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五百零五章 最后一个赌约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好在他长得胖,所以这深度并不致死,只是会让他不断惨叫!

    剑一边往下划,血一边流,他的叫声就越发凄厉,让人头皮发麻!整个院子鸦雀无声,人人自危,最后听着那惨叫截然而止!

    昏过去了!

    宫以沫一甩剑锋,血珠溅在地上,她一扫众人,从容随意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谁不从?”

    还有谁敢不从?!

    所有人瞬间跪了下来,以头抢地,纷纷表忠心!

    虽然他们在心里又恨又不甘心,但面上却恨不得去舔宫以沫的脚!

    宫以沫笑了,“既然从了,为表忠心,将你们手中代表身份官印都交出来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不少人犹豫了,一个人的官印也是私印,就好像皇帝的玉玺,怎么能轻易交出来?

    宫以沫冷漠的看着他们,“等皇帝归来,你们拿出诚意去他那里换回官印,这么好表忠心的机会送给你们,你们似乎不满意?”

    这暗含威胁的声音,让他们不再犹豫,将官印都交了出来,这一交,他们算彻底叛变了!

    太后见这些口口声声说忠心她的人,最后却如此轻易的倒戈了宫以沫,她恨得不行,梗着脖子,断断续续的说了一句话!

    “若……司无颜,死,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落司无颜死了呢?司无颜战败死了,宫以沫又彻底将她得罪死了!难道就不怕玉祁举国报复么?

    宫以沫闻言,近距离欣赏着她因为充血而扭曲的脸,最后突然放开了她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空气让董鸾仪跌坐在地不住的咳嗽,关在金连忙去扶着她顺气,下一秒,宫以沫就用剑指着他们俩,这么近的距离,他们根本不敢轻举妄动,因为宫以沫不用费多少力气就能收拾了他们。

    董鸾仪一边咳一边恶狠狠的瞪着宫以沫,她怎么都想不明白宫以沫为什么没有中毒!她明明看她吃下了那颗毒药!

    关在金跪在地上护着董鸾仪,然后望着宫以沫严肃说道,“公主不觉得自己的做法太绝对了么?若是司无颜死了,这玉祁还是离不开太后,公主如今将宝都压在司无颜身上,就不怕血本无归,反而成为整个玉祁的敌人么?”

    宫以沫站在他们面前,但此时居高临下,就好像一座无法仰止的高山!

    “有宫抉在,司无颜就算败了,也不会死。”

    董鸾仪觉得气顺了,但闻言又凶狠的瞪着宫以沫,怨恨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若是……宫抉也死了呢!”

    你这么相信司无颜,不就是因为信任宫抉么?若是宫抉也死了!你还有什么底气站在这里?

    宫以沫忽然盈盈一笑,晨曦的光越发明亮,照的她一声狼狈,背脊笔直。

    但她的话,却好像来自九幽地狱,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“如果宫抉死了,我要整个玉祁陪葬。”

    董鸾仪先是一惊,后来冷笑着想讥讽她不知天高地厚!但是一抬头,却发现她眼神认真,那认真的眼神背后,是让人胆寒的杀意!仿若来自天边,又好像来自地狱。

    “我说真的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笑着补充。

    明明她态度很冷淡,很随意,但在场那么多人,却没有一个人敢反驳,即便宫以沫现在一身狼狈,即便她身受重伤,可是他们就是莫名的相信,若是宫抉死在了玉祁,她会让玉祁直接从世界版图上消失!

    她说真的!

    他们不知道的是,灭国这样的事,她不是没做过!

    恍惚间,他们看着宫以沫,仿佛产生了一种奇异的感觉!

    那是一个站在高山之巅的女子,她左手拿着的,是拯救世人的杨枝甘露,右手拿着的,却是鲜血淋漓的砍刀,是圣是魔,仿佛在她身上天生没有界限,有底线,也可以没有底线。

    他们突然想起,那个让人胆寒的男人,也是眼前这个女子养大的啊!

    所以,她岂不是比那个男人更加可怕?!

    突然外面有喧闹声传来,那声音越来越近,越来越近,似乎有人在欢呼一般。

    宫以沫有些疲惫了,她缓缓蹲下来,与太后平视,关在金怕她伤害太后,将太后护在了身后,谁知,宫以沫只是懒懒的打了个呵欠。

    “太后,我们最后来打个赌吧?”

    她喜欢打赌,而且从来不从输过。

    “我们就赌……”宫以沫看着殿院的大门,“我们就赌谁会最先出现在那。”

    董鸾仪此时哪里还有心情跟她赌?

    如果出现在那里的,是她手下来报喜的人!那么宫以沫就死定了!她方才所做的一切足够被玉祁凌迟处死,而且大煜皇帝也不能说半个不字!

    就算她武功高强又如何,她绝对不可能活着离开玉祁,除非拿火器来换!

    可若是出现在那的,是司无颜,那么便不用再想,大势已去!

    只是就算他们打败了四万大军,想攻破玉华城,也没那么简单吧?毕竟不过一夜的时间,天才刚刚破晓!玉华城又坚不可摧,所以来的怎么可能是司无颜?

    太后心存侥幸,又怕又盼,手指抓着华丽的裙摆,坐在地上,仿佛跌落云端时,紧紧抓住最后的救命稻草!

    她期盼是自己的人,然后将宫以沫狠狠的踩进泥里!

    她不该给宫以沫下毒的,她应该在她力竭的那一刻直接砍断她的手脚,而不是喂她毒药!

    但是没有关系,只要来的是她的人,她绝对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!

    “你赌来的人是你的部下?”

    宫以沫蹲着,一手拿着剑,一手托着腮,懒懒的问。

    太后不回答也没事,她自顾自说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赌来的人,是——”

    “皇姐!”

    听到宫抉的声音,宫以沫一下就站了起来!

    她从未觉得,她是如此的想念宫抉,明明只是分开了几个时辰,但却又是一次生死!

    她每一步踩在青石板砖上,都会留下鲜红的印记!这一点,在场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,只有宫抉一眼发现她的脚伤裂开了,心疼的仿佛要裂开一般!

    他连忙上前,接住了仿佛乳燕投林般冲过来的宫以沫,抱到她的那一刻,他突然觉得鼻子一酸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