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五百四十一章 那些都是假的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如果没有她这个人,这片大陆再动荡,也还算安宁吧,至少不会死那么多人……

    “宫以沫!”

    宫以沫回头,却发现宫澈站在她身后。

    “太子哥哥……”

    她跪着朝他走了几步,她觉得,这个世界上,所有人都怪她,但是太子是不能怪她的,毕竟她做了这些错事,都是为了太子啊!

    谁知她还没有靠近,太子的剑便阻止了她的去路!

    “为了朕?”他冷笑,“你是为了你自己的野心吧!你不肯交出兵权,说什么要亲手解决战乱!都是你想称霸天下的借口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宫以沫瞪大的了眼睛!她华丽的凤袍不知何时染上尘埃,面目变得沉寂,她心痛的看着宫澈,觉得这些都是借口!是宫澈不爱她所找的借口!

    原本她应该说,“你说的那么冠冕堂皇,无非就是想罢免我,让苏妙兰上位!”

    但是这一刻,他看着宫澈那冰冷的眼睛,突然明白……他是真的觉得她有野心,想吞并四国,一统天下……为什么当初,她没看出来呢?

    “你真的这么想么?”宫以沫突然冷冷的问,“你怕我想做天下共主,而忌惮我,并不是因为不喜欢我了?”

    宫以沫不按常理的话,让宫澈沉默了,因为她的记忆力没有这一段,所以这段回忆里的宫澈根本不会回答她。

    宫以沫低头,看着自己的裙摆被鲜血沾染……宫澈的怀疑仿佛利箭一般,让她痛得不能呼吸!

    她眼中有大颗大颗的泪珠落下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怀疑我呢?”

    她声音轻不可闻,“我……我是真的,只想让大家都冷静下来,想以暴制暴,平定天下啊……我是不是又做错什么了……我不是,不是故意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错已成,是不是故意的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一个冰冷的女声传来,苏妙兰笑着,将一杯毒酒递上,“这个世界没有一个人会理解你,哪怕是你的丈夫,你注定是一个人,这就是你的命运!”

    她笑得像朵花,“很累吧,没人认可你,信任你,被千夫所指,被世人唾骂,但你死了!你的罪……也就赎清了……”

    宫以沫看着手中突然出现的酒盏,里面映照的,是她三十岁时,那由内而外的衰老面貌。

    “你该死!是你将罪恶的武器带到人世间,激发了世人的恶念!”

    “你该死!你杀了那么多人,那些人,本该活的好好的!”

    “就连你的爱人都怀疑你别有居心,你不死还有什么用呢?”

    真的好累啊……

    宫以沫捏着酒盏,真的想一死了之。

    “皇姐!”

    宫以沫的动作一顿!

    她回头,突然看到年纪只有六岁的宫抉,一脸瘦弱苍白的站在那。

    “皇姐,你不要丢下我……”

    宫以沫一惊!

    小宫抉一步步靠近,他每走一步,就会长大一点,走到她面前时,已经变成十七岁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皇姐,你还有我啊。”

    酒盏登时碎裂!

    宫以沫头一痛!身边环境再一次转变,鸟语花香,岁月静好。

    秋行风一边给她收拾着行囊,那磨磨蹭蹭的动作,无不昭示着他的不情愿。

    “在云顶山不好么?”他都二十好几的人了,但是因为长得嫩,嘟着嘴就好像十几岁,“不要下山好不好?”

    宫以沫突然想流泪,她很想告诉他,“好!我不下山,我在云顶山上陪你一辈子!”

    山下太可怕了,她不想遇到不该遇到的人!做下不该做的事!让世间凄苦,天翻地覆,她一个女子,真的承受不来啊……

    可是她控制不了自己,甚至控制不了自己露出喜悦向往的神情!

    “我要下山!山上太无聊了!放心吧,我会回来的,到时候给你带礼物!”

    不!我不要下山!我不走!我不走!

    秋行风!!!

    宫以沫看着秋行风,拼命想抓住他的手!但是他白衣翻飞,就好像抓不住的梦!

    然后那白衣一点点染血,他倒在她怀里,最后一个会对她无限好的男人也死了!

    “啊——!!”

    宫以沫痛苦的嘶吼!云顶山上的雪都变成红色,花败了,鸟飞走了,天地都是暗红的颜色!

    “为什么!为什么要这样对我!我不服!我不服!”

    我没有错!那些人的贪婪不是我的错!我平定四国已经赎罪了!为什么还要让我最重要的人一个个死在我面前?!为什么!

    宫抉紧紧的抱住宫以沫!

    她小脸苍白,冷汗直流,而且非常痛苦的模样!她到底梦到了什么?!

    这时,黑衣人在一边点燃一个火堆,好没气道,“没用的,这个幻阵只有自己走出来才行!你叫不醒她的!”

    宫抉突然望着他,冷冷一笑,“那你是怎么走出来的?”

    那声音里,是无尽的杀意!

    黑衣人不甘示弱的说道,“你是怎么出来的,我就是怎么出来的!”

    他指着身后的甬道。

    “这条甬道能制幻,还算个好消息,证明我们不是来到假入口,而是来到了宝藏正门!”

    他轻声道,“据说宝藏正门并不隐秘,所以他们在这条路上设定了重重关卡,就好像这条甬道,它在修建的时候,圣地的人用能让人意识混乱的药水日日挥洒,才达到这个效果。

    里面连草都不生,人走进来,一下就会陷入昏迷,再加上那天上落下的宝物对这一带的干扰,人心里越怕什么,就会越梦到什么,若是在梦里死了,人也就死了。”

    黑衣人盯着宫以沫,嘴角是仿佛度量好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你我能走过去,因为心无畏惧,但是她……似乎心里害怕的很多嘛,不过她意志很坚定,我曾经见过有人中招,很快就死了,她都昏迷了一个多时辰了还在于梦境抗争,可见是有大意志者,就是不知道那些恐惧是什么了……”

    宫抉抱着宫以沫的手一紧!他看着宫以沫的脸,轻声在她耳边说道。

    “皇姐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丢下我……”

    你还有我!

    但是这时,他突然发现宫以沫嘴角流血了!

    这个现象,让宫抉终于慌了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