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五百零七章 爱吃醋的王爷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小宫人继续说,在说到给公主喂毒药,还有太后泼了公主一盆水想羞辱她的时候,宫抉身上寒气倍增,压得小宫人差点说不出话来,后来说到公主反击时,他才觉得空气畅通了,说话压力也没那么大了。

    小宫人心里不由暗暗的想。

    这个大煜来的王爷好可怕,他不说话都好像能吃人一般!

    但是当他说到,太后问公主——如果宫抉也死了呢?

    小宫人明显感觉到那个气场强大的男人,在凝神细听。

    他顿了顿,才说出了公主说的话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如果宫抉死了,我要整个玉祁陪葬!

    所有人只听到了霸气!哪怕他在复述那个场景的时候,也觉得霸气非常!

    即便她是大煜的公主,可当她说出这话时,他们这些围观的小宫人竟有种荡气回肠的感觉!

    他们从没想过,会有一个人有这样的勇气和实力,那样坦然的说出让一个国家来给一个人陪葬这样话!尤其那个人还是个女人!

    他们惊讶之余只剩下了震撼,让他们这小人物都折服的震撼!

    房内的低气压仿佛一下就消失了,安静莫名!

    别人觉得宫以沫嚣张霸气,只有宫抉!明白这句话有多重的分量!

    他的心砰砰直跳,闻言不由去看宫以沫那恬静的睡颜,满是不敢置信!

    没有人知道,在皇姐心里,天下太平有多重的分量!

    以皇姐的本事,她要灭世,不过顷刻间,但是她却从小立志,帮助世人,不管是哪个国家,只要有需要,她都愿意伸出援手,因为她希望四国安定,每一个国家的老百姓都能富足。

    即便这件事很难,但是她做到了,她用能够灭世的力量救人,在容易和艰难之间,选择了最艰难的一条路。

    可以说,她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喜欢杀戮的人,所以他在她面前,从不轻易杀生。

    但就是这样一个人,一个全身心致力天下的人,却说,如果他死了,她会为了他,颠覆一个国家!

    他从来不怀疑她每一句话的真实性,她从来都是说到做到。

    颠覆一个国家,对别人来说很难,对她来说却那么容易,难的是,她为了他,愿意颠覆她的一直以来的信仰!

    她花了无数的精力和时间去塑造和平,却愿意为了他一手推翻!这份感情……沉甸甸的压下来,却让他只感到了满足于快乐!

    “出去吧……”

    小宫人猛地抬头,他被宫抉抓来,还以为自己死定了,没想到对方轻飘飘的就说要放过他。

    所以他喜不自胜,连忙起身出去了,将这一方空间,留给了他们两个人。

    宫抉侧身躺在宫以沫的身边,只觉得心里的喜悦都要像溢出来了!

    他一直都觉得,皇姐的感情是含蓄的,就好像乌龟,赶一下,走一下,一遇到事情,就会猛地缩到壳里面去,要慢慢温暖……她才会重新探出头来。

    可就是心防那样重的一个人!一旦确定了他,她的改变是惊人的!

    她不仅不再抗拒他的亲密,还会主动勾引他!她会撒娇,会闹小脾气,会做所有他觉得甜蜜的事!

    但是他真的不知道,有一天,他在她心中的地位,竟然会超过她重若性命的信仰!

    这幸福来得太重也太突然了!让他一下欣喜得手足无措!只是她现在浑身都是伤,想抱抱她都不敢,只好难耐又磨人般在她耳边说道。

    “皇姐,等你好了,再收拾你!”

    分开两个时辰,就能给他带这么多伤回来!而且还差一点就死了!

    宫抉心里想想都后怕不已,又觉得酸得冒泡!

    皇姐是那种别人打了她,她一定会打回去的性子,可是这一次,她白给人捅了一剑,不仅不还手,还莫名闭上眼差点被一个疯女人击中!

    若是那个秋行风没有救她,她现在会是什么模样?

    越这么想,他越觉得愤怒!什么云顶山,什么秋行风?他们凭什么在皇姐心里有那么重的位置?凭什么伤害她?!

    宫抉心里又恨又妒又酸,但是看到宫以沫毫无血色的脸,他就只剩下心疼了。

    凑过去在她嘴唇上咬了一口,愤愤说道,“你休想再离开我的视线!”

    她太调皮了,一个不注意就让他心惊肉跳!他以后要紧紧的看着她,白天晚上都看着她!

    两个人就这样安安静静的睡了一上午,中午,司无颜来了。

    他依旧穿着他的红衣服,走到哪都无比亮眼。

    宫抉见宫以沫没醒,也没叫醒她,直接就让司无颜帮她看看。

    司无颜看过她的伤口,发现并没有伤到要害,心中微微松了口气,只是纳闷的是,宫抉只将宫以沫的肩膀和脚露了出来,其他的地方遮的严严实实的,就好像防贼一般!

    司无颜不悦的挑眉,“我记得她身上也有伤吧?!”

    宫抉淡淡道,“不劳费心。”

    司无颜也一晚没睡了,上午又处理了那一团糟的政务,脾气很不好!

    “讳疾忌医!再说,她又不是你的私有物,你这样不觉得过分么?”

    “她就是我的私有物!”

    宫抉下意识的抬头,冷冷的看了他一眼,坐在床边,以一种看护者的姿态告诉他。

    “我的!”

    她全身上下都是我的!

    司无颜气的想扭头就走!但是为了宫以沫,他还是忍了!

    “太后喜欢用毒,她身上有伤,也不知有没有碰到那些毒物,必须让我看看!”

    宫抉纠结了,他瞪着司无颜。

    “你转过去。”

    司无颜想发火,但是现在人累得没力气,所以只好转了过去,然后宫抉这才掀开了宫以沫的被子,她身上的伤很少,但是手臂上伤很多,再就是大腿上有一道长长的划痕,也不知是怎么弄的。

    宫抉将这些地方露出来,其他地方继续遮的严严实实,防贼一般防着这些男人,半响才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。”

    司无颜回头一看,真是气笑了,他如今人疲惫的不行,宫抉又在旁边,哪有那么多心思?

    偏偏宫抉防贼一般将宫以沫裹得严严实实,还真只露出了伤口部分!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不把她脸也蒙上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