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五百一十三章 公主求见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常喜公公也很为难,“公主别伤心,陛下今天早上病情反复了一回,身体不适……公主改日再来吧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此时脚上和肩膀上都是绷带,坐在轿辇上,有种楚楚可怜的感觉,常喜看着也不忍心她在这等。

    “宫抉。”

    宫抉看向她,准备带她先去齐王府,反正已经撕开脸了,他也不想在避讳谁了。

    宫以沫有些纠结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能去太极殿,给我拿一件披风么?”

    宫抉心知,皇姐这是要支开他,虽然不愿,却还是去了。

    等他走了,宫以沫跳下坐辇,看着自己的脚,又看了看通向昭阳殿那三百九十九阶台阶,举步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常喜忙拦着她,“公主,陛下真的不想见您……你又何必偏偏在他气头上……”

    宫以沫摇摇头,打断他,“父皇生我的气,我不出现,他只会更气,常喜公公不要拦着我了,我心里有数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突然将常喜手中的拂尘给抢走了,别在自己腰后,然后直接在第一个台阶上跪了下来,朝着朝阳殿的方向五体投地行了个大礼!

    “父皇,儿臣回来了!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用内力传得很远,足以让皇帝听到。

    常喜在后面一跺脚,“公主!您还有伤!您这是何必?”

    他算是明白为什么公主要支走王爷了,若是王爷在这,肯定舍不得她带着伤做这样的事。

    宫以沫仿若未闻,走了三步再次五体投地。

    “父皇!儿臣回来了!”

    周围不少宫人都微微动容,关于公主和王爷还有太子之间的事,他们不是没有听说些风言风语,可是这件事中,最无辜的就是公主了,可怜公主那么好一个人,陛下却见都不肯见她。

    宫以沫心中平静,叹了口气,继续走三步台阶一拜。好在汉白玉石阶被宫人扫的纤尘不染,不然她衣服脏兮兮的,等会宫抉又要说她了。

    常喜见宫以沫不听劝,只好去找皇帝,公主身上还有伤,父女两个之间就算有仇,就不能心平气和的坐下来好好聊聊么?

    而宫以沫不管常喜如何,她还是走三步跪一次,然后宣告一声,她回来了!

    秋日高悬,很快她额头就出现汗珠,侵染了一些碎发,显得有些狼狈。

    但因为她之前失血过多,如今有点贫血,所以在一次起身时,她身子一晃,差一点从楼梯上翻下去!

    周围的宫人惊呼一声,但是下一秒,她就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,宫以沫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没去啊……”

    宫抉抿唇,他知道皇姐是故意支开他,但他还是走了,可是他想起皇姐的性子,怕她又做什么伤害自己的事,连忙又回来了,果不其然,一回来就看到她在傻傻的三步一拜,求见皇帝……

    不可否认,他看到那一幕的时候非常愤怒!恨不得抱着皇姐去找皇帝说清楚!这件事和皇姐毫无关系!有什么怒气朝他来就是!

    可是他迟疑了……

    皇姐会支开他,就是不想他插手这件事,她是坚强的,且一身傲骨!每一件事,她都想自己解决,她有自己的决定和想法,他必须尊重她。

    而且,她一旦决定的事,旁人是阻止不了的,他也不行。

    所以他忍着心疼和怒气,看着她跪了十几次,终于,看到她差一点摔倒,他终于忍不住,上前接住了她!

    原本想说她两句,可是看着她苍白的小脸,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,只板着脸,心中怒火越来越重!

    宫以沫还宽慰他,“我没事的……”

    她说的心虚。

    宫抉冷冷的盯着她再次渗血的伤口,因为怒火,他声音阴沉,又气得发颤!

    “就算用苦肉计,你也不该这样作践自己!”

    宫以沫眨了眨眼,无辜的说道,“不作践自己……怎么算是苦肉计呢?”

    还不知悔改?!

    宫抉只觉得心里的火山一下就爆发了!他索性不和宫以沫说,准备直接去找皇帝!

    那还了得?

    宫以沫连忙拉住了他!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心疼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知道你还这样!”

    宫抉突然回头,他眼睛红红的,看着宫以沫头一缩,心里酸酸涨涨的,还又有些委屈。

    宫抉不由放低了声音,可是那眼神还是凶狠的,瞪得她抬不起头来!

    “你是我的!你整个人,你的身体都是我的!我不许你这样作践自己!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,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,咬牙说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这件事我来解决,你不要插手!”

    他来解决还得了!

    宫以沫心中哀嚎,她使用苦肉计,就是害怕宫抉出手,她想用最怀柔的方式和平解决,若是让宫抉出手,岂不是火山和冰山相撞,就算也是一种解决方式,但是那样水深火热,日子还过不过了!

    可宫抉这一次是铁了心要插手宫以沫的事,他是她的男人,而不是她的弟弟!

    “宫抉!”

    宫以沫无奈之下,只好放大招了!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只是想我们之间,是可以得到祝福的……”

    宫以沫低下头去,而宫抉,也因为她一句话惊住了!

    所以……皇姐是为了他么?

    宫以沫低声道,“……解决问题的方式有很多,但我希望你我这件事,是可以和平解决的,你……明白么?”

    她抬头,用一种很真挚的眼神望着他,那眼神让他动容,即便再大的火气也烟消云散了。

    “我陪你一起。”

    良久,他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宫以沫连连摆手,她还没说什么,宫抉就有些无奈的抓住她的手,“我陪你跪,我不进去可行?”

    他不进去,让她来解决这件事总可以吧?只是让他看着她一个人跪,他做不到。

    宫以沫这才点点头,继续三步一跪,而宫抉跟着她一起跪,然后每一次在她起来之前,扶她起来。

    宫晟坐在床上仿佛在闭目养神,常喜说宫以沫身上带伤,又说她三步一拜求见,宫晟面上不显,谁也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曾几何时,那个在他面前可以没大没小打滚撒娇的孩子,如今见一面,却是要用这样的方式……

    “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求见的声音越来越近,常喜不由又问,“您,见她么?”

    这时,宫晟才睁开了眼睛,听到宫以沫那一声,“父皇,我回来了。”他眉心急跳,最后仿佛败下阵来一般。

    “叫她滚进来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