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五百七十三章 失败的饲养人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这几日他心情浮躁,雪色没敢来纠缠,直接销声密迹了。

    宫抉心想着,也不知他那被捏碎的手臂复原没有,若是这样的伤也能复原,那么皇姐很有可能也得到了这种恐怖的复原能力。

    宫以沫躺在石室里,身下就是那块巨大的黑色圣石。

    宫以沫趴在上面看,发现它里面真的有一块会发光的东西,那个就是石心么?据说跟着她一起出现的?

    真有意思!

    还有那个梦……那个梦,真的是前世么?如果真的是前世的场景就好了,她开创了太平盛世,而不是让世界千疮百孔。

    而且最讨厌的人也都受到了惩罚,她心满意足!

    这么想着,宫以沫“吧唧”在圣石上亲了一口!

    希望你带我去看的那些都是真的!不过不管是不是真的,能看到那一幕,我都感谢你。

    亲完之后,宫以沫便看到在圣石身下有很多通体雪白,蘑菇状的东西,这莫非这就是雪灵芝?!宫以沫双眼一亮!父皇有救了!

    她采集了不少放在空间了,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地了!

    这一趟的目达到,她喜滋滋的,乖乖趴在石床上等宫抉,不得不说,这块石头让她感觉很亲切啊!

    宫抉回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模样。

    宫以沫趴在石床上看书,两只雪白的小腿一翘一翘的,因为宫抉的裤子给她穿真的太长了,所以在宫以沫的长袍之下,是没有穿裤子的……等等,不仅没有裤子,她上面连肚兜都没有穿……宫抉的脸瞬间红了!

    闻到香味,宫以沫抬头,看到宫抉回来了,眼前一亮!

    “这么快!棒棒的!”她小鼻子动了动,惊呼!“哎呀!烤鸡!我最爱吃鸡肉啦!”

    宫抉连忙走上前,他出去不仅做了吃的,而且还清理了自己,整个人神清气爽,又变成那个干净到不染纤尘的冷峻美男啦!

    他将宫以沫抱在怀里,拒绝了她自己动手,而是让她靠着自己,他再将鸡肉一点点撕开,微微吹凉一点,放在她嘴里。

    为什么有种养宠物的既视感?!

    宫以沫摇摇头,努力甩掉那种幻觉!她伸手摸了摸宫抉的下巴,口齿不清的问。

    “咦……你怎么剃掉胡子的?”

    莫非宫抉随身携带剃须刀?

    宫抉脸微窘,没有回答,反而又塞了一块肉在她嘴里。

    看到她在他怀里,一会摸摸这,一会瞧瞧那,宫抉有些不自在,身体渐渐有了反应,他不敢说,弓起腿来继续喂食,毕竟她才行,他要忍着点。

    哎……养个皇姐就好像养了个女儿加磨人的小妖精,宫抉表示对自己今后水深火热的婚后生活表示非常期待!

    宫以沫突然想到什么!吃着吃着,手心一转,就拿出一块点心来!

    宫抉神情不变,只当她纯吃肉有点腻了,用点心压压油腻。

    宫以沫坐起身来,和他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宫抉眨了眨那双漂亮的墨玉眼,声音冷清又柔和得仿佛能滴出水来!

    宫以沫细细端详他的脸,此时的宫抉没有上一世那种邪佞张扬尖锐!却多了一些冷清柔和干净,就好像雪山白莲,让人错不开视线。

    宫以沫叹息,不管是十七岁的宫抉,还是三十岁的宫抉都各有各的美,不相伯仲!

    只是三十岁的宫抉,他的美仿佛辐射一般,让所有人心悸,而眼前的宫抉,他的美和温柔却只对她一个人展开,这种感觉……真是棒棒的啊!

    宫以沫坏笑,将点心喂到他嘴边。

    “看你一口没吃,你也吃。”

    宫抉不觉得有问题,面不改色的将本来就小的点心轻轻咬走了一半,又喂了一块肉在宫以沫嘴里。

    宫以沫鼓着腮帮子,一边吃肉,一边观摩他的神情,见他是真的毫无阻碍的将点心咽下去了,见宫以沫发愣,又就着她的手,将剩下的含在嘴里。

    那种甜得发腻的味道在嘴里蔓延……宫抉以及习惯了。

    宫以沫突然问。

    “宫抉……你其实是超讨厌甜食的吧?”

    宫以沫问出这话之后,神情有些拉拢……她真不是一个合格的饲养人,这么多年了,她竟然连他的口味都没摸清楚,还真以为,自己喜欢吃什么,他就喜欢吃什么……真的好失败啊……

    宫抉一愣,随即不知道该摇头还是点头,他天生讨厌甜食,可是只要是她喂的,哪怕是毒药他也会面不改色的吃下。

    见宫以沫一副自责的模样,他墨眼含笑,一颗心瞬间变成了绕指柔,将她继续搂在了怀里,一点点喂她吃肉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突然这么问?”

    宫抉手上有油,所以抱着她的时候很小心,声音也很轻,带着不知名的柔软。

    “只是突然想确定一下罢了……”宫以沫闷闷的回答道,吃肉都不欢快了。

    她可没有忘记,在梦里,金碧辉煌的大殿上,宫抉一脚踹开苏妙兰时说的话。

    ——本王最讨厌甜食!你每一次端着那恶心的东西让本王吃,本王就会更厌恶你一分!本王是对你不同,本王特别——厌恶你!!

    宫以沫这么一想,不由更加萎靡了,她想告诉自己那是梦,宫抉从小被他用点心喂过多少次,如果他真的那么讨厌甜食,是不是……以前也讨厌过她?

    宫以沫打了个寒颤,瞬间委屈了。

    看着她想事情都想得魔怔了,宫抉将鸡肉喂到嘴边,她也不开口,小嘴瘪瘪的,似乎还委屈了。

    宫抉忍笑,他有时候真恨不得打开怀里的小人儿看看,看看她每天脑袋里都装了些什么有趣的东西。

    他宠溺一叹,终于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天生不喜欢甜食。”

    果然!宫以沫欲哭无泪,那果然不是梦!

    怎么办!宫抉会不会觉得她对他一点都不用心?这么多年,竟然都没有关注到这个细节!

    见她一副小慌张的样子,宫抉忍不住低头亲吻她的额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可是每次你喂我点心,那上面都沾染了你的味道,让我迫不及待的想将点心和你的手指一起吞下去,哪里还记得起它甜不甜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