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五百六十三章 逃避现实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宫抉眼中闪过一丝伤神,但是快得没有一个人看到。

    他想他十三岁才从冷宫出来,饱受凌辱,被毒哑,被虐打!这些苦难,都是他一个人熬过来的!

    他嫉妒宫澈!同样都是皇帝的孩子,同样都蒙受苦难,为什么宫澈有那样一个出众的人全心全意的帮助他,帮着他熬过所有苦难。

    而他,却要一个人承受这一切!凭什么,他比宫澈差在哪里?!

    宫抉眼中戾气翻涌,杀气腾腾!

    那些的罪过他的,害过他的人!他一个都不会放过!他要用他们的血!来洗刷他心中的怨恨!而且,他得不到的,凭什么别人能够拥有?

    宫抉抽身离开,宫以沫却没有跟上,她看着宫澈失魂落魄的样子,微微叹息。

    他是她全心全意对待过的第一人,为他杀生,为他而死。

    他也是她的太子哥哥,多年如一日的对她好。

    将仇恨抛开,只看着他如今憔悴的模样,再多的恨都仿佛无处发泄而消散了,不可否认,她和他之间,还是有过幸福的。

    只是已经被怨恨磨灭得褪色,再也掀不起半点涟漪了。

    宫以沫一步步走过去,看着宫澈双眼毫无焦距的叫着她的名字,宫以沫又叹一声。

    “宫澈。”

    神奇的,宫澈仿佛听到了一般抬头,他瞳孔聚焦,什么都看不到,为何……他听到臻臻在叫他?

    宫以沫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,即便他感觉不到。

    “我决定不恨你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可是宫澈却突然慌张的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臻臻!”

    宫以沫停下脚步,却不曾回头,她不想去看宫澈此时仓皇无措的模样,她的夫君,她的太子哥哥,永远都应该是温文尔雅的模样,让人如沐春风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臻臻……下辈子,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么?”

    宫澈仿佛感觉到了宫以沫就在这里,他四处张望,睁着一双有些骇人的大眼急切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下辈子,下辈子我一定不会这样了……臻臻……还做我妻子好么……”

    宫以沫再一次想流泪,心里清楚,哪有那么多下辈子?

    可是宫澈半白的发再一次浮现在她眼前,让她再多酸楚,终没说出什么狠心的话,只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与其期盼来世,你不如盼着重生好了。”

    因为下辈子,她已经有宫抉了,而且只有宫抉,既然认定了,便不会改变。

    而宫澈真这么后悔,干脆重生好了,再回到初遇之日,只是,她却不想再遇见他了。

    宫以沫离开后,宫澈出奇的安静了下来,他明明听不到,却又好像听到了。

    好开心,臻臻方才来看他了,还说不怪他了……可是怎么办,他的样子肯定很丑,臻臻还会喜欢他么?宫澈患得患失,时笑时哭,显然已经疯了!

    而这一切还没有人知道,册封之后就是大宴,所有的朝臣命妇都会参加,皇帝也会出现,彻底奠定苏妙兰的身份!

    宫以沫看着宫抉冷声下达无数指令,显然胜券在握。

    看来,今晚的大宴,不是苏妙兰盛极之时,而是他称霸之日。

    宫以沫不由想起她还活着的时候,层层部署,难道才半年的时间,宫抉便找到了破绽?那些守护者便倒戈了宫抉?

    这手段,也未免太让人心惊了。

    天色渐晚,盛宴将至。

    精心准备几个月,这一场大宴空前绝后!苏妙兰本就是穷奢极欲之人,恨不得广而告之,让全天下的人都来瞻仰其风采!

    珠玉环绕,贵妇簇拥。

    苏妙兰觉得飘飘然,笑容不曾断过!而且她刻意饮了一点桃花酒,让自己肤色飞红,分外动人,就为了等会,能服侍好摄政王……

    王爷呢?为何还不来?

    歌舞环绕,人声鼎沸,但是因为皇帝和摄政王都未出面,所以还不能开宴,终于,只听一声通传。

    “陛下驾到——”

    百官跪迎。

    “吾——皇——万——岁——!”

    他们不曾抬头,所以没发现宫澈精神似乎好了许多,只是有些不正常的坐看右看,由薛洋扶着,一步步走上龙座。

    “免礼。”薛洋代皇帝说话。

    “谢陛下!”

    众人起身入座,宴席瞬间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他们这才发现宫澈与平时阴沉颓废的模样大不相同,人虽然瘦,双眼却亮亮的,手紧紧的抓着自己的衣袖,嘴里不停的叫着两个字,好像是“臻臻”?

    苏妙兰才不管宫澈怎么样了,她只知道,只要宫澈在此宣告天下,上午封后大典,他没有出面的流言便会不攻自破,所以她直接粘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陛下……妾身正等着您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滚开!”

    宫澈突然推了她一把!惊慌的对着空气说道,“臻臻,你没事吧?我不会让她碰你的!”

    他这模样,让众人面面相觑,不知所以,而苏妙兰自从压下宫以沫之后,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,当下垂泪。

    “陛下,你伤到人家了……”

    宫澈觉得聒噪,终于冷冷的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这人是谁?真是丑得让人作呕!拖下去,快拖下去!”

    皇帝的话众人不敢不听,可是今天这大宴,皇后可是主角啊,这样拖下去真的好么?

    突然,一个冷漠粗哑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皇兄,她是你的妻子啊!”

    宫抉大步走进来,看着宫澈的模样非常满意,他就喜欢看别人逃避现实,装疯卖傻,真有意思!

    宫澈瞪大了眼睛!

    “胡说!我妻子是臻臻!你别乱说,她该生气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他似乎还有些胆怯的看了空气一眼,似乎真的在怕一个人生气的模样。

    宫抉毫不留情的拆穿,“是么?可是臻臻已经死了!被本王虐杀而死!你不是还将她的尸骨偷偷收敛到皇陵,想要合葬么?”

    可笑宫澈自欺欺人,他一边说自己不后悔,一边又日日饱受悔恨折磨,偷偷收敛尸骨想一同合葬,期盼来生还能再遇,又怕人知道他如此作为,知道后悔了。

    这番做派,真是可笑!

    宫抉的话让宫澈愣了一瞬,他睁着眼,瞪着宫抉,仿佛听到了极其惊恐的事情!

    宫抉站在龙座之下,嘴角扬起恶魔般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宫以沫已经死了!商臻,也死了!最爱的人被自己害死的感觉如何?皇兄,你还想继续装疯卖傻到什么时候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