是被秋行风戒备的拦住了,就连宫以沫也是一脸惊恐!

    她从秋行风背上跳下来,飞快的说道,“师傅,必须要速战速决了!不然那家伙骑马,很快就追来了!”

    秋行风点点头,不能藏拙了,不然他们师徒俩都要挂掉了!

    罗启见公主和云顶山的人在一起已经很意外了,更意外的是,他们两竟然连成一气向自己这边的人动手!

    而宫以沫帮不上忙,只能在一边看着,月色朦胧,她看着山路的方向,小心肝都要跳出来了!

    怎么办!她感觉宫抉要杀过来了!他要来抓她了!他越来越近了!

    宫抉的确杀过来了,两座山走山脚的话距离还是很远的,所以他干脆放弃了马,轻功在山间跳跃!

    宫以沫!你给我等着!

    宫以沫一颤,似乎感觉宫抉在咬牙切齿的威胁她!而罗启等人也将秋行风围住了,云顶山的人也是他们的敌人,所以罗启等人严阵以待,一时之间竟然难分胜负!

    见他们都只围着师傅,而不管自己,宫以沫有点懵逼,难道他们觉得自己没有威胁,所以随便?

    此时不走等待何时?!

    宫以沫拔腿就跑!

    一边跑,她还有些羞愧的看了师傅一眼,不是她没义气啊,她真感觉有杀气透过空气传过来了!她腿都软了!再不跑绝对死定了!

    可是她没想到的是,她一跑,那些围着师傅的人竟然也不打了,直接朝她追了过来,好像她比师傅还要有威胁一样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