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五百二十三章 及时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“沫儿……她自然在孤手里。”

    宫澈浅浅一笑,“沫儿对孤还真不设防,当然,李显的药也很好用,不然,孤还真抓不到她。”

    宫抉心中凝重,而身后,罗启上前一步,“王爷,公主冰雪聪明,不会被他抓住的!”

    但宫抉心里却很清楚,皇姐对宫澈,也是真的不会防备。

    “你要如何?用皇姐,来威胁我?”

    他一边觉得皇姐不会落在宫澈手里,一边又怕皇姐真的在他手里,这种矛盾的心情让他一下不敢妄动,手中的剑,也开始迟疑。

    他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不会的,即便你抓了皇姐,你也不可能伤害她!”

    “不会?”宫澈微微挑眉,他举起手来,上面的伤已经包扎好了。

    “可是她却要伤害孤……”

    那是皇姐伤的?

    “你对她做了什么!”宫抉的手渐渐握紧,以至于刀锋微颤!

    “也没什么……”宫澈看了宫抉一眼,“孤在父皇房间内给她点了一支阮金香,想……与她亲近一番……”

    “卑鄙!”

    那一瞬间,宫抉身上的杀气几乎凝结!

    宫澈似乎没感觉到一般,还有些委屈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她先伤孤的……”说着,他双眼闪过一丝寒光,“你说,孤深爱她……却求不得,为什么不能毁掉?”

    那一瞬间,他整个人都透出一种诡异的妖娆,让宫抉越发拿不准,这个明显已经疯狂的男人,会不会伤害皇姐!

    “现在,孤要你跪下!”

    他双眼一睁,看着宫抉,冷冷说道。

    四面楚歌,宫抉带着两百多人杀到了这里,所有人都忌惮这一支铁血军,可宫澈偏偏要宫抉跪下,在众人面前,折断他的傲骨!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宫以沫飞快的跑出来,她发现自己出来的地方离皇宫很近,就在护城河边,显然这一条密道,是当初挖护城河时顺道修的,以备不时只需。

    她现在有些庆幸之前没有用火药,毕竟她现在内力消失又四肢疲软,被宫澈发现她跑出来,肯定会被宫澈直接命人拿下,用她威胁宫抉!

    可是她不知道的是,宫抉现在仍旧被威胁。

    皇宫内有那么多禁军,而宫抉手里的火药都在宫以沫手中,他两百人对上万人,本就不明智,何况皇姐还在他手里!

    他觉得宫澈不会舍得伤害皇姐,却赌不起一个万一。

    所以他跪了下来,毫不犹豫!

    那一刻,宫澈只觉得浑身舒泰,从没这么得意过!

    “宫抉……你也有今天。”

    宫澈幽幽说道,看着宫抉,就好像在看一个死人。

    “放了皇姐,这是你我之间的争夺!”

    宫澈却笑,“要孤放了她,可以啊……”他一挥手,一把匕首落在了地上,宫抉认得出来,这皇姐常用的那把匕首!

    “只要你切……切一根手指吧,你只要你断指,孤就放了沫儿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!”罗启等人各个满身鲜血,带着一股悍不畏死的气劲,“他不敢的!公主也不是那种任人摆布的人!”

    这时宫澈又笑,“对啊,孤也想看看,少了一根手指的你,沫儿还喜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宫抉闻言,捡起了那把匕首!

    宫澈已经疯了,他不知道的是,当宫抉听到他那句,“得不到,就毁掉”时,他的心已经在发颤了!

    他害怕也不忍皇姐受到一点点伤害,不过一根手指,断又何妨?

    可是这时,突然一声巨响远远传来!那是……火药?!

    有人在龙城河边点燃了炸药!

    宫澈瞳孔一缩!怎么可能!宫以沫明明中了阮金香,怎么可能出得了层层包围的昭阳殿!

    宫抉原本还有些迟疑,但是看到宫澈一脸难以置信,他终于露出笑来,他的皇姐,每次都能死里逃生,何况区区一座皇宫。

    但那颗担忧的心终于落地!

    他起身,手里捏着匕首反手朝宫澈掷去!

    匕首就好像飞镖一般,很多人想冲上前护驾!但是宫抉速度太快了,那匕首狠狠的在宫澈手臂上留下一道划痕,那位置,就是方才宫以沫伤他的位置!

    “宫抉!”

    宫澈咬牙,恨不得将宫抉千刀万剐!而宫抉已经不想奉陪了!

    他转身,衣袍翻飞间,他斜瞥着宫澈,就好像在看死人。

    “这是最后一次。”

    他压低的声音准确无误的传递到宫澈的耳朵里,却带着一丝庆幸,皇姐没事的庆幸。

    “再有下一次,不管皇姐会不会同意,我都会杀了你!”

    若是他再敢伤害皇姐的话!

    说完,他带着众人撤退!

    可是宫澈哪里甘心?他废了那么多功夫,做了那么多事!可最后宫抉却相安无事,沫儿也跑了!他不甘心!

    所以他命禁军一路追杀!

    宫抉等人人数虽少,但各个都是精英!若说要打败这一万多禁军不太可能,但是要离开这里,却并不是件难事!

    他要去见皇姐!

    他再也不要和她分开来,每一次分开好像都会出事,他每一次都怕到心颤!

    那一瞬间,宫抉甚至有种错觉,好像全世界都是坏人,他只有紧紧的抱着宫以沫,她才不会被抢走!

    一行人一路厮杀,尤其宫抉冲在最前面,就好像杀神一般!

    他们并不恋战,就好像一支黑色的剑,闯开重重宫门!

    而宫以沫在外面等的心惊。

    此时她在站在靠近龙腾河的宫门前,只见宫门紧闭,门前一个侍卫都没有,也不知下一秒城门大开,出来的是宫澈来抓她的人,还是宫抉……

    若是是后者还好,前者,她就只有跳到龙腾河里去了……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宫以沫似乎听到有喧闹声越来越近!

    慢慢的,那扇大门在她面前徐徐打开,此时宫以沫手心全部是汗,等着那第一个出现的人!

    阳光有些刺眼,当第一个人出现的时候,光照在他身上,好像会发光一般,让她微微眯眼!

    下一秒,她落在一个沾满血腥的怀里,微微颤抖!

    那一刻,宫以沫紧紧回抱着他!

    她并没有来得及看清他的样子,他身上的味道也是刺鼻的血腥味,但是他就是知道他是谁!

    “宫抉……我就知道,你——从来都会及时赶到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