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五百八十章 退无可退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见她朝自己走来,宫澈突然觉得,若是沫儿能答应和他在一起,他就算只活到三十岁也心满意足了……

    不不……能跟她在一起一天也好啊……只要给他一点点机会,她一定会发现他如此温柔,如此适合她,比宫抉要合适一百倍!

    “沫儿……你回来了……”他也不知道他要什么,只是想跟她说话,和她距离再近一点。所以他迎上前轻声问,“你找到雪灵芝了么?”

    宫以沫点点头,宫澈的视线过分灼热,让她有些接受不了,所以有些尴尬的说道,“召太医来吧,我们先看看父皇!”

    宫澈点头,连忙令人去传太医去了,而宫以沫此时已经走到了龙床边,看着虚弱的宫晟,她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父皇,我找到雪灵芝了,你很快就会好起来的!”

    虽然说找到雪灵芝后,也只有一半的可能性能完全康复,但是宫晟是一个意志力很强大的男人,他一定能活下来!宫以沫坚信着。

    宫晟有些爱怜的看了她一眼,即便这个女儿让他头疼不已,可是他看到她的时候,还是只剩下了喜爱和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“你可有事?”

    他虽然不知道雪族宝藏的具体情况,可是雪莲偶尔提起,都带着深深的恐惧,而且她说那个宝藏,是沫儿一个人的宝藏,也不知她此行可顺利,遇到了什么危险,又收获了什么……

    宫以沫想起自己身中蛊毒的事,可是她从宛城一路回来,都没有发作的迹象,而宫抉却说雪无息那个女人,可是没几天就要发作一次的……宫以沫暗想,这一切可能是因为她的生身母亲从小就服用石粉的原因,所以她的身体也出现了一些抵抗能力?

    但皇帝问起,她肯定是说没事的!

    她大力摇头,“不过一个小国的破宝藏而已,里面一个子都没有,还让儿臣好一阵失望呢……”

    宫晟被她逗笑了,他没有怀疑宫以沫的话,想着也是,雪国能留下什么好东西不成……雪莲到底是个女人,所以才有些危言耸听了吧。

    这时太医来了,宫以沫将雪灵芝都交给了太医,让他们研究。

    他们都知道,皇帝会发病,说到底还是十几年前的那次中毒留下的病根,有了雪灵芝,他们至少有了一半的把握啊……

    “请公主放心,微臣等人马上就去配药!”

    宫以沫点点头,“有劳了。”

    然后就让他们下去了,事不宜迟,宫晟肯定是越早服药越好。

    宫以沫又和宫晟说了一会话,直到宫晟睡去,宫以沫才发现宫澈还在,宫以沫不由想起上一次,也是在昭阳殿,宫澈差一点对她做出那样的事情……

    她不禁有些尴尬,而宫澈却等了许久,就是等着能跟她说会话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沫儿……”他看了皇帝一眼。

    “我们出去走走罢?”

    宫以沫点点头,如今她已经是宫抉的人了,这下,宫澈应该死心了吧?

    想到上一世他的下场,宫以沫不由有些心软,真心希望他这一世能过得好,找一个真正属于他的良配。

    她与他不合适,上一世就证明了不是么?

    秋高气爽,连日来天气不错。

    两人走在宫道上,看着身边精致又大气的亭台楼阁,宫以沫内心渐渐宁静,刚想说话,宫澈却先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沫儿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宫以沫看了他一眼,和风煦暖,她青丝微扬,仿佛风中仙子一般。

    仅一眼,宫澈便觉得自己更加深陷一分,看着她的眼神又柔和些许,他缓缓开口……

    “如果你愿意,我不介意和宫抉共同拥有你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一开始没听懂,等她听懂的时候,整个人都不好了!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!”宫以沫瞪圆了眼睛,却不知她这生动的模样有多可爱,让宫澈原本还有的不甘心瞬间消散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大煜公主,就算你非父皇亲生,但父皇认你一天,你就是我的妹妹,宫抉的姐姐。”

    宫澈说到这有些无奈,随即又紧张起来,站在原地,竟然有种踌躇感。

    “可……可只要你愿意,我愿意和宫抉和平共处……”

    天知道他花了多大的力气才说出和宫抉和平共处的话,但若是这样能得到沫儿,哪怕……只能拥有她一半,他也满足了……

    宫澈心里甚至有种野望,也许只要沫儿成了他的女人,就会发现……他其实比宫抉……要好得多……

    宫以沫忍不住伸手去摸了摸他的额头。

    不发烧啊……怎么说起胡话来了?

    宫澈有些脸红,宫以沫的靠近更是让他微微窘迫,那双星眸温柔似水,紧张而期盼的等着宫以沫答复。

    宫以沫叹息一声,“太子哥哥,你不是认真的吧?这不像你的说的话啊……”

    谁知宫澈连连点头,“我是认真的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一愣,他趁机捧着宫以沫的手,紧紧的,抓在自己手心!

    宫以沫的手软软的,他抓着她的手的一瞬间,不知为何,竟然笑得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年……

    不过他也确实是情窦初开,他所有的爱恋都给了宫以沫一个人啊。

    “只要能拥有你……哪怕只有一日……我也此生无憾了……”

    明明是悲伤的话,他说来却那样甜蜜,迷迷糊糊中,宫以沫突然想起上一世,宫澈最后问她的那几句话。

    “下辈子再给我一个机会好么?我绝对不会这样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真是孽缘啊。

    宫以沫原本应该被这荒诞的念头刺激到才是,可是眼前宫澈的干净,以及那眼中的痴迷,都让她有种深深的无力感。

    “太子哥哥有没有想过后果?”

    宫以沫压低声音,尽量不想伤害他,“若是我答应了你,你以后还是要娶妻的,你会有皇后,嫔妃,尽管你,愿意与人共享我,可是我,却不会和别人共享我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她一点一点将自己的手抽出,“就算你说只要我一个,大臣会同意么,父皇会同意么?你母亲会同意么?这根本是不可能的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