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六百二十八章 宫澈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黄粱一梦,一梦一生。

    宫澈觉得他做了两个梦,一个,是沫儿说的,怀疑她,架空她,背叛她的前世,很多片段闪过,并不完整,有美好的,更多却是不美好的……

    另一个是后世,他守护她,爱她,愿意为她舍弃一切,她却不相信他了。

    好遗憾啊,两世都是错过。

    他无法做她的哥哥,他还是爱她啊,想和她在一起,亲吻她,拥抱她,听她软软的叫自己太子哥哥,看着她灵动的眉眼,感受她永远不会断绝的活力……

    所以在最后,为她而死。

    他背脊接触水面的一瞬间,仿佛狠狠的拍在了地上!他感觉浑身的骨头都碎裂了,并清楚的听到了自己脊椎断裂的声音……

    但他相信,沫儿不会死的!她一定没死!如此……能保护她一次,他甘之如饴。

    母后啊,原谅你任性的儿子吧,可要我眼睁睁的看着沫儿去死,我真的,做不到啊……

    只要能给她争取一线生机,他真的死而无憾……

    “殿下……殿下?”

    一个担忧的而尖细的声音,一遍一遍在他耳边骚扰着他。

    宫澈皱了皱眉,莫非他还没死?

    随即苦笑,没死又如何?他不死,也一身残废了吧?

    可是没有,迷糊中他动了动手指,费力的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恍恍惚惚的观察周围。

    东宫?

    为什么会如此破败?虽然贴满了喜字,但那种颓败的感觉却遮掩不住!

    那书桌,那座椅,还有……他看到了自己手里,并不名贵的普通酒水,脑子有点懵。

    十四岁以前,他母后不受宠,但是他还是正宫太子,父皇从未亏待过他,十四岁后,他遭遇了人生最大的危机,母后入寺院清修,外公惨死,太子之位风雨飘摇,但是他有沫儿,轻易的度过一劫,迎来了新生。

    大运河成了之后,他的人生也变得一帆风顺起来,吃穿用度无一不精,这样破败的东宫,他还真是从未见过,他在哪?这真的是东宫么?

    “殿下?”

    那个声音又在叫他。

    “您醉了……”

    那声音有些为难,“明日就是大喜的日子了……您就算心里不痛快,也不用这样折腾自己啊……”

    好烦,这个人这么怎么唠叨?他头疼极了,他难道看不到么?为什么不叫太医来?!

    宫澈努力的想看清是谁这么大胆,但是眼前如镜花水月,他只看到了一个个子不高的男人,头沉沉的,让他看不清样貌。

    “奴才知道您心里委屈,哎……那些高门贵女多势力,殿下虽然是太子之尊,可是先后去了,刘家也倒了,她们不愿嫁您也正常,可是奴才相信殿下乃人中龙凤!以后一定会辉煌腾达的!到时候,有她们悔的时候!”

    想到了什么,脸圆圆的老太监又道,“商姑娘是个好姑娘,她虽然出身江湖,可是殿下你也看到了,她足智多谋,而且有很多出其不意的奇思妙想!更别说,还一心倾慕您!

    奴才相信,她能辅佐您,是真正可共患难之人,您啊,就算再不甘,也别表现出来,像今日酗酒这样的举动,莫要再有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苦口婆心,可是宫澈却越听越迷糊,他不由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要娶妻?”

    不,他不娶妻,一个苏妙兰就够要他厌恶了,他才不想娶妻!

    老太监诧异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莫非殿下您想悔婚?”他露出为难的表情,“可……明天就是大婚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大婚?

    宫澈突然如梦初醒!

    他看了看自己的手,脑子越来越清醒。

    他又看了看自己的衣服,最后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脸。

    突然想到了什么,那点迷蒙酒意瞬间烟消云散!

    他四处找镜子,最后,几乎是冲到了一面铜镜前!

    这个镜子不是他东宫常用的水银镜,但也能映照出他的模样了,他……年轻了,不不……应该说,比他梦里那三十几岁的模样年轻了,但还是二十二岁。

    可同样是二十二岁,他在沫儿的帮助下,一路顺风顺水,眉宇间根本不会有这些忧郁,体格也没有这样单薄,他现在的样子,就好像……就好像没有遇到沫儿,然后混得很潦倒的模样。

    他此时还不知道他是回到了前世,那个时候,皇后死了,刘家也倒了,即便宫澈非常上进好学,心有沟壑,宏图伟志。

    可是那些吃人不吐骨头的老狐狸,根本不看好他,此时宫适,宫启,宫抉都是宫中备受追捧的皇子,他虽身为太子,可是不善阴谋,没有助力的他,自然不得志。

    见太子好像不认识自己一般,老太监疑惑,走过来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殿下,您可是醉了……”还没醒?

    “你刚刚说孤要娶妻?”

    宫澈突然回过头来,盯着这个以前从未见过的太监,一瞬间,霸气外露!

    他并不是前世那风雨飘摇,郁不得志的太子,他是经过朝堂的洗礼,宫以沫的扶持,以及权势利益的打磨后的新帝!

    他一双眼淡淡瞥来的瞬间,竟然让老太监有种心颤的感觉!

    怎么回事,他怎么突然觉得太子好像变了个人般?变得强势了?

    他连忙低头回答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明日就是殿下您大婚之日。”

    宫澈闻言深深的皱眉,神情一肃。

    他这模样,让老太监两股战战,感觉到殿下不悦,竟让他有种想跪地求饶的感觉!

    他果真跪下来了!

    “殿下……可,可是有什么不妥?”

    宫澈此时脑子很乱,他还是太子,还是宫澈,可是他却要娶一个“商姑娘”?

    而且他如今如此落魄的模样,联合这老太监的话,似乎母后已经死了,刘家也败落了,那么他这所处的时空,根本没有遇到沫儿?

    他有些心惊的问,“七公主宫以沫呢?”

    老太监听着他冷声训话,冷汗直流。

    “回……回殿下,宫里……只有六公主,没有七公主啊!”

    宫澈眼前一黑,双手撑在镜台上,只觉得心中一股郁气抑不得发!

    该死!老天让他重活一世,是专程为了戏弄他的么?!

    不行!他要先退了这劳什子婚事,再去找沫儿!他相信,不管哪个时空,她都会在的!

    沫儿,一定要等我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