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六百三十三章 霸道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宫抉这句话一出,整座大殿有种诡异的静默。

    不少人在心里揣摩宫抉的想法……

    “你们想要谁当皇帝?”这句话您自己坐在龙椅上说出来合适么?众人汗颜,有聪明的已经透过宫抉这句话,理解出了深层次的含义。

    齐王这样问,很显然,他并不想自己当皇帝,但是他却坐在了龙椅上,用绝对霸道的语气问这句话,分明传达了一个意思,那就是——不管你们谁当皇帝,都要知道,这龙椅,是本王想坐就能坐的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不管谁当皇帝,齐王的地位都会高出皇帝,他现在在问的这句话,稍稍翻译一下就是:你们谁想做本王的傀儡帝?

    很快,所有人都理解了宫抉的意思,众人脸色各异起来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几位皇子,原以为机会来了,可齐王这话,竟是不想做皇帝,但是想专权?那之前还道貌岸然的说着“不登顶,不称帝”的话,逗他们玩么?

    宫抉见无人回答,往后一躺,手心的猴子被他霸道的捏成各种形状,眯了眯眼,眼下这件事他没时间久拖,要速战速决才是。

    这时,有人上前一步,他是两朝元老,六位一品内阁大臣之一,也是大皇子的外公。

    “敢问齐王心中可有合适的人选?”

    宫抉毫不客气,“有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下意识的避开了齐王贸然坐上龙椅,犯了大罪这个问题,直接问最关键的,那就是齐王想让谁做皇帝,若是齐王心里已有人选,那么就算是傀儡帝,其他人也轮不上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哪位皇子?”那老臣看了大皇子一眼,迟疑着问。

    宫抉含笑看了众人一眼,接着,他有些冷的声音静静响彻大殿。

    “十九皇子,宫元。”

    底下突然一阵窃窃私语!

    不是他们不满,而是他们一时间还想不起这个宫元是什么人物……

    突然,有人想到了!

    齐王说的该不会是那个死了母亲,然后有点傻的那个傻皇子吧?!

    说来那孩子也怪可怜的,本是先帝与其表妹所生,但奈何脑子有点问题,这不,娘又死了,在宫里过的挺惨的。

    而宫抉想到的,却是九岁那个夜晚,父皇为了给这个孩子庆生,大肆设宴,而他和皇姐在冷宫,吃着派发下来的喜饼,相依为命。

    那一夜,是宫十九出生的日子,也是他们人生的转折点。

    有大臣皱着眉说道,“那十九皇子才……六岁吧?”

    “八岁。”

    宫抉冷静的纠正,他记得很清楚,已经过去八年了。

    宫抉的话让众人更加沉默了,齐王这是真的要找一个傀儡做皇帝啊,一个八岁的小娃娃,还是个有点傻的小娃娃,能做什么皇帝?

    这时,性格有点冲的七皇子站了出来,他看着宫抉,愤愤说道。

    “掌权者,有能者居之!可九弟是什么意思?推举十九弟,莫非想自己做摄政王,你这样做,置我们其他兄弟于何地?!这大煜,竟是你一言堂了么?!”

    他一说完,发现竟然没有一个人附和他,外公叔父他们个个神情惊恐,就连方才明明蠢蠢欲动的哥哥们都沉默了。

    七皇子常年在封地,对宫抉的威慑力了解的不够透彻,此时这一番话说出来,让在场所有人都为他捏了把冷汗!

    宫抉看着这个据说聪明伶俐的哥哥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他的沉默给七皇子带来了巨大的压力!没有人帮他说话,众目睽睽之下,他就好像孤军奋战,而且面对宫抉,有种螳臂当车的错觉。

    他深吸口气,尽量让自己看上去大义凛然!

    “还有,你凭什么坐在龙椅上讲话?九弟,你未免太自视过高了!”

    宫抉还是没有说话,但微微挑眉,于是空气中突然多了一种如影随形的危险,外面的天阴沉沉的,大殿内也没有昔日那么璀璨辉煌,显得格外冷漠,和沉重。

    “继续。”

    宫抉竟然这样说。

    他那不把对方看在眼里的态度,极大的刺激到了七皇子,他胸口起伏,愤愤说道。

    “父皇那么看重你!可国丧时,你却为了寻找宫以沫一次都没有出现!而父皇会如此,拜谁所赐?还不是宫以沫?!太子为什么会死,还不是因为宫以沫?你们一个两个,为了个女人执迷不悟,此时,你有什么资格坐在这里?一个只顾着儿女私情,连父皇皇兄的葬礼都不参加的人,真的配掌大煜皇权么?!”

    他只顾说的自己爽,却没发现大殿内压力越来越重,不少心里承受能力差的,都已经双腿打颤了,只怕宫抉这时候咳嗽一声都能跪倒一大片!

    这时,七皇子仿佛也意识到了不对,他的外公狠狠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楚王!你是不是喝多了?”

    楚王是七皇子的封号!

    七皇子被说得一愣,难以置信的看了自己外公一眼,他瞬间明悟了什么,但是那心中却徒然生出一种深深的不服气!

    同样是父皇的孩子,凭什么宫抉就能高人一等?

    “本王没错!”

    他看到自己外公那苍老的脸瞬间惨白!

    七皇子凭着心里一股气,站在金銮殿上大声质问高坐在龙椅上的宫抉!他手握成拳!

    “你凭什么?”

    宫抉轻轻笑了……

    不得不说,虽然他的笑让在场的每个人都有种背脊发凉的感觉,但是他的声音真的很美,静静响彻大殿,有金玉相击般的特质音色。

    但一想到他是谁,众人都冷不丁的回神,低下头来,离那可怜的七皇子远一点。

    “本王凭什么?”

    他轻声反问,明明在笑,可是他手下的猴子感知到危险,瞬间炸毛,在他手下不安的躁动着,却不敢发出声音。

    “就凭本王敢坐在这,你,敢上来么?”

    大殿内死一般的寂静!

    贸然坐上龙椅是死罪!所有人都想,但是不敢!

    “本王有没有资格掌权……”他冷笑,“有一句话你说对了,本王就是要做摄政王,就是要宫十九做傀儡帝,这是通知你们,不是在可笑的征求意见,懂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