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五百八十八章 无解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宫以沫不知为何,就是听出了宫抉声音中的难过,她脑子里什么都想不到,身体便下意识的往宫抉靠去,手僵硬的抬起,似乎想……安慰他?

    但是下一秒,她就被宫抉抱住了,紧紧的!

    宫抉不在乎她满手血腥,也不在乎她浑身是血,又杀了多少人!

    她想做圣人,他爱她,她想做邪魔,他也爱她,就是爱她!就是爱她!

    他身上的温暖让宫以沫愣愣的,身上的杀气奇异的收敛,可是这个时候宫晟却忍不住了,宫抉不杀她,一旦宫以沫再次发狂,后果不堪设想!

    所以即便不情愿,即便心疼,他面上也分毫不显,朝大内禁军统领使了个眼色,那人得令,宝剑缓缓出鞘,轻轻朝宫以沫背后走来。

    杀气外溢,宫以沫几乎一瞬间就感觉到了!

    她双眼猛地一睁,嘶哑咧嘴,下一秒就要大开杀戒!

    但是抱着她的宫抉头也不抬,知道她又开始暴躁了,忍痛一掌劈在她脑后,将她劈晕过去,而禁军头领不知,直直朝宫以沫一剑刺下,被宫抉两指夹住!

    他惊慌抬头,却见宫抉抱着宫以沫,看着他,是冷冷的杀气!

    宫晟见宫以沫昏迷了,也知道肯定是宫抉打晕了她,宫抉显然不想伤害她,所以,即便他知道宫以沫留不得,也拿宫抉没有办法!

    禁军统领退到一边,但是他的宝剑却落在了宫抉手里,宫抉一手抱着宫以沫,一手捏着剑,立场分明,沉声对皇帝说道。

    “父皇,今日之事,是意外!请父皇饶过皇姐!”

    “意外?”宫晟都想笑了,他沉痛的看了一眼常喜的尸体,笑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看看这些人……”

    宫晟双眼扫过地面,横七竖八的尸体,不下百人。

    “不仅是他们,东宫内更是血流成河,这些,都是意外?!”

    宫抉抱着宫以沫的手紧了紧。

    “儿臣愿带她归隐!”

    “归隐?说得好听!”宫晟大口喘息,面上的苍白虚弱遮都遮不住。

    “抉儿……朕,快要死了啊!”

    宫抉猛地抬头看向他!怎么会,不是说熬过三天就好了么?

    宫晟冷笑,“今日之事,让朕忍不住呕出心头血!不需要太医,朕也知道,朕最多还有一周寿命!”

    他越笑越苦,若是能活,谁不愿意活,而且他上午的时候,还有希望能一直活下去,现在,却觉得体内生机全无,只剩下死气。

    可事到临头,他却觉得最让他难以接受的,不是他会死,而是他大煜的未来,掩埋着可怕的危险!而他明知后果,却无能为力!

    宫抉低头看着宫以沫。

    “……皇姐是因为中毒才会如此,等她醒来就会清醒了,而且皇姐中毒,还不是为了雪灵芝?”

    宫晟心中一痛。

    但他是理智的,即便此情此景让他恨不得落泪,但他还是要问。

    “沫儿醒来会清醒……那么,她还会复发么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,显然最为重要!沫儿是为了他才中毒,宫晟不想怪罪她,可若是她会不定期的发狂,他也不能放过她!

    宫抉沉默了,他想说不会,可是若是下一次皇姐再次发狂,万箭齐发之下,等待他的只有她的尸体……

    宫抉的沉默证明了一切,宫晟哀嚎一声,手捂着头,几乎要昏死过去!

    禁军严阵以待,包围着宫抉和宫以沫,而宫抉站在那里,立场坚定!

    若是要伤害皇姐,就从他的尸体上踏过去!

    良久,宫晟虚弱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宫澈咎由自取,可是如今也生死不知,朕……油尽灯枯,朕还活着的孩子,在你们俩的打压下,各个懦弱无能,而现在,你说你要归隐,为了一个随时会疯的女人,冒着被她杀死的危险,要归隐?”

    宫抉沉默了。

    宫晟又叹,风中,他的声音苍白无力,可怜他一世强横,没想到临死前竟会如此无奈。

    “宫抉啊……朕知道你对皇室没有好感,也知道,你做的一切,都是为了沫儿。

    你能力出众,朕对你也寄予厚望,一次次给你机会,你也做的很好,可在你心里,真的只有对沫儿的责任,而没有对江山的责任么?权势于你,能说弃就弃,可你要眼睁睁的……眼睁睁的看着这大煜的江山陷入混乱么!”

    宫抉嘴唇动了动,他很想说,他心里,只对皇姐有责任!可是老父垂暮,太子昏迷,这个时候,他还真说不出要弃之不顾这样的话来,归隐归隐,若是上午,他还能轻易的说出这两个字,可是现在,他这两个字说出来,代表的就是一种不负责任!

    他说不出口!

    宫晟看了宫以沫一眼。

    “她中的这毒,显然无解,否则以你们的本事,她不会在皇宫内发疯!”

    宫晟顿了顿,最后心中一凛!

    “既然无解,难道要任由她时不时发疯?这大煜皇宫,经得起她几次血洗?

    朕不杀她可以,但是你也不能娶她!朕死了,若是宫澈不醒,你就必须担起责任来!

    而她,必须关入昭狱!什么时候你找到了解药,她什么时候才能重见天日,这……是朕最大的容忍!你以为呢?”

    宫晟的话虽然轻却掷地有声。

    而宫抉也知道,这是宫晟最大的让步了,只是一想到不能与她成亲,还要将她关入狱中,宫抉怎么都舍不得!

    宫晟声音突然一冷,“你舍不得,可是她醒来了,自己也会同意朕这样做!”

    他了解宫以沫,对此很肯定!

    若是宫以沫醒来,知道她大开杀戒,造成了这样的后果,只会更加内疚!

    “朕知道你有能力,手持火药,推翻朕做这个皇帝易如反掌!可是如今,朕在位一天,朕活一天,就是你的父亲!是大煜天子!你一天不反,一天就要听令!

    而且即便是沫儿,她也会支持朕这么做,你,想违背沫儿的意思么?!”

    宫抉沉默,突然,他手中的剑落下,抱着宫以沫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笔直的背脊,有种死不悔改的坚毅!

    “无论如何,儿臣,要娶她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