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五百三十一章 寻宝前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要去找雪城宝藏,那么就要去宛城,但宫以沫手中只有两块地图,拼起来发现还差了一块,所以她决定先和宫抉去陇城,见一见几个人……

    而宫抉的人都在陇城,看上去,倒像是占领了陇城一般。

    宫以沫首先见到了那个疯女人。

    她是云顶山秋重禅的夫人,照理来说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,上一世,她也只是在秋重禅死的时候,回去见他最后一面时见过这个女人,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对付自己,最后却自食其果。

    宫抉原本想找人治她身上的蛊毒,却发现那蛊毒发作起来却是无解的,她有时候会清醒,但是发病起来的时候攻击力很强!而且六亲不认!

    宫以沫见到她的时候,刚好是她已经冷静下来的时候,她看着宫以沫,眼中是深深的恨意,那恨意让宫以沫有种错觉,她是不是杀了人全家了?

    宫抉冷冷的盯着地牢里的女人,看得她浑身一缩,再也不敢用那样的眼神盯着宫以沫了。

    “谁派你来的?”

    虽然觉得得到答案的几率很小,但是宫以沫还是问了,果然,对方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宫以沫皱了皱眉,“你用蛊毒想害我,又不想被我发现,是不是因为,幕后之人,不想让人知道他的存在?”

    无息还是不回答,她浑身狼狈的趴在地牢里,只有那从乱发中偶尔闪过的凶光,证明她是睁着眼睛的。

    诡异,冷酷,前世今生她对这位师祖夫人都是这种感觉,她不像是人,更像是没有感情的杀戮机器。

    宫以沫凑近一点,回来之后,她的武功也一点点恢复了,所以她根本不担心无息会伤害她,宫以沫轻声道。

    “你想用此毒害我,却反害了自己,可是你却没有解药救自己,我是不是可以认为,这毒是无解的?”

    “宫以沫……”她突然张嘴,那沙哑的声音,就好像七八十岁的老妪一般。

    无息渐渐支起上半身,地牢之中,她这缓慢的举动就好像恶鬼爬出一般。

    “你背叛了你的使命!”

    宫以沫觉得这女人是不是已经疯了?

    “使命?”她看了宫抉一眼,“我怎么不知道我还有使命?使命使命?”

    无息沉沉的看着她,“灭世的使命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直起身来,朝宫抉有些无奈的说,“原来是个疯子……”

    不过她眼睛在无息身上转了一圈,“长得倒是不错,难怪秋重禅对她一直念念不忘。”

    但秋重禅这个名字,也没能让地牢里的女人有半点反应,秋重禅如今生死未卜,她也不问,当真是冷血到了一定程度。

    宫抉拉住她往地牢里面走,不再理会那个疯女人,轻声问,“那个秋重禅是什么人?皇姐……你和云顶山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宫以沫笑了笑,眯着眼有些神秘的说道,“云顶山是我师门啊……我三岁时,秋行风和其师傅秋重禅来大煜拜访,带走了龙涵燕,但是……一次偶然的机会,秋行风走之前给了我功法,所以我私心里,当秋行风是我师傅……”

    原来皇姐手中的功法,是秋行风给她的?

    但是这又解释不通,若是只有功法,皇姐又是怎么认字怎么理解的?

    宫以沫摸了摸他的头,狡黠一笑,“以后要是有机会,我都告诉你,但不是现在……”

    她眨了眨眼,又露出一个俏皮的笑,然后就往地牢深处去了,她名义上的外祖母还在那等着她呢!

    宫以沫眼中闪过一道幽光,虽然不知道今生突然出现的这些敌人是来自于哪里,但是来吧,她最不怕的,就是未知和挑战了!

    雪琪老妇人看到她并没什么反应,反倒是雪战!一看到她便横眉冷对!

    “宫以沫,夫人是你的外祖母!你怎么可以让宫抉这样对她!”

    他大声质问!

    宫抉在一边无动于衷,宫以沫更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外祖母?”宫以沫挽着宫抉的手,“我可没有想要利用我,来杀我心爱之人的外祖母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廉耻!”雪战气得胡子都翘起来了!

    宫以沫全不在意,闻言还在宫抉脸上亲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要是我知廉耻,你们那里会有机会,差一点害了我的男人?”

    她摸了摸下巴。“让我想想……你们会这么做,是想用宫抉,来威胁我?”

    这样暗地里拐弯抹角的想害她的手法,还真的跟那个疯女人背后的人一样啊……

    宫以沫脑中突然闪过一道灵光!

    “呸!”雪战忿忿说道,“我们只是看不下去罢了!你是雪族人,不为雪族破国而报仇,反而认贼作父,发扬仇国!我雪族的王没有你这样的女儿!我们控制宫抉,也只是想让你自裁罢了!”

    宫以沫眯着眼,勾着唇狡黠一笑。

    “是么……若是雪无息没有告诉我真相,或许我还真的信了!”

    她说的煞有其事!“可是现在,我早就知道你们的目的没有那么简单,明人不说暗话,又是给宫抉下毒想控制我,又是拐着弯要给我下蛊毒,你们雪族,到底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雪战原本想说话,可是雪无息几个字却让他突然禁声!宫以沫怎么会知道无息的姓!无息明明隐藏得那么好!

    他这一瞬间的迟疑,让宫以沫知道自己赌对了,反而雪老妇人突然半睁开眼,哑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雪无息?我雪族,没有这一号人。”

    雪战这才惊觉自己可能上当了,不敢说话了!

    宫以沫笑嘻嘻的说道,“是没有这号人,因为她已经嫁出去了嘛……至于你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……我来猜猜好了。”

    雪老妇人如老僧入定一般,静静的盯着宫以沫,宫以沫倚着宫抉,雪白的手指在下巴上揪着,就好像揪不存在的胡子一般。

    “你们来亲自出手,只有两个可能,一个……是雪族内有分歧,大部分人不认可你们的做法,让你们不得不亲自出手……一个,是你们办事不利,让你们背后那个人生气了,所以你们为了将功折罪,才想出了这个主意。”

    雪战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,因为宫以沫……她真的聪明得可怕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