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五百六十一章 接连吐血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宫澈开始剧烈的咳嗽,最后竟然咳出血来!宫以沫眼尖的看到帕子上一点嫣红,被宫澈攥在手心,藏了起来,却被她看到了。

    宫以沫心中感慨,没想到,宫澈竟然还会有给她报仇的心思……

    “滚出去!”宫澈哑声道!

    宫抉恍若未闻,他慢条斯理的研磨自己的下巴,有些费解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恨我,因为我将宫以沫虐杀而死,可……她会死,不是你的功劳么?”

    宫抉的话再一次让宫澈气息不稳,差点又吐出血来!

    剧烈的咳嗽声响起,似乎要将肺一起咳出来!

    宫抉佯装恍然大悟一般“哦”了一声,笑道,“所以……正是因为你内心悔不当初,所以才自己折磨自己?短短半年,就变成这幅鬼样子?”

    是啊,世人都以为是摄政王对宫澈出手了,可是宫澈拥有半壁江山,宫以沫生前留下的部署更是如铁桶一般!怎么可能会让他轻易得手?宫澈这是心病,而且无药可救。

    宫抉的话直接,又血淋淋的重伤了宫澈,他突然不咳了,那双死气沉沉的眼睛看了宫抉一眼,眼底,是深深的痛恨。

    “朕不后悔!”

    他犹在狡辩。

    他怎么会后悔?若是他后悔了,岂不是证明他做的这一切都是错误的?他不后悔,不后悔……

    宫澈在内心一遍一遍这样对自己说。

    宫抉轻声笑,“真不后悔么?”

    他有些恶意的说着,笑着看着宫澈扭曲僵硬的脸,突然说出了一些秘闻。

    “其实……当初宫以沫私自调兵去裕城,是本王暗中迫使她去的,她以为那里被娄烨偷袭了,其实没有。”

    宫澈双眼突然瞪大!那一次,因为宫以沫没有上报,第一次自主调兵而走……虽然她事后百般解释,却还是让他心中产生不安,产生无法控制她的感觉,没想到,竟然是宫抉暗中唆使的?!

    宫抉见他变脸,又道,“宫以沫攻破玉衡归来,众臣上书册封她为飞龙将军,永持兵权,也是本王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宫抉的话让宫澈难以置信!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他浑身都在颤抖!

    宫澈至今还记得,事后宫以沫几次解释,说这不是她授意的,她并不想带兵,他都不信,以为是她贪图权柄,对朝臣施压的结果,所以对她疑窦渐生,夫妻离心……没想到,也是宫抉……

    竟然是宫抉!

    宫抉靠着椅子,似乎想到什么,又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……当初,你怀疑宫以沫,不愿意让她带兵前往玉祁,要御驾亲征。也是本王告诉她,说你对她手下的龙渊军深有忌惮,想要趁机让那些死忠她的人,死在娄烨!

    又告诉她,反正只有玉祁一国了,等她回来,交出兵权,你自然会信她的,所以她才强硬要求带兵出征,诸如此类,还有很多……”

    “宫抉!”

    宫澈突然猛地朝他伸手!枯瘦苍白的手就好像鬼爪一般!指节泛白,似乎要掐住宫抉的脖子!

    但是他做不到,他动一下都觉得气喘不已,最后只能愤愤的放下手,嘶声问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!你为什么要离间我们!”

    他脖子充血,那青筋一直蔓延到脸上,阴森可怖!看着宫抉,仿佛要噬其血肉一般!

    “本王……离间你们?”

    宫抉好像听了个笑话,他也配合着笑了,偏偏那眼神,就好像高高在上的神祇一般,怜悯的看着宫澈。

    “你好没道理,你是本王的对手,本王这么做有什么不对?而且……本王也只是做了一点小事罢了。”

    他眼神幽幽,看着宫澈是毫不掩饰的嘲讽,“若不是你,听信苏妙兰的枕边风,若不是你,对薛洋的阴谋论深信不疑,本王这么可能会得手?本王……只是在已经发生的事态上推了一把手而已,怎么就全成了本王责任了?”

    “苏妙兰说宫以沫野心勃勃,私自调兵是因为想培养私军,你信了,苏妙兰说宫以沫胁迫她父亲等人上书,自封为飞龙将军,你也信了,苏妙兰说宫以沫不愿放下权柄是因为想做女皇帝,你还是信了。所以她一回来,你看不到宫以沫的神情状态,急切的架空了她……”

    宫抉双眼含着一丝冷光,笑着看来,试问,“……这一切,真的是本王离间你们?”

    是你自己,不信任自己的枕边人罢了!

    连番刺激下,宫澈终于忍不住,吐出一口血来!

    苏妙兰……薛洋……还有他自己……

    宫澈扪心自问,若是他真的信任宫以沫,那些人,会有机会得手么?

    还有苏妙兰……

    他眼中闪过一丝恨意!

    曾经,他觉得苏妙兰是一朵解语花,温柔却没有威胁,虽然有些野心,却也只是想攀附他而已,所以他很放心。

    可是他病了这半年来,那个女人渐渐露出真面目,不知何时竟和宫抉勾搭在了一起!她的野心,远比他想的还要重得多!

    这一次,她借着摄政王的名义给他施压,说要做皇后,他允了,只是,他早已立下遗旨,若是他死,要苏妙兰为之殉葬!

    可是这一切有什么用?沫儿还是死了!她死了!

    这世间,会爱他义无反顾,为他做任何事,事事为他着想的那个人,已经死了!

    是他害死了她!

    想到此,宫澈又吐出一口血来,看的宫抉心满意足。

    这样就受不了了?可事到如今,他有很多话忍不住想告诉他啊……

    “你以为苏妙兰的孩子,真的是宫以沫出手拿掉的?”

    说到这,宫抉都想说宫澈愚蠢了!

    到底有多忌惮,才会如此偏听偏信,恨不得将一切罪过都推到她身上,只求自己一个心安。

    就好像,若是那个人罪无可恕,他对她的做的事就能心安理得了一般。

    真是可笑,这一切不过是宫澈自己在掩耳盗铃罢了。

    宫以沫虽然权利被架空了,可是她的影响深入人心!只要她开口,多的是人为了她肝脑涂地!别说弄死一个孩子,就算弄死苏妙兰这个人,也不过轻而易举的事。

    可宫澈当时鬼迷心窍,为了抹黑宫以沫,来减轻自己的罪恶感,竟然也信了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