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六百三十一章 恐惧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“国不可一日无君,那么多人都翘首以盼,吾等还要等到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“齐王不仅不再上朝,而且国丧时,一直都未出面,就连送葬也未去!他一心扑在寻找公主上面,难不成还要等他找到了再说?”

    窃窃私语不绝于耳,众人彼此试探,互相打气。

    “齐王曾发誓不称帝,而且醒来当日还当着我们众人面前,重复了这句话,可见是真的无心帝位,既然如此,也该推举新帝了!”

    “对!必须要推举一个能控制住局势的人,先帝那么多皇子,有才能者,也不止一二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!推举新帝!”

    在这种氛围中,不少皇子暗中对视一眼,其中不乏有老实的,眼观鼻鼻观心,但那剑张跋扈的气氛却越来越浓,有一句话没说错,先帝那么多孩子,该推选哪个呢?

    齐王府内,宫抉张开手,束发更衣。

    一层层的朝服换上,那漆黑的色泽,层层加冕到宫抉高大挺拔的身躯上,加重了那种让人窒息的威严!

    银色的蛟龙栩栩如生,张牙舞爪的盘亘在衣摆,那白玉腰带束上之后,整个人更显英姿勃发!但宽肩窄腰之间,却添有一丝风流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宫抉晋升第八重之后,气势外露,将霸气凛然四个字演绎到了极致!

    银灰色的发显得他肤色更白,五官精致,仿佛比以前更加俊美了,那种让人错不开眼的美中,带着一丝冷,和漫不尽心的危险。

    但是没有人敢抬头欣赏,哪怕不小心看了一眼,心都要胆寒的跳上半天,更别说盯着看了。

    换好衣服后,宫抉坐在沉木四脚大椅上,让人为他束发。

    巨大的落地水银镜中,可以清晰的映照出宫抉的模样,他冷漠而霸道的坐在镜子前,眯着眼,不知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罗启走了进来,此时他少了一只手,人更加沉默了。

    “王爷!人都准备好了!”

    一缕缕发丝束起,银灰的色泽,似乎融进去无尽星光。

    宫抉血色薄唇微勾,目光森寒。

    “传令,大煜国内所有未入籍的雪族人,杀无赦。”

    那轻飘飘的声音,一下就决定了上千人的命运!但这还没完。

    “传令其他三国,不管他们要什么好处,本王只要一个。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,双眼微眯。

    “本王要四国之内,再无雪姓!要么同化,要么——去死。”

    罗启嘴唇动了动,他想说,那些不愿同化的雪族人里也有好人,他们只是不愿丢弃这个姓氏罢了,并不是都是坏的,可是他也很清楚,这一次,雪族是真的触其逆鳞了!以前王爷对雪族容忍,不愿大开杀戒,是看在公主的面子上,而如今……

    只怕没有人能阻止王爷了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随着这声令下,几万人受难,只怕不消一年,这片大陆便再无雪姓。

    属于齐王的银白色头冠落下,配着那高领朝服,宫抉冷漠威严的气势中,多了一丝禁欲的味道,他坐得并不端正,斜靠在椅背上,左手支着扶手,手背支着脸侧。

    于是落地镜中,又多了一丝慵懒。

    “还有云顶山。”

    他看着镜中的自己,是带着笑的。

    “找到云顶山的确切位置么?”

    “找到了!”罗启单膝跪地一字一句的回道,“就在治城。”

    宫抉眨了眨眼,轻轻一笑,“昭告下去,十日之内,若秋重禅不出现在本王面前,本王,就炸了云顶山。”

    这样想想,似乎挺有意思的……

    罗启头皮发麻,一想到云顶山上上千学艺之人,还有江湖中人对云顶山多有敬重,这一次,也不知会碰撞出怎样的风波。

    “是,王爷。”

    罗启领命出去了,但是他出去没多久,罗小七又进来了,他手里,还带了一只猴子!

    那猴子本来在罗小七手里怏怏的,可是一看到宫抉,它立马疯了一样龇牙咧嘴的叫了起来!

    原因无他,宫抉给它造成的阴影太大了!

    前天晚上,宫抉突然将它抓去,然后命人用铁夹子,从它口部伸下去,将它体内的圣石取出来。

    不管它怎么尖叫吵闹也好,宫抉只是轻轻在它身上一按,它就动不了了。

    一个白胡子老头用早就准备好的铁钳将它的嘴撑开!

    全然不顾铁夹子深入它体内,会给它带去怎样的痛苦!

    白胡子摸索许久,还“咦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王爷,这猴子果然古怪,您说的石头,还真不在它胃里,而是在它的喉管里!它天生畸形,喉管分生一囊袋!”

    喉管被撑开,猴子觉得,它从来不曾这么痛过!

    宫抉轻轻一笑。

    “拿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吱!”猴子听到这样的话,很想挣扎,可是它不能动!只能瞪着一双又大又圆的眼睛看着宫抉,其中的祈求那么明显!

    宫抉不为所动,明亮的光线下,他俊美的脸宛若天神,可那笑意清浅,映照在猴子的大脑里,让它想起了很多年前,那场祭祀中,雕刻的恐怖的邪神!

    铁夹子伸入囊袋中,猴子立刻满口是血,惊恐的怪叫着!那石头似乎已经和它的囊袋连成一体,但是没有办法,就是死!它也只能受着!谁叫王爷想要这块石头?

    沾染血迹的石块被一点点抽了出来,那猴子也奄奄一息,再也叫不出来了,后来,大夫给猴子开了药,它慢慢好起来了,可是自那时候起,它对宫抉产生了深深的恐惧!别人一喊“王爷”两个字,它就发抖!

    此时它又看到了这个恶魔了!可就算它拼命挣扎,那种属于宫抉的恐怖气息还是无孔不入!让它窒息!

    “放开它。”

    罗小七领命,连忙松开小猴子,猴子一落地之后立马乱蹿!它要出去!它会死在这里的!

    宫抉好整以暇的看着它四处找出口,终于!它冲到了门前,但是下一秒,屋内平地风气,门猛地一声关在一起!宫抉鬼魅一般的声音从身后悠悠传来,让它瞬间炸毛!

    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过去?过去不是想死么?!

    猴子活了很多年,牛鬼邪神见得太多,极有灵性,它能感觉到宫抉很危险,它害怕他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