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五百九十七章 结论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他无奈,低声下达指令。

    “停止!”

    猴子立马变了一种声音,雪无息也一下瘫软在地,幻境中,她似乎被山压住了,一动都不能动。

    原来传音石,传递的并不是声音,而是通过声音,让中毒者产生相应的幻觉,来达到最终的目的。

    就好像宫以沫听到猴子转变的声音后,脑子里似乎浮现出春花秋月的美景,一下就消除了内心的疼痛和戾气,冷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一切,就好像催眠一样。

    猴子被堵着嘴拖下去了。

    宫以沫叹了口气,突然有点不敢去看宫抉的模样。

    在石心的制幻效果下,她没有发狂,除了头疼,并没有出现被控的现象,也就是说石心也无法左右她,只能在她脑海中制造一些幻觉,影响她。

    但,若石心都不能控制她,那么,到底要用什么才能?

    宫抉捏着石心,面沉如水。

    他虽然没说话,但那种失望和愤怒压抑着,翻滚着,以至于空气都凝结了一般,没有一个人敢说话。

    宫以沫暗叹,或许是因为雪莲从小就服用圣石石粉的原因,她还在雪莲体内的时候,身体就因为石粉,而发生变异了,所以,她或许比圣石,石心都要高级……故而,她才不受它们控制……

    这么想着,宫以沫心里刚升起的一点希望又破灭了,她是真的希望她发狂的时候,宫抉能用石心控制她……

    宫抉一脸紧绷,他真的无法接受这个结果!沉沉杀气在他体内酝酿,让周围的人不寒而栗!

    石心可以说是他最后的希望!怎么能失败?!

    宫以沫心疼他,不由缓了口气,故作轻松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别伤心,还是有好消息的,我能感受到,石心比一般的圣石高级多了,若是以后再有人拿着圣石和毒蛊作乱,我们有石心,便不怕!”

    就好像方才猴子明明被雪色控制着,但是石心一出手,立马就盖过了雪色的指令,可见这东西是张王牌,只是,并不能解眼前的燃眉之急。

    宫抉抿着唇,紧紧的捏着石心,突然有些狂躁的开口!

    “一定是使用方式不对!它是石心啊!为什么不能控制你?!”

    他的模样让宫以沫有些吓到了,她轻声劝道。

    “宫抉,别这样,或许……或许还有别的办法……”

    可是她自己也知道这话是自欺欺人。

    若是石心都无解,她大概只能死了吧?

    宫抉想杀人!想将那些雪族的人都千刀万剐!他们为什么要弄出这种害人的东西?那有那块破石头!为什么要出现在这个世界?!

    可是现在杀人也没用!蛊毒发作的时间只会越来越短,他要在皇姐下一次发作之前找出解药,不然情况只会越来越糟糕!

    所以他没时间发疯,他每一秒都恨不得掰成两半来用!即便精疲力尽,也不能停歇,仿佛身后有猛兽在追赶!

    他不能放弃!不能停下!

    这样的他让宫以沫心疼不已,她忍不住抱住宫抉,用力的抱住他!

    众人立马回避,任由他们在地牢中静静相拥,良久,宫抉终于冷静了下来……可整个人是说不出的萎靡!

    “怎么办……”

    他轻蹭她的脖子,沙哑低沉的声音在这一方回转,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解毒?他已经想不到办法了啊!

    所有能用的药,他都让人在雪无息身上试了个遍!但统统都没有效果!没有什么能药解蛊毒!多少药灌下去雪无息还是会发疯,而且一次比一次频繁!

    他多番尝试下,只有将最后的希望都放在了石心身上!

    解铃还须系铃人,他多希望石心能解决这一切。

    但是没想到,即便他们猜出了使用方式,能控制雪无息,却就是不能控制皇姐!他要怎么办,他还能怎么做?!

    宫抉已经很多年没有问过这个问题了,以往遇到问题,都是别人问他怎么办,再艰难,他也能想出方法,可是这一刻,他已经想不到任何办法了!

    宫以沫抱着他,轻声安抚他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怎么不会有事呢?一旦她再次发作,难道真的要铸造一个封闭的地牢将她关起来?

    若是一辈子都解不开蛊毒,那就关一辈子?

    就算宫抉舍得,那些人也不会同意,宫以沫的强大让他们害怕,毕竟不是每一次都能有两万人出动围剿的,并不是每一次都有常喜这样的人冲锋陷阵……

    若是皇姐再发作一次,只怕天下人都会请命让他杀了她!

    他真的没有时间了啊……

    宫以沫却已经下定了决心。

    方才她还有一丝期望的话,现在就只剩下绝望了吧。她舍不得宫抉难过,如果她的存在真的成为祸端的话,她愿意用她的死,来保证心爱之人的安全。

    “不会有事的……”宫以沫抱着宫抉,一遍遍告诉他。

    但下一秒,宫抉却抬起她的头紧紧的吻住了她!

    那样凶狠的亲吻,仿佛要将她拆吃入腹!

    宫以沫还在发愣,宫抉又痛苦的放开了她,捧着她的脸一字一句的问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决定离开我了?!”

    宫以沫被他问的心虚,“怎么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宫以沫!”

    这是宫抉第一次这么凶狠的叫她全名!“你看着我!”

    宫以沫不由抬头,看着他那双认真的眼睛,因为近在咫尺,墨玉般的瞳孔都是她的倒映,全部都是。

    “我不允许!我不知道你和父皇说了什么,不知道你们之间有什么协议,可是你若是敢离开我,或者敢寻死!我……我就将大煜搅得天翻地覆!我要让四国都不得安宁!”

    宫以沫瞪大了眼睛,原来宫抉什么都猜到了,也是,他一直都很了解她……一直都是啊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……”她低下头,“我不会离开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可宫抉却掐着她的下巴,逼着她再次抬头!

    她眼睛有些发红,显然心中酸涩,让宫抉的心不由变软,满心爱恋又无可奈何的吻了吻她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你还想骗我……”

    他声音已经冷静下来了,特质清雅的嗓音轻轻响在她耳边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