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五百五十八章 往事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他要册封谁,还真是不言而喻,宫以沫神情有些纠结,但是心里已经放开了。

    原本她以为,这个画面会让她憎恨不已,但是此时真的面对的时候,她却觉得自己无比释然。

    宫澈上一世喜欢苏妙兰那样柔和的女子,这一世,为何又要招惹她呢?

    宫以沫微微叹息,而在这种叹息中,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,目睹这一切。

    册封大典很隆重,但是宫澈却没有出现,宫以沫听有人在议论,好像是皇帝病又重了?

    宫以沫有些奇怪,她记得宫澈的身体,在去除隐疾之后,已经无碍了,听册封太监宣唱时,她也知道了此时是她死掉后的次年春夏之际,短短半年时间,宫澈就已经病倒连封后大典都不能参加了?

    宫以沫瞥了身边这个野心勃勃的男人一眼,此时他坐在高台上,冷酷霸气,没有任何人敢窥其圣颜。

    那这一切,是不是他动的手?杀了宫澈,然后自己做皇帝,然后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和苏妙兰在一起了?

    宫抉突然皱眉,站在他身边的人立刻诚惶诚恐!

    “王爷……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新上任的大内总管满脸堆笑的询问,不断在想是不是自己哪里没做好……

    宫抉皱了皱眉,“无事。”

    他五感天生敏锐,方才他明明感觉有人在看他!这种感觉不会错!可是身边这么多人,谁敢抬头直视他?

    又是错觉?

    册封仪式还在继续,宫抉看着从台阶下方徐徐走来的那个雍容华贵的身影,心里一阵厌烦。

    宫澈不在,这女人还能笑得这么开心,可见她心中只有野心和权势,没有其他。

    苏妙兰抬头,见宫抉坐在最上方,明明是封后大殿,他依旧是在场地位最高的那个人!

    群臣跪拜,朝歌高扬!

    这样的盛况他也不看在眼里,神情依旧冷淡。

    四国合并之后,大煜版土辽阔之极!无数外域国家纷纷朝拜,俨然是东方之最!

    宫抉在大煜又地位超然!比起皇帝也不逞多让!让众人只能仰望!

    能让他不同对待的,也只有自己了。

    苏妙兰抿唇一笑,今日之后, 她将是史上最尊贵的皇后!

    她不仅得到了皇帝宠爱,将那个名镇山河的女人都压了下去,还得到了摄政王的真心!为了她一句虐杀,他当真将那个贱人虐杀了!

    宫以沫不知道的是,每一道酷刑施加在她身上,她都在暗室里看着,看着那个至高无上的女人是怎么被打入尘埃,她的心便狂热得不能自已!

    而这一切,都是这个男人对她的爱啊……

    苏妙兰媚眼如丝的望着高高在上的宫抉,一步步走近。

    皇帝不在,这个册封仪式,理应由摄政王来主持,但是摄政王说他累了,所以是由一品内阁大臣主持的,可苏妙兰却不自觉往宫抉的方向走,她就是想让世人都知道,这世间最优秀的两个男人,都是她的!

    宫抉身上是压不住的杀气!

    但是他冷惯了,旁人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同,反倒是一边的宫以沫,看到苏妙兰步步走来,她每一步,宫抉就更冷一份。

    她嘴角带笑,风光无限,她能企及如今的高度,都是踏在宫以沫的尸骨和血肉上得来的!

    宫以沫有些不爽,身边的宫抉就突然爆出一阵寒意。

    宫以沫有些奇怪,宫抉不是喜欢苏妙兰么?她死之前,经常能够看到两人关系亲密,怎么她死后不过半年,宫抉似乎对苏妙兰很不满似的?

    看着苏妙兰朝宫抉伸出来的手,宫以沫莫名为那只带着宝石,保养得意的手担忧,她总有一种,宫抉会砍掉那只手的感觉!

    “宫抉……”

    苏妙兰手伸出来许久,底下跪拜的万人皆低着头,明明知道这一幕十分不合时宜,可是皇帝病重,摄政王独大,他们也不敢说什么,只好忍着新上任的皇后,当着他们的面和摄政王勾搭。

    苏妙兰面上含笑,三十几岁的人了,但是看上去就好像二八少女一般,她手朝宫抉伸来,却见宫抉不接,以为他是顾及世人眼光,顾及她的名声,不由笑道。

    “王爷,陛下病重,接下来这段这封之路,还请王爷与妾身共走一遭?”

    宫以沫分明看到宫抉在冷笑,是那种不含一丝温度的冷笑,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而苏妙兰只当寻常,宫抉此人面冷心热,虽然面上对她总是如此冷冰冰的,事实上,她要什么,只要开口,宫抉绝对会送到她面前。

    谁知宫抉竟然拒绝了。

    “于理不合,请皇后自重。”

    宫抉声音不同以往宫以沫听惯的特质清越,这一世,宫抉的喉咙被毒哑过,所以他每一次开口,喉咙都好像被刀片刮过一般,听上去也有些沉闷刺耳。

    说一两个字的时候还听不出来,说得多了,谁都能听出宫抉说话时有多难受,旁人觉得难听却不敢说,而宫以沫此时听来,却觉得有些心疼。

    转而失笑,这一世风光无限的摄政王,哪里需要她心疼?

    苏妙兰只当宫抉是为了她的名声想,被拒绝了也不恼,反而靠近一点,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王爷,如今妾身已经是皇后了……但陛下病重,今晚肯定不会来了……妾身晚上睡不着,王爷可愿来陪妾身说说话?”

    宫以沫听到苏妙兰**裸的邀请,下意识的去看宫抉,却见宫抉冷冷一笑,那双墨玉眼,似乎能淬出冰渣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出乎意料的,宫抉答应了!

    苏妙兰喜出望外!

    天知道,这个男人虽然喜欢她,但是却为了她一直隐忍,始终没有碰她……如今宫澈病重,眼看不行了,她便不知不觉转移了心思,想将这个男人彻底拿下!

    之前几次,宫抉都拒绝了,没想到今天竟然答应了!

    苏妙兰喜不自胜,低头笑道,“那今晚……妾身便以美酒恭迎王爷了。”

    宫抉合上眼,不再看她,但是嘴角的冷笑却让宫以沫有种奇怪的感觉,似乎这件事,并没有表面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今晚,肯定有事发生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