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六百四十七章 记忆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宫抉觉得,这绝对是他做过的最美好的梦了!

    心爱的女人躺在身下任由他为所欲为,他身心都快活得仿佛要飞了起来!

    宫以沫原本还能忍,可是对方好似不知疲倦一般,对方天赋异禀,让她小腹越来越疼,猛地想到什么,她突然一把推开了宫抉,宫抉猝不及防,还真被她推开了。

    没有得到满足的男人表情一下就凶狠了!他以为宫以沫又要离开他,刚想把她抓回来压在身下的时候,宫以沫带着哭腔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别过来!我……我我怀孕了!”

    宫抉的动作瞬间一停!

    对啊……皇姐怀孕了……即便是做梦,也不能太过分啊……

    见宫抉迟迟不动,宫以沫小声的哭着,然后用被子去包裹自己的身体,小心的瞥宫抉的脸色,过了一会,宫抉终于动了。

    不复方才的狰狞,他一点点靠近,极尽温柔的将头埋在她的腹部。

    “我们的孩子?”

    宫以沫连忙点头!

    “对对对!就是你的孩子!你……你不能再那样对我,会伤害他的……”

    宫抉忍得有些难受……

    但是一想到这是他的孩子,又是他最爱的女人,他还是忍了,将头放在她怀里,深深的吸取她身上的味道。

    他的女人……他的孩子……

    这个梦真的出奇的美好。

    宫以沫见他不动了,大松一口气,然后在宫抉看不见的地方,愤愤的瞪着他!

    殊不知他之前的举动已经让宫以沫对他全无好感了!她现在真想咬死这个混蛋!但是她不敢……

    小心的擦掉自己的眼泪,宫以沫撅着嘴,气鼓鼓的!

    喝醉酒就能强迫别人么?

    她发誓!等她跑出去之后,她再也不要出现在这个人面前了!

    可是为了从这里逃走,她却不得不先安抚这个可怕的喝醉了的男人…要怎么做呢?

    虽然没有交手,可是她却能感到,他比师父要厉害!那不经意透露的出了威慑,让人战栗!

    但绝对霸道后展露出来的温柔,更是让人沉迷……他就这样轻轻的贴在她肚子上,那小心翼翼的感觉,就好像呵护着稀世珍宝!

    宫以沫心一横,将他抱在了怀起!

    宫抉有些疑惑的想抬头,但是宫以沫却十分霸道的把他的头按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睡觉!”

    宫抉想动,但是宫以沫抱着他,他也不会反抗,事实上,宫以沫只要稍稍主动一点,他都能从暴怒的狮子变成小绵羊,然后乖乖的,任由她摆布。

    宫以沫看到他眼底的青黑,心想着他应该很久都没好好睡过了,心里突然觉得心疼……

    奇怪,她居然会为了一个刚刚才对她做了那样过分举动的男人心疼!

    可恶!

    想给他两拳让他知道厉害,但是对方现在这么温顺,她还是不要激怒他好了。

    “睡觉!”

    宫抉抱了她一会,**渐渐消退了之后,身体的疲惫再一次涌了上来,混着酒精,让人完全睁不开眼睛。

    但是他不敢睡,他怕睡了就看不到她了,一直强撑着!

    可是她身上的味道那样让人安宁,头被她两只手抱着,枕着她柔软的胸腹,他竟然很快就感觉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宝贝……不要离开我……”

    他有些痛苦的声音传来,冷清的声音述说这无尽的依恋,也不知在他心里的那个宝贝,是谁……

    宫以沫心里五味陈杂,皱皱眉,半响还是伸手摸了摸他的发。

    “好,不离开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走。”

    “恩,不走。”

    宫抉似乎安心了,竟然就在她怀里睡着了。

    轻柔的呼吸吹在她肌肤上,她脸红了红,心里突然有点怀疑起来。

    她虽然不是什么三贞九烈的女人,但是也不可能就这样平白无故被人占了便宜都不愿反抗!

    对,是不愿反抗,她甚至觉得……她好像不是第一次被他这样……这样对待了。

    唯一的解释就是……他们之前认识,而且很有可能,是……那种关系?那这个孩子……真的是师傅的么?

    想到师傅自己承认了,她又觉得自己想多了,毕竟师傅不会撒谎……

    哎!好乱好乱啊!

    宫以沫有些烦躁了!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还是出去再想这个问题吧!

    她准备离开,谁知宫抉睡梦中也将她抱得很紧,生怕她跑了一样。

    此时他们都没穿衣服,她稍微动一动都觉得好尴尬啊!

    宫以沫咬牙,也不管宫抉听得到听不到,她轻声说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压倒孩子了……”

    挺神奇的,宫以沫发现她竟然能推动他了!

    这人到底是睡着了还是没睡啊!他是不是装醉,然后故意借酒行凶?!

    她涨红了脸,一点点往外挪,这一次,她总算逃开了!想到方才做了一半的事,她愤愤的瞪了床上的男人一眼!

    但是不可否认,睡着的他干净冷清的,就好像天山上的雪,这样的他,真的让人一点都恨不起来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不是潜藏的记忆作祟,还是她真的无法拒绝这个男人,发生了这样的事,她除了厌恨自己以外,竟然一点都不讨厌这个男人……

    真是可恶!

    宫以沫恨铁不成钢的打了自己一下,然后将床上属于自己的衣服全部都收到空间,最后忍着腿间撕裂的痛从空间拿出衣服换上!

    而宫抉一直在睡觉,只是没有宫以沫在怀,他眉心渐渐皱起,无端让人心疼。

    宫以沫纠结了很久,还是决定离开,虽然她留下,或许能得到很多失忆前的消息,可是这个男人才对她做了那样的事……她真不敢再待下去了!

    刚想走,突然看到他脖子上有一个东西,挺眼熟的。

    因为他是趴在床上的,挡住了重点部分,宫以沫忍着羞耻过去,将那条链子勾了出来,上面挂着一个圆圆的东西,宫以沫一看!那不是她的指南针么?为什么会在这个人手里?

    而且链子上还串了一个黑色指环,宫以沫小心的将指南针银链取了下来,至于那个黑色指环……鬼使神差之下,她也拿走了!

    最后看了某个喝醉的混蛋一眼,她神情十分复杂,等出去了,她再好好想想吧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