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六百四十八章 醒后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宫以沫出来的时候,人还是懵的,莫名其妙被吃掉了,她竟然……就这么放过了对方不说,而且也没有很恨他的感觉……

    她狠狠的拍了自己脑袋两下,宫以沫啊宫以沫,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!这么就……这样了呢?

    她垮着脸,左右看了看,发现罗小七等人都不在,便慢吞吞的往外走。

    此时她浑浑噩噩的,也没想过那些人为什么不在,就这么游荡出去了,而奇怪的是,门口守着的人也都不见了,宫以沫就这样顺利的溜了出来,脑子半天都没转过来,自己是怎么被吃了的。

    人家说一孕傻三年,她这还没生呢就傻了?

    走着走着,她突然被人从后面拍了一下,宫以沫回头,一看是她师傅,这心里的委屈再也没忍住,哇的一声就哭了!

    秋行风瞬间手忙脚乱!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刚刚秋行风见宫以沫很久都没出来,有点急了,不小心弄出了点响动,结果所有人都来追他,他没办法,带着人在皇宫里饶了一圈,一回来就看到宫以沫魂不守舍的,拍她一下还拍哭了!莫不是冷不丁吓到她了?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别哭啊,我不是故意要吓你的。”

    见秋行风这么傻,宫以沫一下哭的更大声了,怎么办,她好像给师傅带绿帽子了,怎么办,她越想越觉得难受,恨不得死了算了!

    怕她招来人,秋行风将她带到了一个更加隐蔽的地方,手足无措的哄她。

    “别哭了,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”宫以沫也没想瞒着他,哽咽着就说了。

    “师傅……摄政王……他欺负我……”

    秋行风一听就急了,“他打你了?”不可能啊,宫以沫是他姐姐,他到处找她,为什么要打她?

    莫非……

    秋行风有些羞愧的盯着她的肚子,只有这个解释了,宫抉发现他姐姐怀孕了,恨铁不成钢的打了她。

    也是,他以前还见过有小姑娘怀孕了,被父母拉去河里淹死的,他想去救,师傅还拉着他说不能救……

    宫以沫见秋行风明显不懂她说的欺负是什么欺负,一下更崩溃了!

    秋行风心疼极了,忙手忙脚的给她擦眼泪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……是我没有保护好你……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,有些为难的说道,“这样吧,我们以后不见他了,你别哭了好不好?”

    宫以沫这才点点头,委委屈屈的在他怀里擦眼泪。

    师傅说的对,不管她和他以前有什么纠葛,可是这一次,他一见面就对她做了这样子的事,她再也不要见他了!

    她现在只想快点找回记忆,弄清楚她为什么对他那么熟悉又不抗拒的原因。

    就这样,她哭哭啼啼的被秋行风带走了,整个人就好像霜打了的小白菜一样怏怏的。

    直到深夜,宫抉才醒过来。

    他首先是头疼,白天的时候他实在喝了太多酒了!虽然借着醉酒,他好歹睡了几个时辰,可是醒来之后就头疼欲裂……

    而且,他好像做了一场梦……

    梦里她皇姐回来了,而且她还说她想他,他忍不住亲吻了她,然后……

    宫抉眼神一暗,他多希望这不是一场梦啊!

    但是等他起身之后,惊恐的发现,他的衣服都脱掉了!

    难道做一个难以启齿的梦,会不自觉脱掉衣服?

    那些清晰的画面再一次在他脑海里闪现,她躲在墙角,她推拒他的力度,还有她那甜美的令人发狂的唇瓣……那些真的是梦么?如果不是梦……怎么可能呢?她突然来到他身边,然后突然走了?

    这……不符合逻辑。

    但他衣服怎么脱掉的?宫抉眼神晦暗不明。

    自从稳固了境界后,他神志不清或者睡觉时都会有护体真气,不可能有人能靠近他还不被弹开的,唯一的解释就是这衣服是他自己的脱的……或者,是皇姐!

    只有她能靠近自己!宫抉很肯定这一点!他是绝对不会排斥她的!

    想到这,他再也忍不住,穿好衣服之后,就走出门了。

    不想,很多人等在门前,包括奉命出去的人。

    平时这个时候,王爷肯定是第一时间去问他们有没有消息线索,罗启刚想上前一步回话时,宫抉便面向了罗小七。

    “今天,你一直守在这里?”

    罗小七简直受宠若惊!不知道为何,他突然感觉自家王爷好像没那么重的戾气了,说话的时候也没有那种掉冰渣的感觉了!

    “是!王爷!”罗小七连忙上前一步行礼。

    宫抉郑重问道,“今天有没有人进过本王的屋子?”

    罗小七有些纳闷的抬头,“没有啊……”

    难得王爷睡的香,他们怎么可能会进去打扰呢,不都守在外面么?

    宫抉盯着罗小七,深深皱起眉。

    罗小七一个机灵,脑子瞬间转得飞快!“啊!有,有一个,不,一伙人……”

    他一说,宫抉双眼一亮,“谁?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宫里的宫女,王让他们给您送酒,可是您那时候已经睡下了,她们便走了……”

    那时候他就睡着了?他那个时候是穿着衣服,还是脱了衣服的?

    宫抉没好意思问,只是冷声道,“她们走的时候可有什么……特别?比如——表情?”

    罗小七傻傻的摇头,“没什么啊……她们很快就出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王爷今晚怎么怪怪的啊……罗小七纳闷的想。

    宫抉则是觉得让罗小七留下来照看他绝对是个错误!如果是罗启,他绝对不会一副马马虎虎的模样。

    罗启见王爷表情又不好看了,连忙瞪了罗小七一眼,“你仔细想想,还有什么?”

    罗小七紧张了起来……

    “还有……有个刺客,但是属下保证他绝对没有进到王爷屋子里去!”

    宫抉脸一黑,“刺客?是男是女?”

    罗小七抓了抓头,“是男的,穿着麻布衣服,王爷,属下真的可以发誓,他没有进去您屋子,他一被发现调头就跑了!”

    宫抉犹不死心,“你去追刺客了?那你离开了多久,这段时间,可有人进来过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