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五百一十二章 比不过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说着,宫抉接过了白启攸手中的水盆。

    白启攸不过照顾了宫以沫一路,可宫抉,很小的时候就被宫以沫奴役,别说洗漱这样的事,小时候抓着他擦背也是常有的事。

    白启攸一愣,水盆就被宫抉截走了,他手中一空,刚有点不服气,就发现宫抉按着宫以沫洗脸,那亲昵的态度,动作娴熟的像做过千百次一般,让白启攸看着,心一点点下沉,最后只剩下了酸涩。

    宫抉为了她,可以连王爷尊严都不顾,温柔细致的给她擦脸,照顾她洗漱,这样的男人,他拿什么比得过对方?

    白启攸在那站了很久,但是没有人注意到他。

    宫以沫还想吃,但是宫抉却觉得她已经吃了很多了,而且还吃了不少不该吃的,所以按着她要她去刷牙!

    “不要!宫小抉,你要翻天是不是!我还要吃酱牛肉!还给我!”

    宫抉面无表情高举了手中的碟子,然后罗启在宫以沫仇恨的眼神下将碟子拿走了,那张常年严肃的脸不得不露出一个讨好的笑。

    “公主,你身上有伤,大夫说了,您不能吃发物,但您已经吃了很多了……”

    宫以沫对他露出泫然欲泣的表情,一边含着手指,一边委屈的说。

    “但就是很好吃啊……”

    那小表情,要多可爱有多可爱,要多可怜有多可怜。

    罗启败退了,但是宫抉还坚挺着!

    “不许,刷牙!”

    原则问题,不是她撒娇能能解决的。

    “宫小抉!”

    宫以沫怒目圆瞪!很快又败下阵来捧着心无力呻吟,“太不可爱了……我以前听话的弟弟去哪了?是不是被你吃了?!”

    一边假装在做事的众人各个都耳聪目明,闻言都在偷笑,也就只有公主才有这个胆子,“宫小抉,宫小抉”这样的喊,他们还要装作没听见,忍笑好辛苦啊!

    宫抉面无表情,听到属下偷笑时脸终于黑了下来,皇姐太闹腾了,为了保存他在属下面前仅存的威严,他一把按住宫以沫!

    就当所有人都觉得王爷要放大招了,王爷生气了要修理公主的时候!

    宫抉看着宫以沫那乍然惊恐的小脸,提起的威严瞬间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不吃牛肉,吃点心可以么?”

    众人绝倒!

    夫纲不振!这绝对是夫纲不振!

    白启攸看不下去了,他还没给小猴子为食,所以转身回自己的帐篷去了,结果被一个女子拦住了去路。

    黎绣一脸纠结的看着那边,“你说他们为什么都那么坦然的接受了,明明王爷和公主是那样的关系,那些人为什么都不敢说出来,还要迎合那个公主……”

    他怎么知道!

    白启攸捏着帐篷帘子的手一顿,听着那边传来的哄笑声,额头上青筋直冒。

    他盯着黎绣,半响才道,“劝你还是不要去自找苦吃了,怎么死的都不知道!”

    说完,便进帐篷去了,留下黎绣在原地,有些不甘心的跺脚!

    给这样的女人绣嫁衣,她实在难受!

    宫以沫被宫抉投喂着,其他人也不敢看王爷笑话,都各顾各的去了,这时,黎绣状若无意的去帮小七熬汤,宫以沫这才注意到,宫抉身边竟然有了个女人!

    若是黎绣知道宫以沫现在才发现她,肯定想哭。

    “她是谁?”

    宫以沫盯了她半响,突然软声问宫抉。

    成亲的事,宫抉打算给宫以沫一个惊喜,所以就说,“不用管她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盯着黎绣,将黎绣盯得十分尴尬,一副局促的模样,好像宫以沫多凶一般,但是她心里却在想,公主一定是吃醋了,听说王爷身边是从来都没有女人的,所以公主看到她肯定吃醋了,搞不好要发难她!王爷会帮她吧?毕竟她又没犯错。

    “她好像不是大煜人,我们要带着她回大煜?”

    宫抉点点头。

    黎绣在心里更加雀跃的,生气吧,喜欢的人身边突然多了个女人,怎么可能不生气?正好让王爷看看她无理取闹的模样!

    可是宫以沫只是“哦”了一声,就继续埋头吃点心了,留黎绣站在那,非常尴尬。

    宫抉挥手让她下去了,宫以沫毫无反应,但是心里却很奇怪。

    这一世还真是很多事都不同了,不仅有莫名其妙的人要对付她,一些不该出现的人也出现了……

    就比如这黎绣,她应该是玉祁首屈一指的秀坊大家!但是如今却到了宫抉身边……

    这时宫抉又说起了雪族的事,他没说雪族说了什么,只说雪族欲意给他下毒,然后被他识破,至今那两个人还在他手下关着呢!

    宫以沫无力呻吟,父皇那边还不知怎么解决,谁愿意理会这突然冒出来的雪族啊,而且宫抉说,他们憎恨她,因为她不帮雪族报仇……

    宫以沫只想朝天翻个白眼,这算什么逻辑。

    想不通就不想了,反正人还在宫抉手里,她到时候亲自问问他们就是了。

    一行人快马加鞭,很快就到了大煜境内。

    期间,路过安定下来的龙城营时,宫以沫将白启攸完璧归赵交给了白季,而白季看了宫抉一眼,又看了自己儿子一眼,也没什么表示,只是说了柳劲的惨况,还说,他已经和新来的兆城太守达成协议,马上就会带兵回去兆城了。

    宫以沫对他的处理方式很满意,也没久待,很快就告辞了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的是,他们走后,白启攸一直就在山坡上看着,看着那个女人,毫无留恋的离开,心中苦笑……

    也是,他一开始就给她留下了迫害女人,看不起女人这样的坏印象,只怕她根本想不到,他会喜欢她吧?

    走了……也好。

    那些虚无缥缈的幻想,就此碎裂吧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公主每一次回国,都是不平静的,但是没有一次,气氛如此凝重。

    整座京城都沉浸在一种紧张又危险的氛围中,就连老百姓都感觉到了这股压力,不敢表现出过多的喜悦。

    宫以沫原本想让宫抉先去陇城!他将修路的事直接交给了白生,严格说来,也算大罪。

    但宫抉怎么舍得让宫以沫一个人面对皇帝的怒火,所以他说什么也跟来了,和宫以沫一起去见皇帝。

    昭阳殿的气氛一片低迷。

    宫以沫看着那精美的飞檐斗拱,压下心中的叹息,又问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父皇真的说不见我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