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六百二十九章 崖底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横断天梯崖底,人迹罕至。

    除了两面都是悬崖峭壁,无路通往此地这个天然原因以外,这地方也是禁地,设立了严格关卡,所以越发没人能到这里。

    当初开国皇帝定都之后,不顾刚刚战后,百废待兴的局面,毅然决定在原有的天然河道上挖护城河——龙腾河。

    当时有意术士断言过,此地乃是大煜龙脉,但龙脉刚成,容易生变,需再挖一条水龙护住龙脉,水生灵气,在水龙的滋养下能让势微的龙脉渐渐壮大,长期以往,不出三代,大煜必能开创盛世辉煌!沿袭千年国运!

    故而,才耗费巨大人力财力,于横断天梯崖底为源头,挖龙腾河。

    此时,数只船逆流而上,他们个个神情严肃,一路无声,避开无数暗礁石子,终于到了横断天梯崖底,这片封锁了几百年的禁地。

    为首的红木船尖轻轻抵在岸边,一只黑色打底,绣暗银色四爪蛟龙的靴子稳稳踏上岸,打破了此地寂静。

    这里是大煜的禁地,但也是仙境一样美丽的地方。

    两侧都是刀削般的峡谷,一片宛如蓝色绸缎的活水流淌,偶尔又鸟飞过,留下声声不绝的鸣叫,阳光静静照亮此地,那黑色的泥土会反射出莹润的光来,因为上面点缀着一颗一颗圆润的珍珠……

    几百年来,每有大型祭祀,众人都会从横断天梯的祭台上,抛下珍珠,为自己祈福。

    宫抉不由仰头看向上方,高耸入云的九阶天梯屹立在眼前,传说,这是神一步步登天的地方,也是开国皇后身死的地方。

    宫抉突然捏紧了手,也是皇姐想自杀的地方。

    宫抉手下的人连夜用密度比较高的木头,造了十几艘不惧险滩,逆流而上的船,他们才能一路顺利的到达这里,禁地果然是禁地,没有足够的财力物力,旁人根本进不来!

    很快,有侍卫传来声音,“王爷!发现陛下了!”

    只是这个发现,只可能是尸体,因为方才进来的时候,这里一览无余,就是一个刀削般的峡谷,没有任何活人站立在浅滩上。

    宫抉闻言,转身朝宫澈走去。

    他走的很慢,鞋子陷入泥里,这里说是岸,但并不是。

    横断天梯下是没有岸的,这不过是水退了一些,留下的半干河床,以至于他每一步都走的很慢,沉着脸,就好像踏在众人心尖上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不敢抬头,宫抉一步步走到宫澈身边,心中一沉。

    很显然,宫澈是被夜间涨水给冲上岸的。

    他皮肤泡的发白,嘴唇是深紫的颜色,随行来的御医颤巍巍的去检查宫澈的尸体,心想皇后知道了,只怕又要昏过去了。

    陛下果然死了,可怜啊……他还没有正式登基!为什么要和公主殉情呢?

    宫抉紧盯着宫澈的脸,那样了无生息的他,冰冷的躺在这里,再也不会醒来了。

    太医很快就检查出来结果,他跪在湿地里,恭敬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回王爷,陛下是因背脊骨尽断而死。”

    宫抉突然微微挑眉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当时,皇姐冲向悬崖,他本想拉住她,可是他双腿不能动,反倒是宫澈第一时间冲上去,抱着皇姐坠崖的。

    一开始,他也以为是宫澈想殉情,可后来想想,有些不对。

    宫澈的动作在他脑海里一遍遍回放,慢放,一点细节都没遗落。

    当时皇姐是面向着悬崖的,可是他似乎看到宫澈冲上去抱住她之后,脚以一个奇怪的姿势蹬了一下石壁。

    宫抉在脑海里试验过无数次,在看到宫澈的尸体时,他总算确定他的猜测没错。

    在石壁上借力,是为了能掉出去更远,不至于落下来时,落在天然形成的石阶上,而那个姿势……

    宫澈抱住皇姐后,借由那个动作,是为了将她翻转过来,背朝悬崖落下……

    这个看似没有什么作用的两个举动,却是极有可能能保全皇姐的性命!

    借力之后,他们能落入水中,而宫澈自己垫在皇姐身下,入水之后,他会受到全部的冲击,皇姐虽然也会受到冲击,但是……却不一定会死。

    这时,宫抉不由看了宫澈一眼。

    而这么做的宫澈,一定会死。

    一时间,说不出什么感觉,宫抉对他生出一丝敬意,他感谢这个一直试图和他争抢皇姐的情敌,至少他最后用他最大的力量,去保全皇姐的性命。

    众人见宫抉一言不发,他们也不敢做声,四处查找之后,罗小七跪在宫抉面前。

    “王爷,没有发现公主!”

    说到底,这还算一个好消息,没有看到尸体,总还有希望不是?

    众人低头等待宫抉发号施令。

    这一次醒来后,宫抉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一身黑衣的他站在这里,即便是不说话,也给人一种莫名压力,那高大提拔的身姿更是让人不敢直视,仿佛高山仰止。

    以前在宫抉面前还算活跃的罗小七,此时一点都不敢造次,他恭敬的跪在地上,心里有些忐忑。

    “所有禁军出动,加派搜寻人手,搜查沿流的村落,城镇,明日之前,本王要有皇姐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宫抉垂眸,邪飞的灰黑色剑眉下,一双幽深的墨眼,静静的看着宫澈。

    “将他带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众人连忙动了起来,动作飞快,不敢有一点耽搁。

    看着宫澈被抬到船上,宫抉错开视线,再一次看向横断天梯。

    宫澈,看在你极力保全皇姐的份上,你母后,本王会照看一二。

    只要她自己不找死。

    众人再一次上船了,这地方一览无余,而且每天夜晚都会涨水,宫澈的尸体被水冲上岸了,但公主……她没在这,只有可能被冲走了……

    也不知昨晚就去河流各处搜寻的人有没有消息,王爷马上就要回来了,若是他们一无所获,只怕……

    众人不敢再想。

    一回头,宫抉背对着他们站在岸上。

    刀削般的岩石,黑色的土地,莹白的珍珠,淡蓝色的水,都不如那个背影来的显眼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