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五百四十六章 互相忌惮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宫抉拉着宫以沫的手,并不赞同她的做法,雪色此人,一看就是阴谋重重,防不胜防的那种人。

    而且据他所知,皇姐认识的人中只有一个傻子,就是秋行风!

    就算秋行风以前帮过皇姐,可是皇姐为了他如此冒险,与虎谋皮,让他很不开心!

    宫以沫原本还在想事情,但是看到宫抉板着一张脸,她稍稍一想就知道是为什么了……不由拉了拉他的衣角。

    宫抉瞥她一眼,冷清的眼神中有些不满。

    宫以沫低下头, “……那个,秋行风对我有恩,我也只是为了报恩罢了……”

    宫抉盯着前方的雪色,“那也不该让自己陷入危险。”

    在他看来,雪色这种不确定因素,留得越久,越是祸害!他手中捏着剑,几次都想杀了他!

    宫以沫连忙按住宫抉的手,羞愧道,“请忍一忍吧,我心里有数……不会让他活着出去的!”

    她双眼盯着雪色。

    没想到,那个幕后之人竟然如此年轻,而且她总觉得有些怪异,这个人几次三番的算计他,但是又敢大大方方的出现在她面前,说出那些阴谋,当真有恃无恐么?

    几次险象环生,三人也不知闯了多少关,宫以沫都觉得有些力竭,反而宫抉因为练功刻苦,一直护着她。

    期间,不少地方需要宫以沫的血来开路,宫抉舍不得,用自己的血试过,又逼着雪色用他的血试过,都没有用,难怪雪色说,这里只有宫以沫能进来。

    又一扇门出现在他们面前,此时应该过了一夜,三个人都有些疲惫,但是看清这扇门之后,雪色精神一振!

    “快!打开它!只要打开它就到宝藏了!”

    这扇门也没什么特别的,上面有一朵巨大的莲花!花瓣和花蕊刻的栩栩如生,仿佛刚刚绽放一般。

    “要打开可以,可是我有很多疑问,还想再问问你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的话让雪色有些不耐烦,宝藏就在眼前,谁要回答她的问题?

    但是这座门他很清楚,是用雪铁所铸,无坚可催!只有宫以沫的血,才是唯一的钥匙,所以他压下眼中的凶光,耐着性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问吧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手按在门上,“曾经我在一间破庙下面,看到了一场十分残忍的雪国祭祀遗迹,寓意是要召唤邪魂,屠国灭世,而上一次,雪无息说我就该是那个灭世之人……如此,你怎么解释?”

    雪色笑了,“这种无稽之谈怎么可信?无息她,肯定是因为中毒发狂所以疯了!快开门!”

    他非常急切,眼神落在宫以沫身上,好像恨不得将她脖子割断,给他开路一般。

    宫以沫嘴角绽出笑意。

    “我自然也觉得是无稽之谈……可是原由呢?为什么那么多雪国人相信这件事?”

    见他不答,宫以沫是不会开门了,雪色叹了口气,一副非常无奈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小丫头,你怎么就那么喜欢打破砂锅问到底呢?”

    “告诉我!”

    宫以沫一脸坚定,这个人,若不是逼他,他绝对不肯讲实话!而这些,她都想知道!

    雪色见宫以沫打定主意,终于叹息一声,

    “好吧好吧,都告诉你!”

    他笑着,眼底却有莫名浮光,说起了一件看似无关的事……

    “你知道你娘为什么毅然决然的嫁给了王么?”

    他古怪的笑着,“……因为,她虽是圣地圣女,一人之下万人之上!可是她父亲对她……可算不上好……”

    雪色看着面前的石门上,这朵巨型莲花,幽幽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神清丸是怎么来的?是圣地的圣长老在你娘身上试验出来的!

    人前,她是高高在上的圣女,人后,她不过就是药人罢了!她从小就服用石粉,为了让她不陷入沉睡,他父亲无所不用其极的让她保持清醒,这其中痛苦……是你想象不到的……”

    他语气中似有惋惜,但是更多却是一种嘲讽,“也不知是不是石粉服用多了,你娘和那圣石之间,仿佛产生了一丝联系……

    当初你娘偷了蛊毒交给王,圣长老本来是要杀了她是!但最后却没有,反而答应了让她嫁给王……就是因为你娘,怀孕了!

    而且她怀孕的第一天,圣长老就知道了,因为圣地的那块巨大的圣石中,突然出现了一块红色石心……”

    雪色的话让宫以沫毛骨悚然,此时他含笑盯着宫以沫。

    “所以你天生就是不同的,你的出现,从第一天开始,就被赋予传奇,故而雪国灭国后,很多人相信你会为雪国复仇,相信圣石就是邪神原身,相信你是就是邪神转世……他们仇恨大煜,仇恨世界,所以就盼着你灭世……”

    雪色说到这哈哈大笑!

    “当然,我是不相信这些的,好了,我知道的都说了,现在,你能为我打开这扇门么?”

    宫以沫低下头去,然后站到了宫抉身后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说的是真的,我母亲常年食用石粉,那么在我身体内,也是有那石头的成分在的,对吧……”

    雪色突然一愣!

    “你方才说,你手中的石头有个别名,叫传音石,而当初,雪老夫人将那一块圣石给我,就是为了试探吧,结果发现,因为我体内有石粉的成分在,圣石能够影响我,但是影响非常有限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,我可不可以猜想,你这次来,是为了得到那块红色石心,或许只有石心才能真正操控蛊毒,操控我?”

    “你确实不想灭世,但是你却利用了那些想要复国的雪族人,让他们帮你,控制我,以我如今对四国的影响,只要你控制了我,便能达到很多目的,譬如……称霸中原?”

    她话音一落,宫抉的剑便直接刺向了雪色!雪色飞快躲闪之下,还是被宫抉一剑划破了脸!

    宫抉早就觉得他这张脸怪怪的,谁知划开之后却没有血!一段皮拉拢在他脸上,衬着他脸上永不改变的笑,有种让人心颤的诡异!

    雪色摸了摸脸,十分惋惜的说道,“哎呀,我很喜欢这张人皮面具的,你们也太过分了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