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五百九十二章 圣旨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身不由己,无可奈何也要争到最后。

    宫以沫依旧沉默,觉得这些不过都是宫晟安抚她的托词罢了。

    可笑,她竟然如此无用,到如今,还需要病危的父亲反过来开导她了……

    宫晟突然问。

    “你的毒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宫以沫看了他一眼,然后轻声快速的,将雪族宝藏地发生的事说了一遍,但是她没有提雪族,只说了,为了活命,被迫吃下了狂化的药物。

    宫晟听了唏嘘不已,或许这就是命?

    “真没有解药么?”

    宫以沫摇头,雪族宝藏内遍寻无果,她心中只有认命,那传说中的解药刚刚被研制出来,就被雪族的王统统毒杀了,因为王不需要解药,只需要蛊毒。

    宫晟似乎放弃了,他想了很久,才说。

    “你母妃说……雪族宝藏,是你一个人宝藏,它或许会让你死,也会让你得到无上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微愣,在她看来,雪族那块圣石根本毫无用处,留着只是个祸害,所以她从宝藏地出来后,就炸毁了出口,让那个地方再也没有人能够出入,她真看不出来,这宝藏如何让她得到无上的力量,难道所谓力量,就是发狂么?

    “我想,那都是无稽之谈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心中有数,这蛊毒只怕是无解了,因为它的原料来自陨石,万物相生相克,但不属于这片土地的东西,又有什么能克制呢?

    宫抉也知道这个道理,只是不肯放弃罢了。

    “沫儿……”

    宫晟叹道,“这件事,朕不怨你,也不怨宫澈,你……别自责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宫澈,宫以沫低下头来。

    是她想的太简单了,设身处地,总是说得容易。她一直以为宫澈知道她是宫抉的人之后,便会放弃,可是她想的太简单了。

    进宫的时候,她也一遍遍问自己,若是她深爱一个人,却苦求不得,一点回应都得不到,会怎么样?

    或许会放弃吧,或许,会像宫澈这样,不顾一切,飞蛾扑火。

    宫以沫突然掩面。

    上一次,她其实就有一种蛊毒要爆发的感觉,只是后来压下去了,她便心存侥幸,没想到让宫澈误打误撞激发了蛊毒,她真的无法想象,若是她真的杀了宫澈!大煜会如何?她会如何?

    她或许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!

    所以她现在都不敢去看宫澈,她害怕他死了,然后父皇也要死了,她一回来,难道手上就要沾满至亲之人的鲜血么?

    “父皇……你应该怪我的……”

    宫以沫声音疲惫,她今天会来皇宫,就是来面对,来请罪的。

    因为这一次之后,她已经充分的了解到自己就是个不定时炸弹!宫抉舍不得处置她,她却不能放任自己继续伤人。

    宫晟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你的错……只能说命运弄人吧……”

    她若不是为了雪灵芝,何至于如此?

    宫晟心里渐渐下了决定,他问,“若是废除你的武功,是不是就能削弱你发狂时的力量?”

    宫以沫抿了抿唇,告诉了他真相。

    “没用的,蛊毒改变了我的身体,我现在……受伤后,都能轻易愈合。”

    所以废除武功没用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吃一些封锁经脉的药呢?”宫晟又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用,一旦发作,所有药的药性都会被冲开。”这一点,在宫澈那已经得到了证实。

    屋内一下安静了下来,只有香炉内的安神香在寥寥升起,宫晟闭上眼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没有错,朕也不怪你,可就算将你关起来,只怕也是个隐患……”

    一是她比雪无息强大的多,铁牢都不一定关得住她,二是宫抉,他不会舍得让宫以沫受到囚禁之苦。

    “朕也不愿你嫁给宫抉了,若是宫澈不醒,宫抉就必须担起责任来,朕……不能将你放在他身边,让他时时刻刻面临危险,朕,不能让大煜的江山,跟着他陷入危险之中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没有说话,她认可宫晟的决定,理解他的顾虑,只是她的心很痛,那种痛沿袭到四肢百骸,却找不到源头。

    宫晟皱眉继续说道,“所有办法都没有用,沫儿……你愿意为父皇殉葬么?”

    他竟然当着宫以沫的面问了出来!

    宫以沫猛地抬头看着他,他的眼中果然没有埋怨,只有无奈。

    是啊,她的毒无解,与其等她杀了宫抉,血洗皇宫,不如死,只有她死了,才是最安全的!

    宫以沫攥紧的手一点点松开,她想到宫抉为了她劳心劳力,想到宫抉明知不可解,还到处寻医问药,想到她前几日犯下大错,他还是要娶她,不知不觉,她已经变成了宫抉的累赘了?

    一想到有一天,她这双手,会扭断宫抉的脖子,或者掏出他的心脏,她就觉得颤抖!

    没发生之前,他们都把蛊毒想的太简单了,殊不知她爆发之强,而且,似乎一次比一次严重。

    最开始时,她听宫抉说,她发狂时还会下意识的保护他,可上一次,她直接对他出手,虽然最后停下来了,但下一次呢?下下次呢?

    想到雪无息如今已经彻底成了一个疯子,她不希望那是她的下场。

    宫晟见她沉默,轻声叹道。

    “沫儿啊,黄泉路上寂寞,你陪朕走一遭吧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彻底松开了手,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,父皇。”

    宫晟没想到她竟然轻易答应了,顿了顿,指着书桌说道。

    “朕已经无力起床了,书桌暗格内有圣旨,已盖上玉玺,沫儿……就由你亲自书写内容吧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看向书桌,她自己……来写处死她自己的圣旨?

    她有些懵了,下意识的往书桌那走,按照指示打开暗格,果然,一张盖着玉玺印的圣旨出现在她眼前,她可以任意书写,也可以在上面,为自己选个死法。

    宫以沫深吸一口气,提起笔,当真写下。

    那一个个朱砂字,就好似鲜血一般,在明黄的圣旨上绽放,她的眼中不停闪过的,是宫抉的模样,她或许不该放弃,这不是她的风格,可是重重打击下,她似乎又变成了上一世卸甲归来的皇后,风华还在,心已无力。

    就这样吧,与其冒着杀了宫抉的危险,不如先自杀,有皇帝相伴,黄泉路上不寂寞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