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六百一十章 夫妻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这件事宫以沫更不好意思,她这算是闪婚了,金允能送来添妆,她已经很惊讶了,便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请替我转告金允哥哥,年节相约,不醉不归。”

    刘年笑着退下了,然后是娄烨的使臣,和玉祁的使臣,他们都说了一样的话,统统表达了对宫以沫嫁人,不能赶到的遗憾之情,只是这遗憾中还有别的,就好像司无颜就直接让人转告,说若是宫抉欺负她,就让她去玉祁玩玩。

    娄烨使臣连忙点头:还可以来娄烨赛马。

    宫抉连忙将自家媳妇揽在身后,瞪着他们!这一个个狼子野心,他们不会有机会的!

    齐王府府门大开,喜堂外不时有人前来道贺,并送上贺礼,大多都是一些富户百姓,他们在堂外不会进来,行礼道贺完就走,但是前来道贺的人非常多,络绎不绝……这盛况,可谓空前绝后了。

    渐渐的,送礼的人差不多了,礼官掐着点高呼。

    “吉时已到,请新郎新娘拜堂!”

    美酒和笑声刺激着众人感官,那些官员平时都低眉顺眼的,但是这时看着宫抉,也露出了促狭的目光,能迎娶如此美人,齐王真是好福气啊!

    宫抉有些紧张的拉着宫以沫向前,周围的哄笑,和空气中的传递的热情,都让他有种头脑发昏的感觉。

    宫以沫一手被他拉着,一手以扇遮面轻笑着,感觉到他手心传来的濡湿,笑得更加开怀了。

    一些不怀好意的笑声传来,众人看到宫抉有些僵硬的身姿,便知道他紧张,到底还年轻啊,这头一回做新郎,就是脸皮薄。

    拜天地啦!

    有人高喊着,谁知这么一喊,大伙都兴奋了,都喊着快拜天地!快进洞房!

    宫以沫不由低下头去,当真像一个古代新嫁娘一般羞涩起来。

    “一拜天地——”

    小夫妻对视一眼,然后手牵着手拜天地。

    此时周围声音小了一些,在场大多数人都是饱读诗书之辈,一开始,他们都不认可这门亲事,只是迫于齐王之威罢了。

    可是此时,这些人看着他们俩拜天地,眼底都不由自主露出了善意的笑来。

    郎才女貌,天造地设,还有比他们更加登对的夫妻么?

    “二拜帝君——”

    两人转过身,又朝宫澈一拜。

    宫澈眼睁睁的看着宫以沫朝自己盈盈下拜,可是牵着她手的却是别人!

    那种痛缠绵入骨,但是无人可知。

    “陛下?”

    小太监在旁边提醒,宫澈才知道他又出神了,连忙说。

    “免礼!”

    果不其然宫抉正用不善的眼神盯着他,他苦笑,一旦她嫁人,他是君,她是臣妻,这其中的鸿沟,便是一生。

    但再不舍又如何,她不爱他,他做再多,她也不会再相信他了。

    他叹息,忍着心颤,最终还是决定将沫儿有孕的事告诉他们……

    就算他不说,很快宫抉也会知道,他说了,还算卖个人情给沫儿。

    他将准备好的一对稀世玉佩交给两个人,“这是父皇给朕的……朕将它给你们,希望你们……百年好合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笑着收下了,宫抉用一种提防的眼神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谢陛下。”

    “另外……朕还有一件喜事告诉你们……也算双喜临门。”宫澈脸色有些苍白,却强笑着说,夫妻俩齐齐朝他看来,等他开口。

    “沫儿……”你有孕了啊。

    “宫抉!你还我妻儿命来!”

    一声怒喝传来,宫抉转身看去,一柄利箭刺来,角度刁钻,竟让人防不胜防!

    对方来势汹汹,而且内力极其深厚,并不是等闲之辈,所以宫抉没让部下出手,直接拔出一边侍卫的佩剑迎上去,拦下了他这一剑!

    同样是风与自然第六重,他比宫以沫强横不少,本该律动天然的招式在他使来,竟然有种杀气四溢的感觉!

    一阵死寂之后,便是震天动地的惊呼声!

    “护驾护驾——!”小太监高喊着,而大厅一乱,无数的侍卫突然涌现!他们保护着皇帝和大臣们,仿佛早有预料一般。

    宫抉虽然总是安抚宫以沫,让她放松,不要担心蛊毒爆发,不会有事的。

    但是他私下里还是做好了防卫工作,以备不时只需。

    这些护卫都是宫抉手下的精锐,那整齐划一的动作,和森然外露的杀气,都让众人安心起来,有他们保护,慌乱的众人一下便不那么怕了,虽然还是有些吵,但是却冷静了很多。

    有齐王在,来人再厉害也翻不出什么花样,所以在层层护卫下,众人渐渐安静了下来,不少人跑到皇帝身边嘘寒问暖,表示担心。

    罗启等人安抚了这边,便想带人上前去拿下刺客!但是宫抉却一声怒吼。

    “别过来!”

    他很清楚来人的厉害程度,但并没有威胁,所以宫抉严肃的下令。

    “保护王妃!”

    罗启等人瞬间明悟了!

    有敌人来犯并不是最严重的,毕竟对方再厉害也只有一人,但就怕他们还有后招!

    如今公主身中蛊毒,本身就非常危险,切不能有半点纰漏!所以他们严阵以待,护在公主身边,不让任何可疑的人靠近!

    宫以沫捏着团扇的手紧了紧,来人是秋重禅。

    他消失了那么久,看来是养伤去了,如今突然来袭,说是为了他的妻子雪无息,但肯定没有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他不知听了谁的挑拨,好像认定宫抉杀了他妻儿一般,一招一式没半点保留,那模样,似乎半点都不在乎他自己经脉问题,一心想要报仇!

    这样的日子有人找上门来,简直让宫抉恨不得将对方碎尸万段!

    所以本来秋重禅全力以赴之下,两人还能打个平手,但是宫抉愤怒之下,竟然稳压对方一头!

    两人有意到外面去打,宫以沫有些不放心,也准备跟过去。

    “别去!”

    宫澈连忙推开护卫走过来,急急说道,“你身上有毒,受不得刺激,别过去。”

    他的担忧情真意切,纯粹是出于关心她。

    宫以沫却拒绝了他的好意,“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,我和他是夫妻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