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五百零八章 猛兽和宝物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宫抉挑眉,他还真想给皇姐罩上围帽。

    司无颜好没气的在宫以沫身边坐下,他先是把脉,发现宫以沫没有中毒的迹象,顶多就是失血过多,心里微微松了口气,又看了看她的伤口,看着吓人但并不是太严重,但是想到宫抉在一边虎视眈眈,他皱着眉,半响才道。

    “她内伤很重!这段时间,将她好好养着,小心对待,她胸口有淤血,要慢慢化开,所以不要让她操劳到。”

    宫抉下意识的皱眉,不要操劳到?司无颜这话是不是故意的?

    但是事关宫以沫,宫抉也只有信了。

    “那她什么时候会好?”

    司无颜说谎不眨眼,“这淤血化开或许几个月,或许一年,总之,她这次伤得很重,虽然她自己可能察觉不到,但不注意的话,年纪大一点会很难受!”

    宫抉脸色一变,决定了,他要带皇姐换个大夫看看!

    看过之后,司无颜给宫以沫上药,用的自然是生肌膏,这算是玉祁的圣药了,当初宫以沫为了这一瓶药,还特意磨了他很久,但是最后,也只是为了给宫抉抹伤口而已。

    司无颜突然一叹,突然明白尚明希不争的原因,所有人都喜欢她,因为她很优秀,但是晚了,她身边早就有人虎视眈眈,将她视为囊中之物,可气的是,他们还不是对手。

    时间过的很快,在宫抉冷淡的眼神下,司无颜也没有什么别的心思,只是停留的时间久了一点,尤其是在她的双脚间流连。

    这双脚……是为了他才变成这幅模样啊……

    司无颜一边擦药,一边有点晃神,他永远不会忘记,火海中,是她打出一个又一个的气旋,一边起落,一边给他喘息的空间,周围都是火,那灼热的温度让人仿佛要化了一般!可是他此时回想起来,竟然没有一点害怕,只有心安。

    似乎只要有她在,再烈的火,也是安全的,那天地一片烧红的色彩,是他最喜欢的红!而她,就是那红中最浓墨重彩的一笔,也是最深,最甜,最痛的一笔!

    司无颜心中惆怅,可笑他活了那么多年,在太后的扭曲下,根本不相信会有那个女人,能打动他。

    后来离开玉祁行走在外的那几年,他做了不少坏事,讽刺尽世间悲苦,男欢女爱。

    可是最终,他还是被一个女人打动了,应该说,四年前她就打动了他,是她,将他从扭曲的人性中拉了出来,指了一条明路。

    四年后也是她,将他从逆境中解救出来,并直接击溃了压在他心头上的阴影,给了他全新的未来。

    但是她不属于他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心中的惆怅竟然变成了酸涩。

    他手指轻触她伤痕累累的双足,那伤口渗血狰狞,而她就是凭借这一双看上去白皙稚嫩的双足,抱着他从火海中一步步走出来的,哪怕皮开肉绽,哪怕每一步都犹如行走在刀锋!

    这或许是他第一次,触碰喜欢的人的肌肤,但也可能是最后一次……

    宫抉一直在一边盯着,其实他很紧张!

    他总是有那么多对手,谁都想来跟他抢皇姐!就连他个道貌岸然的哥哥,都虎视眈眈的盯着皇姐!

    他只有变得很强,非常强,才能保护好他的珍宝,但即便他变强了,一想到那些人窥视她的眼神,他还是忍不住心生戾气,恨不得将那些眼睛都挖掉!

    皇姐她,七岁就是他的人了!

    可是看到宫以沫安静的睡在他身边,他心中的戾气又渐渐消散了。

    他从来都不是一个良善的人,是皇姐,让他硬生生的将自己变成了现在这淡漠的模样,所以她一不在他身边,他就有点难以克制自己,但是一在她身边,他就能恢复平静,似乎天上地下,只看得到她。

    如果她不喜欢他杀气腾腾的模样,要他放下屠刀,不过是欣然一念的事。

    司无颜终于走了,那空间太过压抑,让他心神动荡之余,人也很疲惫。但是他不能休息,还有很多事等着他去做,毕竟他答应过她,会做一个好皇帝的。

    见司无颜离开,屋子内才渐渐升温,宫抉就好像极其护宝的猛兽,所有要靠近他宝物的人,都是坏人!

    但是人走之后,他就冷静多了,小心翼翼的抱着宫以沫睡觉,就好像抱着稀世珍宝。

    宫以沫身上有种甜甜的味道,他很小很小的时候,就很喜欢闻。

    所以那个时候,他卖萌也好,装可怜也好,就是想在皇姐床上蹭睡,然后晚上抱着他的皇姐,便睡得心满意足。

    那算是他最美好的回忆了,可是回忆再美好,也没有现在美好,皇姐不是他血亲,皇姐答应了他的感情,皇姐……也喜欢他。

    抱着她,宫抉眼底的温柔仿佛要溢出来,他等着皇姐跟他摊牌的那一日,然后他用实际行动告诉她:你我之间并无亲缘,你再也找不到任何借口,拒绝我。

    可是抱着抱着,他就觉得有些燥热,毕竟不是年少无知的时候了,再说他年少的时候……就没少渴望,只是那时候不敢,生怕露出那样的**,会惹得她厌恶,可是现在,他费尽艰辛,终于抱到她了!

    她不在拒绝自己,这忍耐就变得非常痛苦了。

    他都不敢想以前年少时,他是怎么忍下去的!

    一开始,他日日看着她就觉得满足,但后来他终于不满足于只是看到,满心希望能稍稍碰一碰她……有一点肢体接触都能高兴半天,所以他练武的时候总是请教她,她练字不耐烦的时候也会半搂着她,握着她的手练字……后来却渐渐不满足,尤其……对那点红唇肖想了很久。

    那么多个日日夜夜啊!他想她想的心都疼了,虽然每后来袒露感情之后,他对她一次进击,都会被她打击到伤痕累累,但是每一次伤痕累累的背后,何尝不是一次靠近?

    这一点,他真的比宫澈幸运很多,他每一次伤痕累累,能换来皇姐一点点接纳,但是宫澈,皇姐一点机会都没有给过他,宫抉有时候想,如果皇姐对他,就好像对宫澈那般,他会怎么样?

    他……会疯魔吧……

    但情敌,不值得同情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