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六百零五章 早熟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听到宫抉的话,宫以沫暗中松了口气,这几日,虽然宫澈看她的眼神还是和以前一样,但是却暗淡多了,甚至开始有意避嫌,她觉得宫澈是真的放弃了,这一世……她对他其实一开始就不公平,所以她并不希望宫澈还因为她丧命,宫抉能放过他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故而听到宫抉的话,她不由钻在他怀里撒娇。

    “宫抉……你真好……”

    宫抉微微挑眉,那好看的剑眉下,是双勾魂摄魄的墨眼,他少有如此妖娆的时候,但是每一次都只有宫以沫能看得到。

    “你叫我什么?”

    宫以沫瞬间秒懂!

    “相公!”

    她抱着他甜甜的娇蹭着,“相公……你是不知道,今日之前,我其实都很想不开……”

    宫抉轻轻拍打她背的手一顿,然后继续拍打,不管皇姐经历了什么样的心路历程,都过去了……

    宫以沫又道,“但是父皇离世让我感触良多……”

    她在他胸口蹭了又蹭,最后闷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还是活着好……”

    宫抉点头,“不论有多艰难,我们都能战胜的,皇姐是不会被打倒的,我也是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我们都会好好的么?”

    宫以沫埋头在他臂弯轻声问。

    “都会好的。”

    他们能打破层层阻碍在一起,难道还有这个更难熬的坎么?

    宫以沫也觉得这一路走来辛苦,或许他们很快就会找到克制蛊毒的办法,然后将大煜交给宫澈,天大地大,永远在一起。

    两人静静相拥,他们从未觉得如此安宁,因为他们能走到今日,已经是胜利了。

    宫澈听着小太监的话,有些回不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你说……沫儿有孕了?”

    那小太监点点头,他思虑再三,都觉得这件事有必要让新帝知道。

    宫澈眼中闪过一抹痛色,但或许已经痛到麻木了,他也就释然了。

    皱着的眉一点点松开,他低头失笑。

    “看来明天还是个双喜临门的日子……”

    他叹息,然后命去换了一份贺礼,既是怀孕,很多东西就不能乱送了,而且……沫儿这孩子虽然不是他的,他却很喜欢……

    有时候宫澈时常会发呆。

    上一世,他和沫儿做了十二年的夫妻啊,这中间该有多少甜蜜呢?

    有时候也会想,他们为什么会没有孩子?

    但是现在这一切都不重要了,她马上要嫁给他的弟弟,而他……已经没有资格,也没有力气再纠缠了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点过去,整个齐王府都非常繁忙,到了晚上依旧人丁往来,络绎不绝。

    宫以沫吃过饭后就在纠缠宫抉。

    “好嘛好嘛……你就答应我嘛!”

    宫抉却板着脸,“别的都行,这个不行!”

    皇姐竟然要求他打两副铁链给她带上!这怎么可能?那是他们大婚的日子,她带着铁链,心里该多难受?

    宫以沫为了图个心安,也是没谁了,宫抉不答应,她就一直纠缠他!

    “宫抉!明天那么多人,而且雪无息毒发的时间很规律,我却不一定啊,万一我大开杀戒怎么办?这婚还结不结了……”

    宫抉脸色铁青,这小丫头,她脑子里就不会想点好的么?

    “不会有事的,放心好么?”宫抉被她缠得没办法,只好说道,“我让他们熬一些镇定凝神的药给你,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却可怜兮兮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相公……我只是,我只是不想明天有半点闪失罢了……”

    宫抉最受不得她这个眼神,心中哀叹。

    两人僵持着,最后宫抉还是无可奈可又必然的败在了她的眼神攻势之下。

    “皇姐,你决定了?”

    宫以沫点头,“放心吧,我不会觉得心里不舒服的!”

    宫抉这才没办法,只好答应了她。

    然后命人连夜打了一副手链和脚铐。

    原本宫以沫还想让他,将她的双手从背后锁起来,但是这一次宫抉说什么都不答应了!

    她是他的娘子,不是囚犯!就算她真的毒发了,一切后果也有他来承担。

    床上,宫以沫犹不安分。

    “宫抉……你这样跟我睡在一起好么?我们明天才大婚啊……”

    宫抉从后面抱着她,洗过之后,她身上的香味越发浓郁,让他心神宁静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没人敢乱说。

    宫以沫有些羞涩,这样岂不是所有人都知道他们婚前……咳咳……

    她在他怀里翻了个身,面对面,抬头看着他,“宫抉,你小时候有想过会有娶我的这一天么?”

    宫抉闭着眼没有说话,但是抱着她的手越发紧了。

    小时候,他哪里敢奢望这些?一直以来,他都是拼了命般在追赶她的脚步,他越长越大,越靠越近,才敢有这些奢望,小时候他想永远和她在一起,但是没想过能以这样的身份。

    夫妻。

    宫以沫笑着去摸他的下巴,“你什么时候开始早熟的啊?嘿嘿,我的意思是,你什么时候喜欢我的?”

    宫抉想了想,终于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记不清了。”

    年纪小的时候,或许并不知道什么是喜欢,只是知道想和她在一起,想哄她开心这样,所以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她的。

    宫以沫眼中闪过一丝狡黠。

    “这样问吧,你什么时候开始……想碰触我的?”

    宫抉脸上猛地闪过可疑的红晕!

    他瞪着宫以沫,“睡不着?”

    宫以沫还不依不饶了。

    “说嘛说嘛,我很好奇诶……”

    宫抉听着她软软的声音,就会没有下限,他想拒绝回答,但是在她那一双仿佛有小星星的眼睛里,他只想满足她的所有好奇!

    所以他低头,在她耳边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去……不会吧?!”

    宫以沫听完后惊呆了!八岁,这也太早熟了吧!

    宫抉有些尴尬的低咳了一声,“睡吧……”

    明天他们俩都要早起,他和宫以沫一样,非常重视,所以想早点睡养足精神。

    宫以沫“哦”了一声,在他怀里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一会,她翻了个身,用屁屁对着他……长夜漫漫,两人都不说话的情况下,整个屋子都安静的有些过分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