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四百六十七章 鸿门宴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“我亲眼看到母亲满脸是血,被打得几乎没气了,但她看到我还没走,双眼一亮,拼命的朝我使眼色,要我离开。

    我亲眼看到她奄奄一息,被父亲换了三斤粮食,看着她被人起手刀落砍了脖子,杀畜生一般被杀死,我才知道那个地方不是我的家,不是我能活命的地方。

    所以,我还是很感激太后的。”

    透过缝隙,他可以看到一墙之隔后,太后正在做什么,也能听到她的声音,他浑然不在意,还轻声笑道。

    “虽然服侍她是一件很危险的事,但是比起朝不保夕的流浪,比起被人当做奴隶一样的折磨,待在她身边,讨她欢心,要容易的多,也幸福得多,所以我很感激她。

    她似乎也挺喜欢我,面首不得干政,不得专权,但是她却给了我兵权,而现在,她可能更喜欢蓝瓷?”

    宫以沫纳闷了,“那你为什么……”还要反她呢?

    尚明熙微微偏头,看着她一笑露出两个小虎牙。

    “因为我看到了以后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?”

    他点点头,“太后有勇有谋,却因为耳根子软,亲小人而远贤臣,她在位,这玉祁内乱便不会根绝,而且这样腐朽下去,一旦遇到灾祸,当年的事情还会重演。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,双眼清亮。

    “我不希望这个世界上,再多几个像我这样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心中一震,他侧头看来,轻声笑道,“怎么样?我这样说话是不是很高尚?”

    宫以沫哭笑不得,刚想说什么,船舱香坊内已经安静了,船也渐渐靠了岸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该如何?”

    宫以沫带着尚明熙躲在暗处,一脸兴味。

    尚明熙淡然一笑,似掌控于心,“放心,丞相已经在岸边等候多时了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有点惋惜,“可惜啊,只是睡了一觉,并没什么实质性伤害。”

    尚明熙摇头,“不可惜,因为暗处刘阁老也在盯着,他女儿与丞相之子有婚约,撞见这一幕,刘阁老可不是忍气吞声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高!”宫以沫竖起大拇指,对这个男人有些服气了。

    果然,在岸边看了一场闹剧之后,宫以沫心满意足的回去了,司无颜见宫以沫回来,阴阳怪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哟,还舍得回来?”

    宫以沫心情好,不跟他计较,司无颜更加气闷,甩了一张请柬在她面前。

    “蓝瓷送来的,太后要设鸿门宴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宫以沫看着帖子,想到方才在码头上,太后那有理说不清的尴尬模样,噗嗤一笑,“估摸着是我们动静太大,她想敲打一二?放心吧,朝臣对是绝对不会奉她为帝的,这是底线,不然她也不用一而再的找傀儡了,所以她不会杀了你的!”

    司无颜撇嘴,“今晚如何,她过的可开心?”

    宫以沫连忙倒豆子一般的将太后的糗事说了说来,司无颜听了但笑不语,但他身上的戾气,却消散了许多。

    经过他们三个几个月来不懈努力,此时除去那些中立的,他在操纵的实力已经能和太后平分秋色了,这样的进度,也难怪太后坐不住,给他们下帖子。

    只是禁军军权不在他们手里,这件事让人棘手,司无颜在细思对策,宫以沫却思绪飘忽,想到了另外一件事。

    三个月过去了,宫抉一直与她书信来往,他竟然没有直接过来?

    宫以沫以为他是刚得了火药,正在兴头上,所以忘了自己,不由有些委屈。

    但宫抉冤枉,原本他两个月前就能动身去玉祁,但因为巡场时,罗启亲自操作新武器,却因为把控不当,差点被炸死。

    宫抉见状,强行运功把罗启救了下来!爆炸导致的外伤加上毒气上涌,他没敢告诉宫以沫,而罗启也跪了整整三天。

    整个营地都十分低迷,他们每日被作死的操练,完全能感受到王爷的怒火。

    但这样也好,宫抉有更多的时间操练兵马,总有一日,这将是他手中最大的杀器!

    赴宴之日如约而至。

    在华丽的潜龙殿,太后与司无颜都坐在主位,而下面都是一些后宫女子,司无颜十分禁欲,一个月去后宫的次数屈指可数,这些女子,有太后硬塞给他的,也有忠于他的大臣送来示好的,这么一看,人数竟然不少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,宫以沫称病没有出席宴会,她双眼紧紧的盯着一个人,这个人是太后心腹,名叫关在金,城内有一半的禁军兵力在他手中,是最关键的人物!

    此人乃是太后的入幕之宾,自然向着太后,但是他年纪越来越大,而太后喜欢少年,与他来往越来越少,他虽然不说,心里不可能没有怨气,宫以沫想,或许能从这里入手。

    然后,她看到了一位美大叔正坐在院内喝茶。

    宫以沫从墙上跳下来,他制止了将要上前的侍卫,依旧淡定的添茶烧水,目光坦然。

    “公主还是回去吧,我和那些人不一样,不贪财不好色,也没有儿子让你利用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眨了眨眼,“那你想要什么?”

    美大叔关在金叹息一声,“去吧,我不会倒戈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不服气,“为何,莫非你真的心悦太后?”

    关在金不说话,宫以沫发狠,“如果我能承诺你,只要你帮我们,日后我们不会杀她,还会放你们离开做一对真正的夫妻!这样你也不动心?要知道,只要她一天是太后,你就没有机会独占她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似乎说动了对方,但是对方沉默片刻,还是道,“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眼中闪过寒光,“你可想清楚了,这么近的距离,我若是杀死你,你这半兵权不一定会落到太后手里,到时候我们要杀她会容易得多。”

    这时,关在金突然抬头瞥了宫以沫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也太小瞧她了……”

    宫以沫一愣。

    他沉沉一笑,“这段时间,你们屡屡犯进,已经逼得她满腹怒火,她忍,也只是为了今日罢了,只怕此时,小皇帝已经命在旦夕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一惊,突然抬头看着皇宫的方向,那里,竟然有一丝黑烟升起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