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五百九十五章 一拜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身有隐疾,最后是用水云草治好的,知道你动情时,瞳孔会发红,甚至我还知道……你大腿内侧有一块胎记,幼时不明显,十岁后才有,你母后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宫澈的心突然一凉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最喜欢的颜色是宝蓝,但是你从来不穿,因为那会显得相貌过分精致,失了庄重,我知道你最讨厌甜食,你也不说,因为身为太子,喜恶都不能为人所知,我知道你幼时还调皮过,剪过太傅的胡子,还知道皇后第一次打你,抱着你哭,让你心智突然成长蜕变的那一天,是你七岁生日……”

    宫澈的心越来越沉,这些……他都没有告诉过沫儿。

    “你还觉得,这是梦么?苍天垂怜,给了我重来一次的机会,所以,即便我被你背叛,伤透心神,被虐而死,我都没有找你们任何一个人报过仇,因为老天给我机会,我给你们机会。”

    宫澈半响才找回自己的声音,“……上一世,上一世我伤害了你,可宫抉……宫抉他还杀了你!你为什么……”选他而不选我!

    他急急拉着宫以沫的手,黑暗中,他的双眼在发亮!

    “你至少该给我一个赎罪的机会,我保证,我这一世绝不会那样对你……给我一个赎罪的机会好么?”

    他们不是夫妻么?!

    宫以沫深吸口气。

    “宫抉,我本也不想答应他,可是比起你,他很好。”

    宫澈激动的神情猛地一僵。

    “我将世界捧给他,他回给我更大的世界,可我曾将世界捧给你,你却得到后,却将我践踏驱逐。

    这一世,你很好,非常好,所以我给你权势地位,民心美名,钱财商路,以及你上一世想要的一切。

    但是很抱歉,我不能再给你感情,就好像上一世你不信任我,我,现在也不信任你了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慢慢起身,而宫澈的手再也抓不住她,无力的松开。

    “前世因,今世果,我很同情你,也很意外你为什么和前世不同,但错过了就是错过了,你可以选择怨天尤人,或者怨恨我都可以,若是你两世都扶不起,我也无话可说。”

    看不清神情,可她的话字字句句有如冰锥,沫儿,她从来没有说过这么严重的话。

    宫澈心里发慌,他竟是那么没用的一个人么?

    宫以沫神情冰冷,轻声说道,“你的性格,注定不能成为开国之君,但是你会是一个很好的守成之帝,两世,我一直如此坚信着。只是到目前为止,你都让我很失望。”

    宫澈大脑很乱,胸口酸涩又痛不欲生,可是这一切!都没有她一句失望来的严重,他心中一痛,几乎下意识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!”

    他缓缓起身,坚定的告诉她,“我真的可以……沫儿……你别失望好么……对不起!”

    宫以沫叹息,“你没有对不起我的地方,这句对不起,不该你说。”

    说起来,她并没有真正平等对待过宫澈,因为她对他,永远放不下上一世的情感阴影,但事已至此,多说无益。

    “你说我们做了十年夫妻……”宫澈声音微有哽咽。

    “十二年。”宫以沫冷静的纠正……十八岁嫁与,三十岁摘掉皇后凤冠,整整十二年。

    宫澈突然闭上眼,“如此,我竟觉得,心愿已足……”

    他颤声说着,最后低头,竟朝她一拜!

    宫以沫不想再听他说更多道歉的话,这样就很好,她嫁给宫抉,然后为皇帝殉葬,这样很好。

    宫以沫转身离开,宫澈却不曾抬头,就好像化为了一尊石像。

    她一出门,太阳有些刺目,在强光下,她看到了一袭黑衣的宫抉。

    他一直在等她,而且信任她,没有偷听她的谈话。

    宫以沫一笑,蹦蹦跳跳的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宫抉,你是在等我吃饭吗?”

    宫抉宠溺一笑,他觉得,他的皇姐好像越来越会撒娇了。

    “用膳还早,我带你去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原本以为会是什么浪漫的地方,没想到宫抉竟然带她来了昭狱……

    两边的刑具发亮,但是宫以沫就是嗅到了上面的血腥味,想到它招呼在人身上的感觉,不由一颤。

    宫抉发现了,以为她冷,连忙命人拿披风来给她披上,天气越发见冷,快冬天了。

    宫以沫心中一暖,双眼闪着小星星一般软软的说,“宫抉,你真好~”

    宫抉忍不住又笑,有些冷清的俊颜微微发红,谁都不知道,他还有些小羞涩。

    这样的他,是谁都看不到的。

    但宫以沫还是看到了他笑容下的疲倦,隐忍,和焦躁,她心知对方肯定是在担忧她的事,不由更加撒娇卖乖,哄宫抉一笑了。

    直到走到地牢最深处,宫以沫才知道宫抉要她看什么。

    雪无息竟然被关在了这里,而且还有其他两个雪族人,只是被分开关押了。

    宫以沫心中暗叹,看来宫抉在试验蛊毒与圣石之间的关系,难怪要走了她埋在树下的圣石。

    他,一心想救她啊。

    宫以沫眼神黯淡下来。

    雪无息已经彻底变成了一个疯女人,发狂时就像疯狗,冷静时又好似毒蛇。

    而宫抉站在地牢外,紧盯着雪无息,大脑飞快运转着。

    雪色想控制皇姐,所以他尝试了几次,第一次,将一块圣石送到了皇姐手里,因为皇姐体内有圣石的成分,所以圣石对她有影响,但却并不能控制她。

    雪色意识到一般圣石只怕对皇姐无效,才想给皇姐下蛊毒,加重皇姐体内圣石的成分,再用圣石控制她。

    下毒失败后,雪色直接打上石心的主意,认为石心能达到控制皇姐的目的,毕竟石心是和皇姐一起出现的。

    可石心就在他手里,一块奇怪的东西,到底该怎么控制一个人呢?

    他一直在研究这个,他如果有办法控制皇姐的话,就算蛊毒不能解,也不足为惧了。

    宫以沫有些好奇的打量雪无息,秋重禅不知死了没有,就算没死,估计也重伤难愈,否则,不可能一直到现在都不找上门来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