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六百二十章 阻止她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宫澈拗不过他,只有放手,宫抉动作飞快,而剩下的人也不慢,他们往横断天梯的祭台跑去,那个地方,是开国皇后跳下去身死的地方,也是大煜最神圣的圣地!

    还没走近,宫澈就听到了一阵激烈的打斗声!

    是沫儿和宫抉!

    在靠近祭台的地方,两个红色的身影缠斗在一起,他们动作太快,外人看来只有残影!

    宫澈看着两人打斗,不敢随意靠近,剩下的人想帮也帮不上忙,只能在一边干焦急!

    因为宫以沫现在没有理智,宫抉为了不被她杀死,只有拼尽全力了!或许将她的力气耗尽,她就醒了!

    这么想着,宫抉忍着心痛,开始下狠招!也不知是不是危急关头激发了潜力,宫抉竟然能拖住宫以沫而不落下风!

    宫澈帮不上忙,唯有一边叫宫以沫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沫儿!你醒醒!他是宫抉啊!”

    宫以沫无动于衷,蛊毒在她的强压下,她时而清醒,时而混乱,但是现在,她是没有理智的,而宫抉想拖住她,消耗她的体力是可行的,但是宫抉一个人不可能做到这件事。

    宫以沫招式越来越厉害,宫抉身上的伤也越来越多,所有人都只看到了宫以沫疯狂的一面,但是却不知道在她内里,正在承受怎样的煎熬!

    宫以沫觉得自己仿佛被困在一个围满红色幕布的笼子里,周围所有发生的事她都看得清清楚楚,可是她大部分的时候都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,就好像一头不会疲倦的野兽!

    她看到宫抉疯了一样的在找她,可是她不敢出现,她的理智时有时无,有的时候,也是不稳定的,所以她躲着,不敢见他,每一次戾气上涌,她就通过自残来制造痛感,只有痛了,她的理智才能集中一点,才能坚持熬下去……

    她不能失去理智,她害怕她完全失去理智后,会忍不住冲下山去杀人,或者杀了来找她的宫抉,她也不想死,她不知道她在苟延残喘什么,她只是在心里默默的告诫自己,在熬一熬,也许熬过了他,她就不用死了呢?

    若是不死……她是不是,还有机会嫁给宫抉?

    她不想死……

    可是当她看到宫抉用匕首刺向自己的时候,她再也忍不住,打掉了他的匕首,而暴露了自己。

    她想离开的,她不能在他面前待太久,她怕下一秒,她就会扭断他的脖子!

    可是听到他撕心裂肺的叫她的名字!她忍不住停下来了,即便她拼命的想离开,但是她还是没能离开,她的身体和心都是渴望他的,越是痛,越是希望留在他身边,希望他温柔的哄她,把她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但不行!她会杀了她的!

    所以她一直没有回头,她怕她一回头便走不了了,但她却听到他在一句句挽留她,声声沉重缠绵。

    他说,他们有孩子了,她不信,这一定是他在骗她的……

    他真狡猾……

    然后,他那样一个骄傲的人,却在她身后低声下气的哀求她,求她不要走,一起面对。

    那一刻,她的心仿佛被什么攥住,痛到无法喘息。

    他小心翼翼的靠近,她却告诉自己该离开了,一代失控,你要亲手杀了自己的爱人不成?

    他还在靠近!

    他那么想帮助她,那么想和她一起面对,不放弃她……他似乎完全忘记了她此时有多危险。

    不能再等了!

    宫以沫咬牙,感觉体内越发无法克制的杀机,她必须马上离开!但是他又叫住了她!

    他甚至朝她跪了下来!

    即便没有回头,宫以沫都能感知到他每一个动作!

    他以为她还在憎恨他上一世做过的事,所以他跪下道歉,用一种非常卑微,卑微到尘埃的做法来刺激她,要她回头。

    他说,他上一世杀了她,那么现在,他就跪在她面前,她所有的不快都可以发泄在他身上!

    只要她不走!

    只要她回头!

    她所有的痛,怨恨,不甘,哪怕和这一世的他没有关系,可是他还是心甘情愿认错,因为他对她的爱已经足够让他放下所有尊严,明明是那样强势的人啊……

    那一刻,她回头,因为她心里疯狂的想告诉他!

    “我不怪你了!我早就不怪你了!前世种种,我都不怨也不恨了!你起来好不好……你跪得我心疼……”

    可是她一个字都说不出来,无数的情绪翻涌,都堵在了喉咙,她又急又痛!最后化为血泪!

    她转身后,看到他脸上露出同样心痛的表情,他双眼通红,为了她满身伤而愤怒!不甘,痛苦!……那一刻,她以为她已经死掉了!

    这是她深爱的男人啊,她怎么可以让他那么难受?她还不如不要坚持,死了算了!

    只可惜……

    坚持了这么久,她终究没能成为他的新娘。

    “沫沫!我知道你是有理智的!你醒来好么?”

    宫抉看到宫以沫面色狰狞,那双眼除了黑就是红,配着她墨发飞扬,红衣胜血,点点血腥散开,仿佛天地都成了红色。

    她招招必杀,步步紧逼,却有种让人心颤的美!

    此时宫抉身上已经有不少伤了!有的地方,甚至见骨!

    可是他不放弃,他不能放弃她,若是连他都放弃她了,她就又是一个人了!

    两人越打斗越靠近祭天台,宫抉也越来越害怕,这横断天梯深不见底,越靠近,那寒风从崖底呼啸着往上挂,冷彻骨髓。

    宫以沫手上的铁链狠狠的抽中了宫抉的胸口,他胸前瞬间皮开肉绽,嘴角又溢出血来,他根本不是发狂的宫以沫的对手,如今,只是咬着牙狠狠支撑罢了!

    “王爷!”

    罗启等人慌了,宫以沫和宫抉的武功,与他们根本不在一个层次,尤其是这样两个人都全力以赴的情况下,他们根本插不上手……

    不……也不是插不上手,身后侍卫背上都背着寒弓,若事态真的无法控制,他们还能……还能当场射杀了宫以沫。

    当宫抉又中了一掌之后,宫澈也看不下去了!

    “宫抉!你过来!再这样你会死的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