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四百六十五章 爱看书的好孩子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罗启走后,宫抉看了眼做满标记的地图,微微沉思。

    这几日他已经大致定下了国道路线图,因为有官道做基础,线路还算分明,并且他已经派了一支队伍出去实地勘测地形去了,修路正式开始,这些工作并不复杂。

    交给罗启他应该能做好。

    宫抉又翻了翻账本,每个月他要看的账本不多,都是归总好的总账,如今他名下有银庄千余家,商铺三千户,还不说田地庄园这些,一个月要过目的账册堆积如山。

    还好宫抉用的结算方式是宫以沫教的那些加减乘除,而且用阿拉伯数字,否则,就不是堆积如山,而是堆积好几座山。

    这些账本经过宫抉手下一个专门运算的队伍,换了数字之后别人就看不懂了,然后一层层上报,一层层缩减,到了宫抉手中时,也就剩下——十来本吧!

    一本比一个铜钱还厚也没什么,白生一个月要看百来本,厚度更是惊人!

    宫抉翻了两下,也只是耐着性子看看,没办法,皇姐最不爱看这些,所以小时候,他心疼皇姐,早早的学了算术,但学会了看账之后,皇姐就再也没动过账本了,对他还真是一百个放心!

    为什么感觉有些心酸?

    因为他思念皇姐,竟是那么的思念她……

    这段时间他已经不敢深想她的身世问题了,见面的那一刻,他会亲自证实!而现在,他只是纯粹的想她,很想她……

    宫抉叹息,最后他捏着账本淡淡的想,这些工作都交给白生怎么样,越想越觉得是个好主意怎么破?!

    正在伏案看账本的白生打了个喷嚏,他看了看身边近百本账目,又捏了捏最近日渐消瘦的脸颊,心想,他是不是该请个病假,让王爷自己看账本?

    收到陇城来的信件,得知宫抉无事,宫以沫也微微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只是她觉得宫抉有些怪怪的,以前……他回信的时,字里行间和他的人一样,冷清中有种淡淡的温柔,但是这次,她明显感觉对方是在压抑什么,难道他发生了什么事,不让自己知道?!

    宫以沫想,不会是中毒了吧?

    她不由瞪了司无颜一眼,“你真的让雪族收手了?”

    司无颜见她怀疑自己,眼中戾气一闪,“宫以沫,你的意思是我作假了?”

    宫以沫摸摸鼻子,干嘛那么火大啊,她就问问而已。

    司无颜皱着眉,他自己都想不明白,误解他的人何其多,为何宫以沫误会他就那么接受不了?所以愤愤低头不说话。

    宫以沫见他沉默,瞥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穿龙袍的司无颜,真是怎么看怎么别扭,他浑身戾气,尤其看折子的时候极不耐烦,最后竟是看一本丢一本,那阴沉沉的火气,在整个玉华殿燃烧。

    宫以沫从地上捡起一本看了看,发现是弹劾奏折,说的有理有据,不像平白污蔑,而司无颜这么生气,很显然这弹劾的奏折弹劾的是自己阵营的人。

    “哗啦——”

    他突然一挥手,将所有折子都扫在地下,那紫金冠下俊脸扭曲,肺腑内隐忍的火气只怕要烧了眉毛!

    “怎么了这是?”宫以沫又弯腰捡了本折子看,内容大同小异。

    “这些人!身在其位却不思其职,就知道去溜须拍马,做太后手里的狗!”

    宫以沫眼睛盯着折子,头也不抬,“你嫉妒了?这样指哪打哪的狗你也很想要吧?”

    司无颜拿眼睛瞪她,半响才道,“我不要狗,我要的是得力的人!这天下,不是那些只顾着追逐本性利欲的走狗能占据的,畜生尔,终将沦为我座下基垫!”

    他这样说着,想到什么,压着火气再次拿起朱砂笔,继续批阅!因为这些奏折中也有正事,只是轮到他这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,但他还是很认真批注了,下执行令。

    宫以沫这段时间冷眼看着,发现司无颜此人还是有些抱负,本心也算正。

    就好像太后那夜夜笙歌,折子到了她手中她却从来不看,都交给了她手下一个叫做蓝瓷的面首,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蓝瓷比司无颜还有地位!

    时间过得很快,宫以沫看书,司无颜批折子,等他做完自己的事,便看到读书入迷的宫以沫。

    她手上是一本厚如砖瓦的典籍,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内容,但是看样子就不会很有趣,此时他微微感慨,觉得宫以沫能走到如今的地步,真是跟她的好学是分不开的。

    明明年纪也不大,看书的时候却给人一种阅尽风华的沉寂感,岁月如梭,她仿佛静止在外。

    被司无颜这样盯着,宫以沫合上手中的书,纳闷的问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司无颜原本平和的脸一下就凌厉起来,他似乎总这样,时时刻刻张牙舞爪,生怕别人觉得他好欺负一般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,只是觉得你这女人毫无建树罢了,你这么没用,我要不要给你解药?”他挑眉邪笑着,等着宫以沫发怒。

    谁知宫以沫看了看自己手里的书,又看了看他,突然笑了。

    “司无颜,你是不是很自卑啊?”

    司无颜瞬间炸毛!“宫以沫,你别以为我不敢杀你,大不了鱼死网破!”

    宫以沫吃吃一笑,“我刚刚看到你批阅的折子中,有错字。”

    刚刚那几本折子,司无颜见他们无事生非,忍不住用朱砂笔呵斥他们!所以宫以沫看到了。

    闻言,司无颜脸色爆红,羞愧欲死!

    宫以沫看着他俊脸发红,发紫,最后一点点平静,他冷笑。

    “是,我识文断字有限,那又如何?”

    谁规定做皇帝非要博学多才?像他母后那般,会用人不就好了?

    宫以沫笑嘻嘻的走向前,坐在了司无颜的书桌边刻意问。

    “为了怕你说我没有用,以后我教你识字?”

    司无颜嗤之以鼻,“不需要!你有这功夫,不如帮我想想怎么翻身!”

    他天资聪颖,但是太后怕养虎成患,所以不仅毁了他的经脉让他不能习武,而且还不允许他读书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