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六百二十六章 打破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“谁说在宫里长大,就要变得一样?

    真正的强者,不应该跳出其中,凌驾其上么?!

    不打破规则,怎么制定规则?”

    宫以沫越说越觉得自己有理,“你想同化成他们一样,变成法则至上的墙内人,我不会允许!”

    宫抉一愣,不懂她这个不允许是什么意思,变强,变得比父皇还强,成为皇宫的主宰,这样她还不满意么?

    打破规则,成为四国最强的人,皇姐给他定下的目标,竟然有那么远大?

    见宫抉一脸费解,似乎不明白的样子,宫以沫突然吐了吐舌头,觉得自己说过了。

    真是的,一口吃不成胖子,在她的教导下,宫抉一定会变成仁义礼智信全面发展的四好青年! 她急什么!

    ……也许,她也只是看到他小小年纪就对自己这么狠……这段时间又看了太过宫里的阴私,有些害怕罢了,宫抉不一定会变成那样。

    所以她上前,抱着他,用内力给他驱走湿寒。

    放松了语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放轻松,有我在,没有地方能困住你,约束你,而你唯一要做的,就是打碎你心里的牢笼,打碎那个天生束缚在你心上的阴影。你本就是独一无二,天下最好的!你不用怕任何人,不用压抑自己,你可以展露出自己的本性,活自己想要的人生。不破不立,醒醒吧!”

    醒醒吧!

    醒醒!

    一声声仿佛召唤一样的声音,让宫抉醒来了,可是他并没有睁开眼,而是在黑暗中有些自嘲的想。

    皇姐肯定没有想到,她帮他打破了规则和环境的牢笼,可他却不知不觉陷入了一个叫做“宫以沫”的牢笼中,他被她控制,被她影响,要求,束缚。

    她以为他展露了本性,其实并没有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在她的牢笼中,他甘之如饴,可从她跃下山崖的那一刻起,这个牢笼,就碎了!

    他悲悯的想,若从一开始,他就成了她的牢笼多好?她紧紧的依附着他,被他左右,束缚,就不会是这样的结果。

    可是他心存侥幸,或许老天会给他纠正错误的机会呢?

    宫抉缓缓睁开了眼。

    在没见到皇姐尸体之前,他不相信她会死!她是他的女人啊,怎么能死?

    见到宫抉醒来,太医一愣,随即轻呼,“王爷醒了?!”

    宫抉又闭上眼,此时他体内的力量也翻滚起来,不破不立,他果然突破了,达到了第八重——天地无极。

    他有感觉,他如今的力量,就算皇姐发狂,他也能轻松制住她,果然啊,实力,才能得到一切!

    宫抉床边一下围了不少人,皇后首当其冲!她一进来,刚想质问,可是从宫抉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压力,让她的心猛地一跳,声音也不由自主的低了下来,变成了恳求。

    “齐王……求求您救救澈儿!”

    她不禁泪流满面,宫抉的人早就自发的去了山崖底下,所以才戒严了去横断天梯的路,如今天都黑了,但去搜查的人只怕还没能下到崖底。

    皇后一边说一边哭,其他大臣太医面面相觑,但还是不得不说。

    “如今大煜群龙无首,人心大乱,王爷,请你务必要振作,主持大局!”

    一大臣在众人示意下,上前一步恭敬的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一边皇后听了,有些难以置信!

    “你们这是在咒澈儿死?”

    她脸瞬间扭曲!“澈儿还活着!他肯定还活着!”

    众臣低头,不理会皇后哭闹。

    “请王爷明日登朝,主持大局!”今天的事若是没个交代,没个人镇压,只怕各路牛鬼邪神又想出来作妖了!

    “放肆!你们这是要谋反么?”皇后脸色苍白,尖声质问!

    “王爷?”

    众人不顾皇后,一心请命。

    此时局势危急,哪里轮得到她一个妇人说话?

    众望所归,所有人都等着宫抉表态,大煜会不会陷入内乱,一切都在于宫抉一念之间。

    良久,宫抉轻轻勾唇,睁开双眼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宫以沫觉得冷,她脑子里有无数的碎片,散开来,怎么都拼凑不到一起。

    直到她缓缓睁开眼睛,火堆旁,她看到了秋行风,不由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一瞬间,和秋行风有关的记忆飞快的拼凑起来,但是这个过程很缓慢,她想起她穿越而来,冷宫,云顶山,师傅……

    “师傅?”她一出声,发现自己的声音沙哑极了!

    一听到宫以沫的声音,秋行风马上从打坐调息中醒来,他没有听清宫以沫说什么,只是听到她嗓子难受,下意识的给她喝水。

    喝了水之后,宫以沫觉得舒服多了,她觉得她忘了很多东西,和师傅的记忆虽然在慢慢拼凑,但很多场景已经碎裂了,想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师傅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次,秋行风听到了宫以沫在叫他,师傅?他一惊,手里的竹筒落在地上,还没喝完的水洒了出来,遇到火发出滋滋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叫我师傅?”

    他难以置信,瞪圆了眼睛!这个人是不是又想害他了?竟然叫他师傅!

    一想到此,秋行风就有些懊恼,果然啊,不该那么心软留下,他原本只是想将宫以沫藏起来,上点药也就差不多了,可是看到她满身是伤,虽然那些伤都在飞快愈合,可是没有几个月,只怕难以好全,他要留她一个弱女子在这么?遇到猛兽了怎么办?

    几经犹豫之下,他还是选择留了下来,没想到她一醒,就遇到这样他理解不了的局面!

    “师傅?”

    见秋行风用一种见鬼了的表情看着她,宫以沫有些不解的摸了摸脸,“师傅,你发什么呆啊!我不叫你师傅叫啥?”

    她想起身,但身上一痛,一低头,她看到自己身上是秋行风的衣服,而在衣服之下,似乎有无数伤口纵横交错!

    突然,她惊奇的发现!她内力好像消失了!她一惊,细细感知了一下,果然丹田空空如也,她武功尽失了!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让她快哭了!

    “怎么办,师傅,我发现我好像武功尽失了!”

    秋行风一惊,这下也顾不得她为什么叫自己师傅了,连忙抓着她的手查看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