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六百三十五章 扭曲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那最年长的老臣突然叹息一声,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他一跪,最后的清流骨干也跟着跪了,表示臣服。

    最后的支柱都屈服了宫抉淫威,那些皇子再也不成气候,不甘不愿的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终于,整个大殿,再也没有站立的人。

    他们今日这一跪,彻底奠定了大煜成为一言堂的局面,小猴子感觉到宫抉战意稍泯,才有些郁闷的趴在他的腿上呜咽。

    良久,宫抉从方才有些狂暴的状态中脱离,又恢复了冷清,他笑问。

    “本王想让宫元继位,诸位可有异议?”

    大殿内一丝声音也无,似乎这跪着的几百人不存在一般。

    宫抉双眼微眯,“你们不愿意?”

    就好像某根弦突然崩断,这隐含威胁的声音让众人如梦初醒!

    “臣,附议——”

    众人连忙磕头。

    “臣等附议——”

    那整齐的声音响彻大殿,终于,门开了,十二扇门一一打开,之前那冷肃的空气都好像得到了舒缓。

    他们活过来了!

    不知为何,开始还不觉得,门再次打开,光线再次照进来的时候,他们竟然有种死里逃生的感觉,众人惊觉发现自己竟然流了不少冷汗,原来,身体永远比意识敏感,宫抉方才,是真的想杀人泄愤,血洗朝堂啊!

    突然出现的光线冲淡了宫抉身上的戾气,他温和的摸了摸小猴子,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十九弟年幼,本王摄政,诸位可有异议?”

    重臣都跪在地上,当下已经被宫抉压得什么脾气都没有了,怎么可能还有意见?

    “臣等,附议——”

    于是,宫抉一个照面,轻松拿下了主权,但这只是明面上的胜利,真的想大权在握,集中皇权,不流血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一个月,被称之为是血色冬月。

    有权贵不满宫抉这种强横霸道的做法,觉得宫抉如此强压,是为了日后收回权柄,高度集权。

    当然,宫抉也是真的想这么做,故而他们联和反抗。

    大皇子和七皇子为主挂帅,一起声讨宫抉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结果也非常简单,宫抉十分暴力的,直接用武力镇压了对方。

    原本众人对火药的认知都停留在它能修路挖河的阶段,虽然知道它有很强的战斗力,可是宫以沫几年努力,给他们造成了一个先入为主的观念,那就是火药是不能用来杀人的。

    但为什么不能?在宫抉这里,已经没有不能这个词了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认为宫抉不会违背宫以沫的意思,用火药开战,但是他就是用了,直接千人军火营出动,在郊野一战,毁了对方几万人盟军!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!

    那种压倒性的优势,和毁天灭地的力量,让整个大煜都染上阴霾!

    有人想破解火药成分,但是宫抉管制之下,魄力极强!

    所有原料,哪怕是烟花炮竹都被列为禁品!那些人想从国外购买,但没想到宫抉早就打好了招呼,最后没有办法,对手想从宫抉手下人那里偷盗,却不想火药管控严苛到了一个让人发指的地步!而且根本没有人敢背叛宫抉,所以不消一个月,一场声势浩大的反抗军就被镇压了,朝堂被血洗了一遍,换上了很多新面孔,而那些人,都是宫抉的的死忠。

    权利被高度集中到宫抉的阵营,大摄政王实至名归。

    但即便如此,王爷并不高兴。

    斩首那日,宫抉并未主斩,他的两个哥哥跪在台下,是主犯,他们身后,跪了十几个大臣,大臣之后,是上百从犯。

    这还只是第一批,宫抉心中一直都明白斩草除根的道理,这场血洗,没有几千条人命,是不会休止的。

    咒骂声,和哭嚎声不断,一刀下去之后,截然而止。

    整个行刑台仿佛被血染透一般,腥气与寒意弥漫,连围观的百姓都没有几个,看了只怕都要做噩梦。

    宫抉坐在一边喝酒,看上去非常冷静。

    手起刀落,血溅三尺,眼前这一幕太过残忍,连行刑官都有些不敢看了,他偷偷瞥见宫抉还一脸冰冷的坐在那,仿佛眼前的场景,根本入不他眼一般。

    行刑官不由沉下气来,不能在摄政王面前丢了脸面。

    听着下面时不时传来的,临死前的毒咒,宫抉面不改色,若是诅咒有用,他也不会坐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宫抉心中突然戾气翻涌!

    窝在他怀里的小猴子瞬间炸毛,然后小心的往地下钻……

    最近这个可怕的人,他的脾气越来越不稳定,害的它每天都如履薄冰,生怕下一秒就被剥了皮!

    就当它准备溜走的时候,宫抉大手压下,狠狠的将它按在了怀里!

    “你要去哪?”

    喝了点酒的宫抉,那苍白的脸上多了一些血色,但神情冰冷危险,看得猴子想尖叫!

    “连你也想离开我?”

    猴子瞪大了眼睛飞快的摇头!它不敢的!大爷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它好么?好害怕……

    宫抉却仿佛没有看到它眼神中的求饶。

    “不许离开我!”

    小猴子飞快点头!它死也不走!发誓!

    这时,台下一等死的罪臣,因为靠的近,听到了宫抉的话,不由冷笑,“没想到摄政王,也有做不到的事嘛!”

    人之将死,他也不怕什么了,见宫抉一双冷眼淡淡瞥来,他放声大笑!

    “听说王爷一直没放弃找宫以沫?这都一个月了吧!”

    他狞笑,跪在地下,乱发中,他一双怨恨的眼睛如淬毒汁!

    “她早就死了!被鱼虾吞噬,尸骨无存!”

    他话音一落,一股杀气铺面而来,他身子不由自主的侧倒,手脚被绑着,他挣扎不起来,侧躺着缩在地上唾骂!

    “宫以沫一世清白,做了无数好事!为什么会落得如此下场?还不是你!宫抉!你就是个不祥之人!是你害死她的,是你克死她的!”

    突然,他声音消失了!原来是宫抉,他一掌挥去,直接震断了对方全部心脉!

    行刑场突然死一样的寂静!宫抉坐在那里,双手按在桌案上,双眼微微狰狞,瞪着那个已经死绝了的人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