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六百零九章 大婚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锣鼓齐鸣,百里里红妆。

    初冬的寒被这热闹的氛围尽数驱散,宫以沫嫁给宫抉,本来是有违伦常的,宫以沫原本以为众人会很排斥,但是没想到老百姓最后都接受了一般,非常热情的簇拥着她的轿子。

    百姓想的很简单,公主是他们敬仰的人,她做什么决定都有她的道理,所以即便有很多人不理解,但是到了她成亲这一日,众人还是打心底里高兴,为她庆贺。

    轿子直接是从齐王府出发的,然后要绕城一圈再回到齐王府,路上簇拥的百姓越来越多,看到他们能接受这场婚事,宫以沫打心底里高兴,脸上露出甜甜的笑来,坐在轿子里,听着热闹的欢呼声,她的心如此平静。

    此时她手上和脚上都带着镣铐,但是她很快乐,心也很满足。

    只要今天能平安度过,他们再一起离开京城去找解药,她对别人便没有威胁了。

    虽然对宫抉来说,她还是一个定时炸弹,一不小心就会伤到他自己,可是……宫以沫捏着手上了铁链,可是她舍不得死了啊……若是有一天,她真的在发狂之下伤了宫抉……那清醒之后,她再和他一起死吧。

    虽然自私,但,谁叫宫抉总是惯着她呢?宫以沫偷笑。

    这场婚礼虽然仓促,但是声势浩大,规格之高,堪比迎娶国后!嫁妆之多,已远超礼制,其中不仅又皇帝生前赐下的嫁妆,还有宫澈送来的添妆,以及其他国家送来的添妆,直接封堵了四个城门,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。

    宫以沫是不想告诉金允他们的,毕竟他们现在国内事多,她这边又仓促,但是金允他们毕竟身份尊贵,最后还是通过其他渠道知道了,时间太紧,他们人不能来,但是礼却快马加鞭的送来了,而且每个人送的都不少!

    除了他们,宫以沫还有一些昔日的朋友也送来不少礼物,申十夜更是默默的送了整整五十抬嫁妆。

    最后所有的嫁妆汇聚为四条长龙,从不同的方向一起涌入齐王府,众人不由感慨,还好齐王府够大,不然都要被嫁妆给淹没了。

    管家一件一件的核对着,都要被琳琅满目的宝贝给晃花了眼,心中不由感叹,公主真受欢迎啊……

    尽管也有很多礼是冲着宫抉的身份来的,但是更多来自四面八方的好东西,都是冲着公主来的!还好自家王爷眼疾手快,不然公主搞不好就被那些虎视眈眈的人给抢走了!

    管家一边登记入库,一边得意的想。

    大堂内宾客云集,除了大煜重臣,王爷公主以外,宫澈坐在正上方,代替宫晟主持仪式。

    其他三国来的使臣时不时与宫澈攀谈,聊聊通商的事,总之一片祥和,人声鼎沸!

    这场喜宴宫抉花了不少心思,但是他更担心宫以沫的身体,所以一些需要新娘子在场的礼制,都被他删减了不少,或者他一个人上。

    故而一场完整的祖制下来,很多时候都是宫抉一个人在撑场子。

    但是没有一个人敢说着新娘架子大,人家王爷愿意,你就乐呵呵的道喜就行了。

    终于,吉时已到——

    “迎新娘——”

    随着一声宣唱,宫以沫脸红红的从偏室走出来了,她之前一个人在里面偷懒,肯定不好意思,但是这一切都是宫抉为她安排的,她也就从善如流,安心接受了。

    长长的裙摆拖拽,华丽的头冠闪烁,宫以沫一出来,就汇聚了四面八方所有的视线!

    原本热闹非凡的礼堂瞬间鸦雀无声!几百人目不转睛的盯着她,震惊,艳羡,更多是痴迷……

    她没有披盖头,仅一团扇遮面,徐徐走来,有种说不出的华贵风流,那双仿佛汇聚了星辰的眼眸一转,登时夺走了所有人的呼吸,包括宫抉。

    宫抉突然有点讨厌这高冠的设计了,根本不能带盖头,白白让人看了去。

    众大臣们心中唏嘘不已,难怪齐王宁愿冒天下之大不韪也要娶她,不说才华,单论风貌,便已经胜过时间所有女子了。

    也难怪……新帝对她念念不忘。

    宫澈痴痴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和他想象的一样,她嫁人时,就该是这个模样,风华绝代,举世无双。

    宫澈心中酸涩,他以为他做了皇帝,就能得到心爱的女人,只是没想到,他苦求多年,痴心多年,所爱之人,竟然在上一世就错过了么……

    那么上一世她嫁给他时,可是这般模样?

    同样感叹的还有各国使臣。

    他们不由暗想,难怪自家王、陛下对此女念念不忘,她确实是有祸世之姿,更别提还有祸世之能了。

    这……是他的娘子!

    宫抉心跳微微加速,大步朝她走去。

    宫抉从来没有穿过红色,因为小时候,他为了让周围的人信服,他必须无形中让自己看上去沉着,加深第一印象,以至于后来长大了,力量强大了,还是没有改过这个习惯,一直是以黑衣示人,偶尔会穿白衣,但是很少。

    但是今天,一身大红色的他是那样的俊美不凡!高大挺拔的身姿更是将红穿出了霸道之气,而那热焰般的颜色,衬着他的冷颜也柔和了些许。

    精致的相貌微微展颜,有种别样的妖娆,那专注的视线,仿佛天地间只有她一人。

    他身上有淡淡的熏香,那味道颇为清淡,非常适合他。

    宫抉伸出手,宫以沫自然而然的拉着他的手前行,但是她有意识的将铁链藏了起来,不让其他人发现。

    这时,各国的使臣连忙过来见礼,他们的任务除了添妆以外,还有为自家主子表达“思念之情”,所以排着队来问候了。

    首先是金允手下的玉衡人,他个子比较矮,留着两撇胡子,笑嘻嘻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问公主安,外臣是玉衡使臣刘年,公主新婚,因时间紧迫,吾皇便派外臣来向公主表达歉意,年节时,四国会有一次聚首,到时,陛下再亲自前来向您道喜,望您不要见怪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