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六百三十四章 集权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他这直白的话让众人倒抽一口冷气!要做摄政王,要立傀儡帝,还当朝威胁众人!但问题是,齐王如此嚣张,他们却没有一个人敢反驳!

    论权,一个昭狱,就能让你脱一层皮!论钱,整个国家的钱都在宫抉口袋里,论战斗力,人家据说已经有了一直成熟的军火营,无人能敌!论能力,宫抉才十七啊!他能走到如此地步,能身兼数职,能坐在龙椅上让他们一个字都不敢说,这就是能力的体现!

    七皇子的脸青青白白,霎是好看。

    “还有,皇姐的名字,是你能叫的?”

    最后这句话,冷清的嗓音突然一厉!双眼如电,紧紧锁定了七皇子!

    凛然威压乍现!竟让七皇子瞳孔一缩,原本言之凿凿的他突然普通一声跪了下来!

    他脸色一白,挣扎着想爬起来,却发现手心脊背都是冷汗,他腿脚发软,再也爬不起来了!

    平地风起,整个大殿都充斥着一股暴戾之气!齐王发怒了!

    一直以来,他们害怕齐王,主要还是因为之前积压下来的威慑,而他们都不知道,这一次宫抉遭此大劫之后,变得有多恐怖……

    他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心慈手软,有所顾忌的齐王了,他——是摄政王!

    大殿内突然狂风涌起!

    这肆虐的狂风让众人惊慌不已,甚至有人想窜逃!但是只听接连不断的“砰!砰!”声,十二扇大门接连关闭!这一举动,吓坏了在场众人!不少定力不够的都去拍门,或者呼喊门外面的侍卫。

    大殿内的光线一下就暗了下来,宫抉没有理会殿下的喧闹,低头把玩小猴子的爪子,小猴子浑身打摆子,却乖乖收着指节让他玩,这隐晦讨好的小动作,让宫抉突然觉得养个宠物也不错。

    外面的侍卫宫人,就好像死了一样一点回应都没有,众人不禁心寒的发现,他们竟然成了那瓮中之鳖!

   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以前齐王凶残,但到底还是凭借这真凭实据去拿捏人,可是现在,他竟然一言不合就将所有大臣都关在大殿内!这种毫无顾忌的做法,真的是以前的齐王么?

    他该不会是受了刺激,直接疯了吧?!

    慢慢的,众人终于安静了下来,而且齐王坐在龙椅上不动,那内力威压却好似无处不在!

    他们不敢再造次,心里都开始战栗起来,此时他们终于发现,没有公主的齐王,就好像出了鞘的饮血剑!

    他们大意了……竟然还以为齐王会因为找不到公主而消沉,谁知对方变得更可怕了!他不仅没有消沉,而且还扭曲狂化了!

    有个老臣受不得这样的刺激,他捂着胸口,身边一个官员连忙扶着他,那老臣颤颤巍巍的问宫抉。

    “齐王……您……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“看不出来么?”

    宫抉低头逗弄宠物,随意开口,但是那冷清特质的声音却冰凉的响在每个人耳边。

    “本王要你们,听话啊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他手指一弹,将猴子从膝盖上弹下去,那猴子倒也乖觉,连忙又小心扒上他的膝盖,宫抉轻笑,那声音就像在说,本王希望你们都能像这只猴子一样听话!

    他笑着,让人不寒而栗。俊美的面容因为殿内太暗而看不清,但笑声背后的危险,如芒在背!

    “若是不呢?”

    有一个清流派的大臣非常不满宫抉这样的强权主义,竟然挺着脊背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宫抉终于抬头,幽幽瞥了他一眼,“父皇托梦给本王,说他那,还缺几个说话的人呢。”

    “宫抉!你这样做,难道就没有王法了么?!”

    大皇子正气凛然的问出这句话。

    宫抉突然想到他的皇姐说过的回答,轻轻一笑。

    “本王,就是王法!”

    他笑过之后,神情肃然一冷!他面沉下来的瞬间,空气中似乎也产生了一种无形的压力,接二连三有人跪了下来,而这一跪,就代表着服从!

    宫抉开始有些躁动了,他不耐跟这些人再纠缠下去。

    他手下的猴子也因为宫抉下手失了力道而痛得尖声厉叫!阴暗的大殿莫名觉得渗得慌!

    “本王耐心有限。”

    他微微皱眉,嗤笑道。

    “三声之后,还站着的人,就是本王的敌人!”

    他竟敢如此霸道?

    不少权贵老臣都惊呆了!

    不给理由,不让斟酌,不顾后果,他就那样霸道的宣布了立场,然后给人服从,和死两个选择?!

    众人不由觉得心寒,以前皇帝、太子时,他们都非常尊重勋贵,臣子,一直秉承着双赢的统治方式,才能迅速壮大至此。

    而以往有宫以沫在的时候,齐王虽然可怕,却也不会无缘无故,全凭喜好做事,全凭强权说话。

    可现在没有了宫以沫,宫抉就好像疯魔了一般,他不会耐心说服你,像宫晟一样,明明决定,还给你一个台阶下,也不会像宫澈一样,给大家互惠互利的机会,好处均沾。

    他就像一个霸道独裁的暴君,尊重?你们只要服从就够了!

    “一。”

    宫抉眯着眼后仰,放松身体。

    他没时间陪这些人打太极,以前,他就是顾及太多,压抑太久,他早就该这样做了!

    除了已经跪下的人,无人再动。

    宫抉才不管他们,直接又道。

    “二。”

    他眼中闪过一道幽光,手边的猴子也蹲在龙头扶手上,冲下面众人凶狠的龇牙!

    它知道宫抉绝对会说到做到,被宫抉虐待久了,它只希望有几个冥顽不化或心存侥幸的人,尝尝它所受的痛苦!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尤其是几个皇子,都在彼此眼中看到了挣扎,难道他们蠢蠢欲动的心,还没开始就要被打压么?

    但不等他们反应,竟然有不少支持他们的大臣,或者一些皇子的母族跪了下去,背后的力量一跪,部分皇子没有办法,也咬牙跪了下去,在场还站着的,竟然只有十几人了。

    宫抉全程低头,直到最后一声,他缓缓抬头。

    “三。”

    “三”字一落,他双眸一扫,墨眼深不见底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