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四百七十五章 做个交易吧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烟熏火燎,她整个人狼狈的好像在黑灰中滚了一圈!衣服上都是大大小小的破洞,烧灼的痕迹很明显,甚至不少肌肤也有被烫伤的痕迹,眉宇之间,微有疲态……但那双眼睛却无比明亮,看着远方,是任何人都不能动摇的力量!

    艰难如何,逆境如何,刀山火海,她都敢闯!

    司无颜不由想到她在火焰中起跳落地时,水汽腾升,周围的火与他们不过寸余。

    他们是真的在烈火中行走,在火舌中求生!

    每当有火花炸裂时,她必先护着自己,有一秒,他看着火星在她身上燃出一个圈,他感觉自己的心好像也燃了一个洞,痛又灼热!

    他很清楚,宫以沫护着他,是强者对弱者的习惯,但是他偏偏有一种不可抑止的冲动在衍生!

    那就是——他再也不要当弱者了!

    身体羸弱不是借口,他为何不能强大到保护她?

    禁军的嘴都大张着,显然这场景,震撼了他们所有人!

    他们看着宫以沫步步生烟,带着人缓缓走过最后一条火石铺就的路,看着她身后烈焰焚天,汹涌的热浪让人汗流浃背。

    终于,宫以沫踏在了干净的土地上,身后最后一道火墙也在那一刻轰然倒塌!

    所有人吓得后退,但到底是火墙倒塌吓人,还是被宫以沫的模样吓到了?是不是因为她太让人胆寒,所以周围的一举一动,都能让他们变成惊弓之鸟……

    宫以沫弯腰,将司无颜放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此时她满脸黑灰,又浑身是汗,低头时,脸上被汗水冲出一道白色的痕迹,显得很狼狈。

    司无颜同样好不到哪去,浑身是火灼的痕迹,身处其中,即便有她保护,那热度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,他再次昏睡了过去,但呼吸还算平稳。

    宫以沫往暗处看了一眼,才抬头对惊恐不已的太后说道。

    “太后娘娘,我想我们之间,可以有个交易。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白启攸被宫以沫一眼看得回神,不止是他,就连他身边的猴子都是一副震惊的模样。

    宫以沫方才从火中走出的画面一直在他脑海萦绕不去,那烈焰如歌的惨烈身影,竟胜过无数白衣飘雪,无数华服珠翠……他也第一次深深的认识到,宫以沫和他……并不是一个世间的人,这其中的距离,不比这火海来的距离短。

    见他黯然伤神,小猴子挠了他一下,示意他该去做正事了!

    原来宫以沫在进宫后,还特意先找他,办一件事。

    尚明希的本性摆在那,没有十足的利益,他最先肯定是保全自己!所以司无颜若是死了,尚明希绝对不会多说什么,就算他还活着,只怕此时的他还要犹豫,考虑局势。

    而太后肯定也会考虑到尚明希没死这一点,不会让尚明希跟过来。

    而白启攸的任务很简单,写信,派小猴子去通风报信,让尚明希知道,他主子还没有死!

    这样做是有风险的,如今在太后那边,尚明希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而司无颜却奄奄一息,还等着他来救,他会怎么选,就要看白启攸怎么“说”的了,准确的说是,宫以沫怎么“说”。

    这任务简单也复杂,但是宫以沫现在走不开,他就成了关键!

    只是在写信的时候,他心中再一次感慨,他和宫以沫不是同一路人。

    人家一个女子,刀山火海敢闯,不仅有勇,谋略更是无人能及,她大部分时候都没心没肺的,但是认真起来的时候,那脑子也不知是如何生的,走一步想百步!

    就好像她会事先去抢孩子,事先知会他,事先料到尚明希的品性,思考他会不会犹豫……甚至连说服尚明希的话都想好了,他只是转述。

    白启攸还记得宫以沫笑嘻嘻的说,要是司无颜死了,他也不必写了,尚明希不会来的。

    竟肯定如斯?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董鸾仪曾经以为,这世间所有女子,除了她都是废物,她从小要什么有什么,想做什么只要一声令下,别人就会给她办得妥妥帖帖。

    后来她成了皇后,太后,野心更加膨胀,别说是女子,她甚至觉得没有那个男子能与她比肩,可是……她遇到了宫以沫,这个年纪只有她一半,但锐不可当的女孩!

    这将是她最大的阻碍!

    感觉到极致的危险,董鸾仪眼神渐渐锐利起来,如今,宫以沫一看就实力大降,不可能是海青的对手。

    所以她现在杀了宫以沫,也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止!只有杀了这个心腹大患,她才能安稳!

    但这时,宫以沫突然问她,想不想做个交易?

    董鸾仪思虑再三,都觉得还是杀了她为稳妥!毕竟这个人给她的威胁感太大了!

    “公主有什么交易,还是去跟阎王爷说去吧!”

    她眼中杀机尽显,让宫以沫失笑,“若杀了我,你也难逃一死,咳咳……你还要动手么?”

    董鸾仪沉下脸来,高坐在的坐辇上却有些不安,“少在此危言耸听,大煜皇帝还真会为了你开战不成?”

    宫以沫道,“为我开战……或许不会,但你玉祁如今本就内乱,之前大煜不干涉你内政,是出于仁义与道德,可是一旦你杀了我,给了大煜开战的借口,后果就说不准了,毕竟……人性贪婪。”

    董鸾仪从来没觉得这么棘手和憋屈过!

    “这么说你来玉祁,还帮着哀家的敌人,哀家却不能动你?”

    宫以沫一笑,狼藉的脸上露出白皙的贝齿。

    “理论上你说的没错!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是,宫以沫是有恃无恐,她孤身来玉祁,就算世人知道她是来帮司无颜的又如何?一个人的力量何其有限,若是以忌惮之名杀了她,别人只会笑玉祁草木皆兵,或者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但是谁又知道宫以沫的能力,一人抵万军,董鸾仪有苦说不出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既然如此,你倒是说说看,想怎么交易?”

    董鸾仪到底是久做太后的人,很快就压下了火气,冷静的决定先听宫以沫怎么说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