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五百七十九章 解药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水道很长,而且很狭窄,只容一人通过,宫以沫先走一步,宫抉紧跟其后,等他们浮出水面是时,发现他们在一个非常封闭的类似于地窖的空间里面。

    宫以沫上岸之后,走上粗糙的台阶,看着头顶上的木板,心里突然有谱了,伸手一推,木板就开了,而他们所在的地方,居然就是那个瞎子的茅草屋正下方!

    这瞎子好有本事,竟然直接就在宝藏的安全通道上方修房子,宫以沫心中哀叹!要是上一次她就发现了多好!她也就不用吃那个劳什子蛊毒了!

    宫抉从后面拥住她,用内力给她烘干衣服。

    “没事,反正都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听出宫抉是在安慰他,摇了摇头,“好吧,我们赶紧回去吧,父皇可能都要等急了!”

    宫以沫原本想的很好,她回去之后,皇帝的身体得到了救治,然后延年益寿,虽然委屈了太子,但是太子如今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,没有战乱纷争,已经是很好的局面了。

    但是皇宫内院却是愁云密布。

    皇帝突然病重,然后呕血不止!

    无数名医来了,诊断效果却和御医一样,都不明显,这一次,宫澈也有点担忧了,他每次下朝之后都会来看看皇帝,但是皇帝却不可抑止的消瘦下去了。

    不少人摇着头,说自己才疏学浅,宫澈没有办法,只好去找更多的名医过来给皇帝看病。

    这一刻,宫澈突然发现,他是不想皇帝死的……

    朝堂上的一帆风顺,让他终于明白了皇帝对他的偏爱,有时候认真想想,不得不说,宫抉和他之间,皇帝还是更加偏心他的。

    而他之前,却还想过若是有一天皇帝死了,他来当皇帝的事……如今想想,颇为羞愧。

    宫澈低头给宫晟喂药。

    却被宫晟一手轻轻隔开了。

    “父皇,吃了药才会好……”宫澈低声劝道。

    宫晟苦笑,他的声音非常虚弱……

    “吃了也不会好的……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“父皇。”

    宫澈皱眉,连忙将药碗放到一边递上帕子,为了让他宽心,温声说道,“最近朝堂上一切安好,请父皇放心。”

    宫晟没有说话,浓眉皱在一起,紧闭着眼似乎非常痛苦。

    宫澈又道,“如今四国通商的事已经全部打通,国道儿臣也派其他人去修了,虽然修的有些慢,但是日后还真是一件有大益处的事。”

    宫晟终于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朕不担心那些……”

    宫澈沉默了,而宫晟那双因为瘦而深凹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他。

    “朕担心的,只有你啊……”

    宫澈看着他,眼眸暗淡,他知道父皇又要开始劝他了。

    “澈儿啊……一个国家,只有一个人是不够的,宫抉……他就是你最好的帮手!……他能力出众,又没有登顶的野心……你们之间唯一的矛盾,不过就是沫儿罢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了这么长的话,宫晟有点累,他顿了顿,宫澈便有些急切的为宫以沫辩解。

    “沫儿是无辜的!”

    他怕皇帝又动了伤害沫儿的念头,连忙说道,“这一切,儿臣可以处理好。”

    “沫儿是个好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宫晟闭着眼叹息,“朕,也不愿伤害她……可是澈儿,朕从小,你皇爷爷就教导朕,朕是太子,以后就是天子,而天子,并不只是意味着荣耀……它更是一种责任……一种不管发生了什么事,必须要以天下为先的责任!……你……明白吗?”

    宫澈沉默,宫晟冷笑着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不明白……”

    宫晟半睁着眼,看着一处。

    “你若是明白,就不会……不会闹到这个局面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父皇!”宫澈紧紧抓着皇帝的手,“若要儿臣为天下人牺牲,儿臣无怨无悔!儿臣也别无所求,此生只求沫儿相伴,这过分么?儿臣唯一想要的,这过分么?!”

    宫晟没有回答,只是再一次闭上了眼,显然不想说话了。

    这时,常喜走了进来,自从上一次被宫澈药倒之后,常喜对他就很提防,他端来白粥,目前宫晟也就只能吃一些流食了。

    而又有人飞快进来禀报!

    “陛下,殿下!公主和王爷回来了!”

    宫晟眼珠动了动却没有睁开眼,宫澈先是一喜,后来又有些沉默,上一次,宫以沫在龙腾河边对他说的那些话,对他不是没有触动,他很高兴能看到她,但是却很怕看到她身边已经有了宫抉,那会让他控制不了自己,做出可怕的事来!

    可是不管他如何纠结,宫以沫也进来了,听到皇帝病重,她便飞一般的赶进宫,而宫抉,则将他打发走了……

    这段时间,宫抉手里累积了不少事宜都等着他去处理,而且宫以沫也怕宫抉和宫澈在皇帝面前不对付起来,那不是会加重皇帝的病情么?

    宫抉心里则是担忧宫以沫的毒,上一次,那雪色说宝藏内有蛊毒的解药,可是根本没有,而宫以沫身上的蛊毒不解,终究是个隐患,故而他也顾不得其他,一边处理手里积压的事物,一边派人寻医问药。

    宫以沫一进门,扑面而来的药味让她皱眉,然后她看到了宫澈。

    说实话,看到宫澈的一瞬间,她想到的,竟然是三十几岁的宫澈……那时候的他,忧郁的,萎靡的,如幽魂一般在东宫游走,然后去一幅幅的抚摸她留下的q版画

    原来他会背叛她,主要原因是竟是因为忌惮她,因为她太强,他担心她有一天会变,会推翻他做女皇帝。

    而苏妙兰温柔,又攀附着他,对他来说是没有威胁的……

    可笑,竟然是这么一个原因。

    她在这件事中也不能说完全没错,如果她没有受战场影响,时常与他多点交流,想必也不会如此,只是往事已矣,而现在,他是她的他太子哥哥。

    上一世他想要的,这一世她都会给他。

    宫澈见到只有宫以沫一个人,欣喜异常,他有些贪婪的描绘着宫以沫的容颜,她越发动人,只要一出现,必然是人群的焦点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