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四百五十七章 司无颜的善与恶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奇怪的事情发生了,那地图竟然会吸血,那血渗透进去之后,皮纸上竟显示出一部分纹路!

    “只有雪族人的血能让地图显出原形,也只有雪族人,能打开雪族宝藏!这地图能证明宫以沫的血统,纯粹的雪族人的血能渗透其中,但是他人的血不行,血干了之后地图上的画面也会消失,你可以一试!”

    站在宫抉身边的罗启连忙走了过去,将地图接过后,直接咬破手指滴血上前,果然不能渗透,但是罗启将已经昏迷的雪老夫人的血抹上去,却被瞬间吸收了!上面的血色纹路出现了更多,果然是地图!

    “现在可以放了夫人了吧!”雪族压着怒火问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宫抉点头,“本王说不杀你们便不会食言,不过……你们既然这么有用,以后去找雪族宝藏只怕还少不了你们,所以,你们就留下作客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雪战无言,他早就知道,宫抉不会轻易放过他们!但是只要他不再动刑就好,夫人真的受不住宫抉昭狱那一套。

    宫抉得到满意的答复,离开了地牢。

    真的只有雪族人才可以么?

    宫抉出来之后,第一件事就是让罗启去暗中去抓几个雪族人来,大煜还是有不少昔日甘愿臣服,最后成为大煜人的雪族人,那些上了年纪的,可不就是所谓的纯粹雪族血统?

    罗启领命去了,宫抉也没闲着,这段时间,他身体不能怎么动,但是大脑依旧飞速运转,他在看地图,将各个地域的官道路线画出了,勾勒出最合适的国道路线,他还没忘了他是来修路的,至于皇姐……

    宫抉终于叹了口气,嘴角却微微上扬,带着一丝笑意和无奈。

    这毒不能一下解开,他便不能离开,因为他的武功暂时被压制了,肌肉酸痛,又没有力气,但他仇家却有很多……所以他还真没办法现在就去找皇姐。

    他是很想和皇姐在一起,但是也必须是健全的,否则皇姐还要保护他,岂不是拖累了她?

    宫抉舍不得。

    所以提笔给宫以沫写了一封信,大意是说他很好,让她不要担心。

    信寄出去之前,宫抉抚摸着信纸,心中缱绻……

    他那么冷清的一个人,真的很难露出这样温柔的模样……

    若是皇姐真的不是他亲姐姐,他们之间毫无关系,那么……他们可以生一个……不,生两个可爱的孩子,生一个像皇姐的女儿,再生一个能够一直保护女儿的儿子,那一定很幸福。

    一家四口……他和沫沫的家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宫以沫突然感觉一阵恶寒,搓了搓手臂。

    不管龙城营的事,她便带着白启攸,跟着司无颜启程到了玉祁都城——玉城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司无颜和太后私下争夺得不可开交,但是明面上,他们还是住在一起,住在同一座玉祁王城之中。

    一进城,宫以沫就感觉到了压抑,这玉祁王城内虽然繁华依旧,但是潜伏在暗处的汹涌,却让人如履薄冰。

    司无颜的马车很大很华丽,而宫以沫坐在他的马车内往外看,尽量不理会身边这个疯子,他竟然拒绝宫以沫和白启攸同乘!真是有病!

    宫以沫看窗外,却能感觉司无颜的视线就好像射线一样扫在她身上,似乎在评估她的价值,又好像在犹豫什么。

    这时,街道上一阵喧闹,原来是有人拖着一个女子上马车,那女子不依,发出惊恐的叫声!

    司无颜皱眉,何人如此大胆?

    他的部下显然很懂他,连忙去查看,然后很快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陛下,是长郡侯!他似乎喝醉了,有一女子不小心冲撞了他,被他看上,要强拉入府中……”

    回禀的人声音越来越低,因为天子脚下发生这种事,很显然对方没有将司无颜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这也难怪,长郡侯是太后的亲侄子,平日里太后宠爱有加,所以他根本不是皇帝一脉,自然不把皇帝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去救下她。”

    见司无颜神情冷漠的说出这话,宫以沫挑眉,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还有正义的一面。

    但是他的心腹古瑟却不认同。

    “陛下,如今最好不要插手长郡侯的事,此人重权重色,却也有些能力,兴许能争取过来,也是一份助力。”

    毕竟这时候,任何势力,他们都该争取,而不是得罪!

    司无颜不说话。

    古瑟心里暗叹,要是将军在这就好了,他一定会说服陛下视而不见的,兴许还会多送几个女子去长郡侯府拉拢他。

    这时那边传来男人的哄笑声,原来那长郡侯就好像故意在逗猫一般,调戏女子,也不许别人插手,就让侍卫围着,不让她跑,然后他亲自去抓,吓得女子又哭又叫,却没有一个人敢去救她!

    淫笑入耳,让司无颜脸色越发难看,最后,他轻轻一笑。

    “不能得罪?”司无颜细细品位这个词,“你去告诉长郡侯,就说这个女人,朕看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!”古瑟面露纠结,那长郡侯出了名的泼皮无赖,若是陛下插手,指不定会受到什么羞辱!

    “还不快去?”

    司无颜双眼微眯,古瑟没有办法,只有硬着头皮去了。

    宫以沫看着,她本意是觉得,能力不够,就不应该多事,但人家女子可怜,若是司无颜真心要救,就救吧,反正后果也不是她来承受。

    果然,长郡侯一听,大声反问。

    “什么?陛下?”

    他一双小眼睛费力的往后看,果然看到了司无颜的马车,他双眼一亮,咽了咽口水。

    “陛下也喜欢这丫头?”

    他此时已经抓住了女子,那肥手掰正女子的脸左看右看,怎么看都只是清秀而已,吓得那女子瑟瑟发抖,又羞愤欲死!

    看来这小皇帝是看不过眼来找麻烦的啊……长郡侯眼珠子转了转,想到司无颜的脸,他笑的不怀好意。

    “本来陛下有旨……本侯身为臣子,肯定是要顺从的,只是本侯连陛下的影子都没见到,谁知是不是你在糊弄本侯?假传圣旨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