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四百四十八章 非借不可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更好的想法……

    常载德等人面面相觑,他们还真没有更好的办法。

    但是找玉祁借兵可能么?如今玉祁内战一触即发,不管是太后还是小皇帝,都不敢轻举妄动,这一下调兵,万一被对方误会,然后打起来了怎么办?

    好吧,这也不是他们大煜人需要思考的问题。

    常载德最后叹了口气,他还是去照顾将军吧,多喂点参汤什么的,兴许醒了呢?

    三天过去了,宫以沫的伤势好了一点,而柳劲他们果然不死心,几次想找宫以沫他们,都被他们接着湿地树林躲过去了,眼看柳劲越来越焦躁,而白季虽然看上去好了一点,却没有要醒来的迹象,宫以沫当机立断,带着白季去玉祁,一为求医,二为借兵!

    不管达到哪一个都可以,也是唯一的办法。

    最后,坐着临时搭起来的简易马车,宫以沫和白季两个病号坐在车内,而白启攸和常载德轮流赶车,还真朝玉祁去了!

    有玉祁的邀请函,宫以沫进入玉祁不要太轻松,就连常载德都惊讶了,没想到有生之年,还能这样大摇大摆来玉祁!

    要知道玉祁现在已经戒严了,严禁出入,通商,如今也就齐王入驻玉祁的商铺还能运作,其他的别国人早就赶走了!

    通关之后,宫以沫继续走,最后停在了边关城镇,月城。

    常载德摸不准宫以沫的想法,说道,“公主,这边关兵力如今分为了两支,一支由玉祁太后把控,一支由小皇帝把控,您这样贸贸然的,是想去找哪边借兵?”

    宫以沫摇摇头,“找哪边借都不妥,找皇帝借,皇帝会担心派兵厉害后,边关营地会被太后的人趁虚而入,找太后借,她也会这么想。”

    白启攸面无表情,那你还说要去借兵?

    似乎看出这两个男人很郁闷,宫以沫摸了摸小猴子,笑道,“你们就不知道变通一下么,我们可以两边一起借啊!”

    常载德不由问道,“可您是玉祁皇帝邀请来的客人啊……!”

    方才那份通关文涵是玉祁皇帝的玉玺印,而且他们之前通关也是在皇帝的边营通过的,人家太后怎么可能会借兵给一个帮对手的人?

    宫以沫嘻嘻一笑,“事在人为嘛,我开始就说了,不试试怎么知道呢?”

    她话是这样说,但是心里已经依稀有个计划了,他们在月城找了一个地方住下,然后宫以沫传了一封信给玉祁皇帝,让他来见她!

    对,就是让他来见她,既然是有求于人,怎么能不出现呢?

    这几日,白启攸他们等的很焦急,宫以沫或许很急吧,但面上依旧从容淡定,似乎胸有成竹。

    第三日,宫以沫终于等来了要见她的人,可没想到的是,先来一步的不是司无颜,而是——玉祁太后。

    宫以沫被人邀请到了雅间,帘子掀开,她意外的见到了一个雍容华贵的女人。

    她比上一世见面时要年轻多了,从头到脚都打扮得非常精致!如今她不过三十几岁,保养得意,有权有势,那种贵气,远不是一般贵妇能有的,是一种浑然天成的威仪。

    见到这位传说中的人女人,宫以沫意外之后也就坦然了,上一世,她与玉祁太后交手过几次,也算惺惺相惜,对于一个在封建时期还能一步步大权在握的女人,宫以沫是很欣赏的。

    只是这位太后智略有,魄力有,就是缺少了一点人缘,和治国能力,不然上一世也不至于内乱十年,直到她打进来时都没有休止。

    而她现在会出现在这,就证明在玉祁,她的势力还是要强过皇帝的,宫以沫行了个晚辈礼,算是打了招呼。

    玉祁太后董鸾仪也在打量宫以沫。

    她自己穿的衣服,乃是东洲雪锦,寸锦寸金,锦缎色泽华丽,在阳光下更是会显示出盈盈珠光,美不胜收。

    而对方一小姑娘,穿的却十分素雅,但那雨过天青的颜色十分耐看,她仔细一看,发现竟然是玉衡一年才得一匹的云天锦所制,低调奢华,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自己头上戴着全套首饰,乃是南海进献的百年东珠所制,华光内敛,每一颗都价值千金,但对面的小姑娘虽然就带了一支簪子,但是那簪子呈现出来的绚丽蓝色,技艺非凡,一看就是锦绣大师不外传的点翠手艺,有价无市。

    这一看,她心里便有数,对于这个看似低调简朴,实则荣华加身的小姑娘有了一个基本定位。

    更别说那从容坦然的气质,是她从未见过的风采。

    她自认为天下女子没人能与她比肩,但是看到了这个被传得神乎其技的小姑娘,她竟挑不出一丝不如自己的地方。

    所以她叹了一声,才道,“公主多礼了,公主远道而来,哀家来看看你,也是想尽尽地主之谊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压根没提为什么她传信给司无颜,来的却是她。

    行了礼后,她坐在太后身边,与她平坐,其威仪气势,竟然不比她这个久当太后的人差。

    董鸾仪不禁提起精神,轻声道,“也不知公主来玉祁,所谓何事?”

    宫以沫一笑露出雪白的贝齿,“无事不登三宝殿,我这是有求玉祁而来!”

    董鸾仪表示不信,不是司无颜那小子特意邀她来助阵么?怎么变成她有求玉祁了?

    宫以沫见她不解,便将龙城营发生的事坦然的说出来了,又叹了口气,“说来羞愧,这本是家事,但是俗话说得好,远水救不了近火,所以,我想来玉祁借兵!”

    董鸾仪觉得好笑,她芙蓉面上适时露出惊讶的神色,“公主,你就不怕借兵容易,最后却是引狼入室么?”

    也不知这个丫头是真傻还是假傻,她坦言大煜边境混乱的情况,此时若是找玉祁借兵,玉祁直接攻入大煜岂不是毫无障碍?

    谁知宫以沫摇了摇头,“怎么会是引狼入室?就好像我若找您借兵,你就不该不借啊!”

    “喔?”董鸾仪压下嘲讽,眨了眨眼,“哀家倒是要听听公主高见了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