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六百二十七章 乌龙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对练武之人来说,武功就是他们的生命!

    而秋行风除了武功厉害以外,对医术也算精通,把脉之下,他不由皱起眉来。

    “没事……你只是受伤太重,暂时失去武功罢了,以后慢慢会好的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他脸突然有些红了。

    “而且……你有孕了!”

    虽然他不知道怎么样会有孕,可他在书上看到过,这种一深一浅的脉象,就是有孕了,她肚子里有小孩子了!

    “什么!!!”

    这一次,宫以沫比他还惊讶!

    此时她正用一种非常震惊的眼神看着秋行风,脑子里纷纷乱,这样的情况,她只能想到一种可能!

    “师傅……没想到你……是这种人……”

    宫以沫都不知道用什么表情来面对秋行风了,愤怒,委屈?想起秋行风怎么都不愿意她下山,莫非是因为喜欢她?!

    等等,十岁小孩一样的师傅知道什么是喜欢么?

    看到身上属于师傅的衣服,她不知该恼火还是该郁闷!怎么一觉醒来,她突然感觉不认识这个世界了呢?

    秋行风有些不明所以,什么叫他是这种人?他是哪种人?

    见宫以沫一下愤愤的瞪着他,一下又低头看自己身上的衣服,他明悟了,十分自觉的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衣服?”

    好像师兄师姐说过,什么男女大防之类的,宫以沫是不是怪他换了她的衣服?

    “你的衣服全部都坏了,不能穿了……”

    宫以沫猛地抬头,瞪着他,“我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秋行风纳闷的抓了抓头,宫以沫自己受伤自己不知道怎么回事么?

    “许是在京城遇到仇家了……”

    宫以沫皱眉,“我总觉得我忘了很多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秋行风自然想到,“或许是受伤太重的后遗症吧,你的头,被猛烈撞击过……”

    撞击?

    宫以沫努力回想,突然,头剧烈一痛!

    一种头晕耳鸣的感觉出现了,在晕眩之中,她似乎感觉有人紧紧抱着她,垫在她身下,冰冷的水包围她的一瞬间,她分明听到了脊椎骨断裂的声音!

    那个人是谁?!

    为什么……她觉得好难过?

    见宫以沫突然捂着头呻吟起来,而且片刻后,竟然难受得落泪,虽然秋行风很想离这个奇奇怪怪,又很危险的女人远一点,但是此时还是忍不住关切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没事?!”

    宫以沫带着哭腔说道,那通红的眼睛,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!

    不知为何,秋行风有些慌了,他手足无措了一会,才细声细气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宫以沫突然松开了抱着头的手,睁着一双大眼睛泪眼婆娑的看着他!

    “你还问我怎么了!我还想问你怎么了!为什么我受了这么重的伤?为什么我好多事情都不记得了?还有你!你为什么要对我做这样的事!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秋行风莫名其妙的瞪大眼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宫以沫苍白着小脸,明明虚落得不行,却跟吃了火药一样怒视着他!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占了我的身子?!”

    想来想去不可能还有其他人了,一定是师傅!

    “你还让我有了你的孩子!!!”

    秋行风坐在火堆边,半响听不懂她说的是什么意思,等他好不容易理解之后,突然像被火烧了尾巴一样猛地跳起来!惊慌失措的问!

    “你说这个孩子是我的?!!”

    “难道不是?!”

    宫以沫反问,两个人仿佛在比眼大一般,里面写满了疑惑!

    完蛋,迷迷糊糊的宫以沫,和根本不知道怎么就会怀孕的秋行风,这个乌龙闹大了!

    两个人互瞪之后,宫以沫觉得这件事似乎还有内情,秋行风觉得这件事非常可怕!两人开始鸡同鸭讲了一晚上,第二天两个人都瞪着黑眼圈,一肚子郁闷!

    宫以沫觉得难以置信,除了秋行风,她实在想不出还有谁靠近她不会被她打飞了!但是秋行风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?莫非是误吃了某种药神志不清了?

    她心里酸痛……怎么办,**给师傅了,以后她就算遇到喜欢的人也不能嫁了!古代非常注重贞操,她怎么这么命苦啊……

    可是看到秋行风一脸无辜自己都非常费解的模样,她叹了口气,骂他又有什么用?他们好歹一起生活了十几年,秋行风单纯的就好像云顶山上的雪,不可能是故意的,这个孩子……虽然是意外的结果,可是她还是不忍流掉,到底是一条生命啊……

    想到秋行风并不是天生傻,这个孩子应该智商没问题吧?

    秋行风从来没有这么费解过!

    他仿佛陷入了亘古难解的谜题之中,整个人如坠云雾,飘飘荡荡,七上八下……

    他莫非在救宫以沫的时候,做了什么事,导致她怀孕了?!

    想到他贴在她胸口听了心跳,想到他见她一身伤,脱了她的衣服给她上药,莫非……这样就会怀孕?!

    突然想起,好像两人结婚后,就会坦诚相见,一晚上过去了,就会怀孕,原来真的是这样?!

    可怜他根本就没有爱恋这种意识,也没有人会教他这些东西,乍然多了个孩子,他……要负责吧?

    就好像师兄养儿子一样,有养大的责任?

    他自己都是个孩子啊……突然要养一个孩子,他觉得亚历山大。

    宫以沫想了一晚上之后也决定放弃了。

    脑子里乱糟糟的,她觉得事情可能没这么简单,比如她一身伤,比如缺失的记忆等等。她心里有点不安的看了秋行风一眼,她害怕自己是遇到了什么不测怀孕的,所以她宁可希望这个孩子是秋行风的,虽然她对秋行风只有亲人之谊,但总比其他莫名其妙的人要好得多……

    而且秋行风没有反驳,一脸深思也让她应征了这个可能,她哀叹,是秋行风的孩子……就是他的吧,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可是在不确定真相之前,她不会对秋行风做什么,他那样单纯,就算真是他也不会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带着这样的念头,两个人都很沉默,各有所思,各有所难,最后都化为了谜题,盘亘在两人心头。

    嗯……我一定要尽快恢复记忆,恢复武功,若不是意外,不是师傅,而是其他什么禽兽,她一定要对方好看!

    秋行风就简单多了,他突然有点心虚,不敢在这等自己师傅了,他……还是不要在大煜出现了吧,若是齐王知道他害的他姐姐怀孕了,一定会……

    想到某种可怕的后果,秋行风毅然决定,还是去别的国家好了,大煜太可怕了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