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六百章 遗诏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宫以沫心中不忍,见他喝完之后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要么?”

    宫晟摇了摇头,宫以沫便在他身边坐下了。

    以往这个时候,宫以沫都会说一些趣闻给他,今天也不例外,她看着他苍白无色的脸,和失去脂肪支撑,拉拢的面皮,以及那双大的可怕的眼睛,心中一动,话却已经说出了口。

    “父皇,我昨晚梦到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宫以沫笑着,宫晟仿佛也来了兴致,看了她一眼,示意她继续说。

    回想梦境,真的太过真实,他梦到宫晟一脸愁苦的看着她,说放不下她……

    所以见宫晟有兴趣,她下意识的就说了。

    “我梦到你哭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出口之后她就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!

    她到底在说什么啊!宫晟可是皇帝!他做了几十年的皇帝,高高在上,强硬霸道,怎么会有梦里那样脆弱的一面?

    可是不等她说什么补救的话,她就看着躺在床上的宫晟真的哭了……

    大颗大颗的眼泪砸下,他静静的看着宫以沫,所有悲痛仿佛都融在了泪里。

    这种无声的哭泣最让难受,一想到昔日虎猛的皇帝,也有这样脆弱的一天,宫以沫就忍不住鼻酸,她不想哭的,于是一边去擦他的眼泪一边道歉。

    “父皇,别哭,是我说错话了……”

    明明是宽慰的话,宫晟的泪却落得更狠了,他这样,让宫以沫再也忍不住,也落下泪来。

    人有时候真的很脆弱,再多的权势地位,在面对死亡的时候都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两手张开,生不带来的东西,死也不会带走。

    生离死别已经很让人难受了,更何况看着铁汉落泪,英雄迟暮……

    宫以沫轻轻拉着宫晟的手。

    “别哭了……您是担心大煜么?”

    宫晟抬起泪眼,就好像一个孩子般看着她,那神情,竟让她看到了无辜,宫以沫破涕为笑,说道。

    “太子哥哥现在好多了,而且最近两天已经开始亲政,再说,还有宫抉呢!他……也算沿袭了我的全部知识,大煜有他们在,不会乱的。”

    宫晟闭上眼,泪水滑落,仿佛要将一生的泪流尽一般!

    当初父皇死,他没哭,雪莲死,他没哭,儿子死,他也没哭,可他难受啊!难受在心里,但是他不能哭,因为他是帝王,是大煜之主!

    可是等死的这段时间,他仿佛又过了漫长的一生。最后这段日子,他不想再忍,如今,更是想要流尽此生该流未流之泪,懦弱一回。

    宫以沫见皇帝悲痛,又道。

    “父皇是担心我死了,宫抉造反么?”宫以沫轻轻说道,“不会的,我了解他,若是我活着,他或许会将天下搅得天翻地覆也要找我,可是我死了……他会接受现实的,他很强,也很有责任感,只是我活着,他更加看重对我的责任罢了……”

    宫晟突然睁开眼,声音沙哑之极。

    “你害怕么……朕……要你死……怕么?”

    宫以沫一愣,随即苦笑。

    “怕不怕……又有什么意义?我这种情况,不死只是拖累别人罢了。”

    她握紧了皇帝的手,认真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最后一段路,我来陪父皇走。”

    “好……”

    宫晟一笑,终于不再流泪,“得女如此,朕之幸……大煜之幸!”

    他费力的抿了抿唇。

    “沫儿,圣旨在床下……暗格之中……”

    圣旨?宫以沫有些狐疑的按照他指的地方打开,看到了那一卷她亲手书写的圣旨。

    但是奇怪的是,在她的圣旨旁边还有一卷圣旨,她拿在手里,好奇的打开。

    可一看内容,她有点懵了!因为这圣旨上竟然写明了她的身世!承认了雪莲是怀孕嫁与他的,更承认了她宫以沫不是他的孩子!

    “……为何……”这圣旨,不是有些多余么?她就要殉葬了啊,最后的日子皇帝为什么要承认这件事,那样岂不是全天下都知道他堂堂皇帝,却养大了别人的孩子么?这是皇室之耻!

    见宫以沫小脸满是震惊,宫晟虚弱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样……你嫁给宫抉……名正言顺……”

    宫以沫心中微酸,原来皇帝是为了她明日大婚,能名正言顺的嫁给宫抉!所以他不惜自己袒露这件事,昭告天下!宫抉与她相恋,虽然有违礼制,但是并不违背人伦!

    “父皇……谢谢,谢谢!”

    此时除了谢谢,她也没什么好说的了,宫以沫不由抱紧了圣旨,能和宫抉拥有一个完美的婚礼,还有什么比这个更让她开心的么?

    宫晟费力的接过她手中的另一份圣旨,突然问。

    “沫儿,你曾经说,你在一日……这天下……便不会乱,是真的么?”

    宫以沫只当他是听了之前太医的话,怕她在明天那样重要的日子出现什么纰漏,所以,她严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父皇,我从小便立下誓言,我在一日,天下绝不会乱!”

    她不允许,为此,她让其他三国的人都立下了百年和平之约!即便她死了,不出意外,也有一百年的和平期!

    宫晟一瞬不瞬的盯着她,突然露出一个可以称之为灿烂的笑来,他咧开嘴,依稀能看到曾经张扬霸气的模样,他自得的夸她。

    “好!……不愧,不愧是朕的孩子!”

    他双眼那一瞬间,似乎都由浑浊,变得锐利明亮了。

    他又夸,“真不愧……是朕从小就看重的孩儿!沫儿,你真像朕……其实,在朕心里……你一直,一直都是朕的骄傲!”

    宫以沫不由哽咽,她突然觉得,能得到宫晟这句肯定,有种死而无憾的感觉。

    只是皇帝神态刚精神一点,又萎靡了下来,他对宫以沫摆摆手。

    “去吧……朕,累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这句话时,有种由内而外的无力感……透着深深的虚弱和疲惫。

    宫以沫从善如流,感激的看了他一眼,退下了。

    抱着圣旨,她突然很急切的想将这件事告诉宫抉!

    她嫁给他,终于能名正言顺了!

    宫以沫走后,宫晟突然吐出一口血来,脸上泛起一种灰白色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