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五百六十二章 悔了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宫澈突然抬头,难道,连这件事也是宫抉做的?!

    宫抉似乎读懂了他的意思,轻轻一笑。

    “本王可没那么无聊,是苏妙兰自己服了药,嫁祸给了宫以沫。

    可怜宫以沫下战场之后,明显心神不稳,连为自己辩驳都有心无力,白白背了这个黑锅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苏妙兰!!”

    宫澈只觉得眼前阵阵发黑!原来苏妙兰那么早就已经勾搭上了宫抉!比他想象的还要早得多!

    他知道宫抉不会骗他,因为宫抉不屑这么做,可是……可是!

    “沫儿已经被架空了!你为什么还要杀了她!为什么!”

    一直让宫澈耿耿于怀,让他放不开放不下的,原来只有这一点!

    为什么要让她死?!她没有错啊!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宫抉笑他,也不知他这个傻哥哥,哪里来的那么好命,遇到了宫以沫那样的人,全心全意的对待。

    “因为她在军中的影响!她活一日,便能保你一日!”

    宫抉的脸色阴沉下来,声音越发沉闷,“只要有她在……本王一辈子都要容忍你,也不知……她看上了你哪一点,只要你有难,她心灰意冷也不会撒手不理。”

    宫抉并不想当皇帝,但是权利的顶端,只要他一个人就够了!

    宫澈依旧愤怒!

    “可是你,还有苏妙兰!你们不是已经让她对朕死心了么?!为什么还要杀了她!甚至虐杀她!”

    宫抉轻声道,“那就要问问你的好皇后了,这都是她的意思啊……”

    宫抉有些为难的颦眉,他为了让苏妙兰听话,帮他办一些事,自然要让那个蠢女人放下戒心,她要宫以沫死,反正宫以沫是要死的,怎么死,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苏妙兰,竟然是苏妙兰……

    果然是苏妙兰……

    心中早有猜测,可是真当宫抉说出来的时候,却好像抽干了宫澈所有的力气!

    沫儿死后,苏妙兰渐渐暴露本性,更暴露出,宫抉对她有情这样的传闻来,这一切,沫儿死前,他都没有发现,可见这两个人藏得多深。

    宫澈也没想到,宫抉竟然会看上苏妙兰,还会为了她做这样的事……

    这样一个蛇蝎心肠不择手段,又水性杨花的女人,当初……他为何会觉得她纯善……

    或许不是觉得她纯善,只是觉得她好控制吧……或许沫儿太优秀,或许他对自己太不自信,总觉得沫儿对他的感情,终有一天,会经不起权利的诱惑……

    所以他听信了苏妙兰的话,听信了薛洋的话,一意孤行的架空她,害的她惨死!

    可说到底,沫儿……她从一开始,就未曾伤害过他,一直对他好,一直都是。

    宫澈嘴角不停的流下鲜血,他都恍若未觉。

    那些怀疑终究都是他的臆想,若是她真的迷恋权柄,就算他和宫抉联手,也不可能架空她,不可能啊……

    当初,为什么就被蒙蔽的眼睛呢?

    “沫儿啊……”

    宫澈突然叫她的名字……

    沫儿呢?她……她去哪了?他病了,沫儿为什么不在他身边?

    宫抉没有注意到宫澈的异常,继续说道,“其实你心里早就后悔了吧……所以,你纵容苏妙兰水性杨花,不关注局势……

    因为你已经死心了,所以日日折磨自己,一病不轻,你心里——早就后悔了吧?”

    不!他不后悔!他不后悔!他不后悔!

    宫澈紧紧的抓着手里的被子,可不知何时,眼中竟然有泪落出来!混着心头血,染红的他的衣服!

    他……怎么能后悔?后悔,岂不是说他做的一切都是错的?岂不是说他原本可以有一个幸福的人生,有爱他,他也爱的妻子,有辽阔的江山,还有……他和她孩子?

    他怎么能承认他后悔?承认是他自己毁了这一切?!

    宫澈的脸越发苍白,嘴张了数次,都没有将“不后悔”这几个字说出来!

    因为他后悔了啊!

    他怎么能不后悔?!

    从沫儿死的那一刻开始,他就后悔了!他恨不得掐死自己!恨不得这一切重来!恨不得什么都没有发生!

    他依旧深爱那个女人,那个他即便怀疑、忌惮的女子。

    就算他以为宫以沫野心勃勃,就算他以为宫以沫心狠手辣连孩子都不放过,可是他还是想将她留在身边,做一个闲散贵妃,留在他身边……

    他悔啊!

    “沫儿……”

    她在哪?他好难受,她为什么不在他身边?!

    宫以沫在一边看着,突然觉得心中酸涩不已,可是她哭不出来,她此时没有眼泪,只会觉得胸口,仿佛要裂开一样难受!

    早知如此,何必当初。

    宫以沫闭了闭眼,当初,她卸甲归来,本就心灰意冷,又连连遭受打击,时常觉得一死才是解脱!

    她恨过、怨过、悔过!但是有什么用?

    后悔,毫无用处,人要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,谁叫这是自己的选择呢……

    宫以沫看着宫抉,又看了看宫澈,原来宫抉一直都在利用苏妙兰,苏妙兰想做皇后,他想铲除异己,所以他给苏妙兰营造了一个爱慕的假象,让那个女人为他卖命,他成功了。

    她死了,宫澈只怕也命不久矣。

    宫抉站起身来,见宫澈这个样子,他也算达到了目的。

    还想立宫极为太子?那么,就让你永远都没有这个开口的机会!

    宫抉心中冷笑,这半年来,他利用苏妙兰做了不少事,偏偏那个女人毫无自觉,就将宫澈给卖了,只要过了今晚,这大煜的掌权人,便只会有他一个!

    宫极要做皇帝?可以啊,做傀儡帝吧!

    宫抉一步步走向宫澈,他似乎已经神志不清的一般,嘴里不停的叫着宫以沫的名字,见宫抉靠近,他突然一把拽住宫抉的衣摆。

    “臻臻,你去哪了,你为什么才回来?”

    商臻,是宫以沫当初改名换姓接近宫澈时,用的假名字,后来宫以沫身份大白,宫澈才开始叫她沫儿,事实上,最开始的几年,他都叫宫以沫臻臻。

    宫抉有些厌恶的扯出衣摆。

    “有时候真是羡慕你,能有宫以沫这样的人一心为你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