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四百六十二章 阴险的公主大人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不该出言羞辱您……不该,不该派侍卫上前冒犯您!求公主原谅!我……我喝了酒!”

    宫以沫抿唇一笑。

    “该有呢?”

    还有!

    董及脸涨的通红!就连一边的董鸾仪都不停的摇着扇子,感觉到了宫以沫在刻意羞辱!

    打狗还要看主人,她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是对她不满么?

    董鸾仪暗暗咬牙,之前她无视宫以沫,又在她面前逼着司无颜杀人,就是想告诉宫以沫,司无颜根本不是一个好的合作对象,玉祁是她的天下!可是现在倒好,宫以沫逼着她交出了自己的亲侄子,还一而再的羞辱他,狠狠的打自己的脸!

    董及哪里受过这样的气,虽然跪在地上,但是脸上横肉颤颤,恨不得咬死宫以沫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我还有哪里冒犯了您!”

    他直起身子来,小眼睛里满是凶光,直瞪着宫以沫,“还请公主明示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轻轻一笑。

    “你身为臣子,却不尊帝王,以下犯上,难道不是罪过?”

    司无颜一愣,原本脸上带笑的他突然神情一肃,看着宫以沫的眼神幽冷而复杂。

    宫以沫不管,又道。

    “你身为官员,当街欺辱女子,欺压百姓,难道不是罪过?”

    宫以沫身边那女子再也忍不住,大声哭了出来!实在是今天受过太多委屈,那些高高在上的人,各个视人命为草芥,就连陛下都差一点杀了她,没想到最后真正救她的,竟是邻国来的公主。

    “你身为皇亲,不以身作则,还一错再错,直到现在都认不清自己错在哪,恕我直言,你这道歉毫无诚意,我不接受!”

    语毕,所有人都愣在那里,原因无它,当宫以沫说这句话时,虽然神情冷淡,但一瞬间爆出来的正气,竟然让在场的人都有一种自惭形愧的感觉!

    说玩,宫以沫背脊昂呀的直视董鸾仪,最后在她前面弯腰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“我言语无状,得罪之处,还望太后赎罪!另外,请容许我向您请安,太后万福,我是大煜来的公主宫以沫,以后,还请多多指教!”

    行礼之后,她起身,态度安然。

    但董鸾仪却坐直了身子,沉默着,一瞬不瞬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两人视线相撞,一怒一静,一锐利一从容,不过一瞬间的对视,似乎有火花飞溅!

    半响,董鸾仪嗤笑道,“想不到啊,大名鼎鼎的固国公主还是个大圣人!”

    宫以沫不可置否,一笑宽和。

    “有时候,恶人做久了难免想换换口味,不巧,我从小就想做个圣人!”

    没人能忽视她这句话的分量,今天这一幕,却让董鸾仪提起了十分防备!

    她原本想给宫以沫这个外来人一个下马威,谁知反而被对方狠狠落了脸子不说,对方还站在了道义之上!

    看来这大煜公主并不是一个好啃的骨头,她骨子里凶得很,偏偏表面却正是那些道貌岸然的大臣们最喜欢的模样。

    这样的女人,不得不防啊。

    良久,太后一声令下,所有禁军开始整齐后退,似乎已经准备揭过这件事了。

    董鸾仪离开前看了宫以沫一眼,意味不明的笑笑,“既然公主有心,哀家那不成器的儿子就交给你了,当然,您若是想与哀家说说话,做个伴,哀家也是非常欢迎的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和司无颜同时行礼。

    “恭送太后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油盐不进的模样惹恼了董鸾仪,“很好,公主……好自为之吧!”

    说完,才真的走了。

    等所有人都离开,宫以沫这才松了口气,她看了脚边的姑娘一眼。

    “回家去吧。”

    谁知那女子也算聪明,抓着宫以沫的腿不住摇头,“不……公主,小女子得罪了太后,肯定不得好死,我不能回家,否则连累父母……若公主不弃,就收了我为奴婢吧!”

    宫以沫有些头疼,示意司无颜处理,而司无颜将这女子交给了古瑟,两人再次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一时间,两人都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半响,司无颜突然嗤笑一声,“你一定觉得我很没用吧,你心里一定在嘲讽我!觉得我这个皇帝,当得真是窝囊……”

    他这么说,身上那红色都好像跟着暗淡了下来。

    但是有什么办法,分化之初,朝内大臣一半站在太后那边,一半中立,根本没几个人支持他,他们看不上他的出身,也不信他,认为这是太后的阴谋!

    最后还是他与玉面将军联合,争取来了几个老臣的忠心,他才得以立足。

    但是皇城禁军一半把控在太后手里,一半把控在太后信任的一个人手里,这是他最棘手的地方,所以他一直谨慎小心,因为整个皇城内多是太后的耳目。

    宫以沫上下扫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是挺没用的,四年时间,你竟然还是这么被动。”

    她这么不会说话,让司无颜很不服气!

    她根本不知道他当初的处境多艰难,一开始,他连出宫都不行!现在他手下好歹有人有兵,只是不如太后来得多而已,哪里就很没用了!只是在皇城内才毕竟艰难而已!

    宫以沫看着窗外幽幽道,“若我是你,我才不会那么早暴露呢!我会将忠于太后的那些大臣们好好调查一番。”

    司无颜冷笑,难道他没调查过么?只是人力不及,根本抓不到把柄。

    宫以沫接着道。

    “然后我会设计,将他们家中那些长相俊秀的子弟都送到太后床上……”

    司无颜一愣,半响都没明白宫以沫在说什么……

    宫以沫见他这傻傻的样子叹气,“给他们下药,将他们送到太后床上很难么?一个家族中多少人,嫡系的不能动,庶出的也可以啊!很多人巴不得攀上太后,何乐而不为?

    再说,这些人未出仕,太后根本没见过,还当是你孝敬给她的呢!想必这样的事,你以前不会没做过……”

    这也太损了吧?

    司无颜感觉他好像被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,目光灼灼的看着宫以沫。

    当初他怎么就没想到用这一招呢?果然还是女人阴险!防不胜防啊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