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五百三十九章 出不去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那粉末其实也不是什么特别的东西,就是宫抉送给她的香粉,这种香粉受热才会发出香味的香粉,她方才洒在身后,若是无人经过也就算了,但是有人经过,粘在鞋底,摩擦生热,香粉便能挥发出味道了!偏偏他可能还以为那味道是宫以沫身上发出来的,毕竟这条路宫以沫也走过。

    而此时,宫以沫一闻到香味,立马回头,对方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!就被宫以沫发现了!但是他想跑也来不及了,因为宫抉早已经先一步封锁了他的去路!

    让宫以沫失望的是,那人看身形,一看就是个年轻人。

    宫以沫猜想算计的她的人,应该跟她母妃一个年纪,这个人这么年轻,显然不是。

    他不是宫抉对手,最后被宫抉一手狠狠的压在了墙上!

    宫以沫见状乐了,见那个人双手被宫抉另一只手压制了,她也不怕对方耍花招,蹦蹦跳跳的跟过去了。

    她好奇的看着那个黑衣人,他的伪装很好,方才经过那么激烈的打斗呼吸也一点未乱,显然是常年行刺客之道,生活在黑夜的人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她好奇的问。

    对方眨了眨眼,感觉实在挣脱不了宫抉,又怕宫抉下死手,连忙语速飞快的说了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是你哥哥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话让宫以沫惊呆了!

    “哥哥?”

    宫抉有些不满,这男人想跟皇姐套关系?这么一想,他手下越发用力,对方别哎呀哎呀的叫起来!

    “松松松手!我真是你哥哥!同父异母的!”

    宫以沫这才有些明悟,“你是我那个死鬼老爹的孩子?可怕,他竟然还有别的女人!”

    黑衣人闻言有些气馁,“我……母亲不受宠,我是在马房生下来的……后来破国时逃了出去……你不知道我的存在,也正常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跟着我?谁派你来的?!”

    宫以沫才不会被对方三言两语蛊惑了,她在大煜已经哥哥弟弟一大堆了,实在没兴趣再认个哥哥。

    黑衣人沉默了一瞬,“没有人指使我,我是雪族人,偶尔会给大长老送吃的,昨天晚上……大长老告诉我你已经得到了完整的地图,要来雪族圣地,我……自己好奇跟来的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闻言便判定这个人在撒谎!若是他一直给那个瞎子送吃的,瞎子会明知是陷阱也要他跟来?

    所以宫以沫嘴角带着一丝邪笑,“……那大长老有没有告诉你,这个宝藏入口是假的啊?”

    宫以沫原本是气不过他骗人,想吓一吓他,谁知对方一听这话,瞬间气息不稳!还真吓到了!

    “假的?!”

    他声音提高八度!双眼瞪得滚圆!在火把的光亮中,那双眼睛凶狠得仿佛要吃人一般!

    “假的为什么你们要进来?!”他大声凶狠的问。

    宫以沫不知道的是,她从瞎子那出来,这人便又去了瞎子那,却见瞎子浑身是血,一副战败的模样!

    这人便以为瞎子阻止他们去找宝藏,反被宫抉和宫以沫制服了!所以他半点都不曾想到宫以沫知道这个入口是假的还会进来!结果害的自己也着了道!

    宫以沫眨了眨眼,嘟着嘴道,“机关什么的,有什么可怕的?还有啊……我原本以为跟进来的人会是幕后主使者,没想到竟然是你这样一条小鱼……”怎么看都不像boss啊……

    黑衣人被气笑了,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!

    他进来并没有多久,应该能出的去!所以他当机立断,大声说道!

    “放开我!我要出去!你们到底知不知道这里有多危险,假通道你们也敢进来?!”

    宫以沫有些奇怪的皱眉,“假通道和真通道肯定不远,进来探寻线索有什么不好?你也看到了,我们进来这么久,不是什么事都没有吗?”

    黑衣人无语凝噎,最后冷笑,“是,你想的不错,这里确实能找到真入口的线索,但是你也要有命进来,有命出去才行!把我放开!”

    宫以沫料想他在宫抉手里也跑不掉,干脆就让宫抉放开了他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圣地为什么会被称作圣地么?”黑衣人揉了揉自己被掐疼的手,只露出来的双眼盯着宫以沫,让宫以沫有种背脊发寒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因为有一个存在了百年的宝贝?”宫以沫记得那个瞎子说了一嘴。

    黑衣人气得发抖!

    “是啊!你还知道是宝贝,那是百年前从天下落下来的宝物!是一块类似黑色巨石一样的东西!它的作用有很多,但是其中最重要的……是蛊惑人心!”

    蛊惑人心?!

    宫以沫看了宫抉一眼,心里突然想起雪老妇人给她的那块黑色石头,也是有一定刺激神经的作用,他说,在雪族圣地里,有很大一块那种石头?

    那……倒是有点危险啊,所谓的蛊惑人心,就是刺激神经产生幻觉吧?越怕什么……越会出现什么……

    “那倒是有点危险了,如果这个假入口,有你说的那种石头的话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皱着眉摸着下巴,“行吧,我们先出去再说!”

    其实还有些惋惜,原本她以为这个假入口虽然是假的,也有危险,但是危险系数对他们这种武艺高强的人来说并不可怕,说不定还能找到真入口的线索。

    但是没想到竟然有这样一个意外,难怪昨天那个瞎子一口一个宝物,却总是不说是什么,就是故意的!

    他,想让自己死在这里!

    只是一块破石头就想让他们死,是不是太天真了?

    但因为这个人的话,他们还是决定不再往前走,而是先退出去再说,宫以沫原本心情还算轻松,可是越走,心思越发凝重起来,他们走了很久,这条黑色甬道似乎没有尽头一般,他们竟然还没有走到门口?

    宫抉和黑衣人神情颇为凝重,显然也发现了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宫以沫突然停下来不走了,他一停,宫抉也停了,只有那个黑衣人,额头都急出汗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不走了?”

    宫以沫不理他,只是对宫抉道,“你闻闻我身上有香粉味道没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