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四百四十四章 搬救兵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宫以沫就转身离开了,但是她每走一步,身上的气势层层递进,让人生不出一点点反抗的念头!最后竟是大军目送她离开。

    地上是一地残尸,腥气逼人,却没有人敢找她讨个说法,直到她的身影被夜幕吞噬,那杀气才渐渐消失,不少人大汗淋漓,好似死里逃生。

    真的有那么厉害的人么?不少人心颤,仍然鸦雀无声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真的有那么轻松?

    宫以沫嘴角不停的流血,她越擦,血流越多……

    方才那气势,至少是功力第七重才能有的威压,可是她为了震慑众人,在受伤力竭之下,还催发内力制造出威慑众人的假象,让她内伤加剧了……

    此时离开人群,她整个人都萎靡下来,眉宇之间都是疲惫的颜色,但是她不能停,因为那个柳劲很聪明,一旦让他回过神来,一定会大肆追捕自己,她必须要走远一点,躲起来!

    而那边,白启攸已经心急如焚!

    他对这一代还算熟悉,找了一个树丛暂避,但这么久过去了,宫以沫一直都没出来。

    那只猴子在他脚边睡觉,显然已经睡着了,白启攸走不开,只有拜托它了。

    “你去找找她吧……”

    白启攸对小猴子还算温柔,但是小猴子见有人打扰它睡觉,反手就是一爪子,白启攸手上三道血痕,又疼又麻!

    白启攸生气了,“你不找她,她就要死,你忍心看着她死?”

    小猴子这才动了动,她不能死啊……

    于是它愤愤起身出去找了,觉得养一个人好难啊,什么都要它操心!

    它是顺着血迹找到宫以沫的,此时宫以沫扶着一棵树好像昏迷了,但是猴子不知道,它吓了一跳,连忙去叫白启攸过来帮忙,这一来一回,真是累死猴了!

    而那边,所有人从死亡的阴影中走出来时,柳劲第一个发现不对。

    如果宫以沫真的这么厉害,一开始带着白启攸他们撤退就不会这么费力!而且宫以沫真那么厉害这么会受伤?这细细一想,疑点很多!

    突然,柳劲脑中闪过一个可能,会不会,宫以沫根本就没那么厉害,只是服用了什么秘药,暂时性的提高了功力?

    他越想越有可能,不然那么好杀了他以绝后患的机会,她不可能放手!

    他被耍了!

    柳劲再也坐不住,派兵去搜查宫以沫下落了,物极必反,如今宫以沫肯定非常虚弱!而他已经和宫以沫闹到了这个地步,他只有杀了她了!

    那些士兵还有些不愿意,但是听柳劲一分析也觉得有道理,纷纷去了,心里对宫以沫这个吓唬人的女人也有几分恼怒!非要抓到她不可!

    白启攸看到宫以沫一副生不知死的模样,吓得魂飞天外!

    他过去一探鼻息,发现只是昏迷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然后他带着宫以沫去了他父亲那里,这些好了,一下两个伤患,他如何是好?

    白启攸皱着眉,而那边小猴子很干脆,直接给了宫以沫一爪子,宫以沫反手一拍,把小猴子按在地上动都动不得,虽然脸上是爪子印,但是人醒了。

    她幽幽的看了小猴子一眼,小样,想挠她这爪子已经想了很久了吧?

    不过她现在没时间跟一只猴子计较,眼下还是要想想怎么逃出生天才好。

    白启攸道,“你说一些忠于父亲的人被派去巡边了,若是我们能找到他们,我们就安全了!”

    宫以沫想想,也是这个道理,于是自己晃晃颤颤的站了起来,对白启攸道,“你带着你父亲就行,我可以自己走!”

    白启攸收回虚扶的手,点了点头,然后朝前带路,小猴子虽然被宫以沫打了一下,但还是蹿到了她的肩膀上,一起走。

    借着树林遮掩,他们继续向北,但是很快,追兵就到了!

    宫以沫听到声音,来的人还不少,显然对他们是势在必得!

    而白启攸带着他们两个伤患,根本走不远!

    宫以沫当机立断,将金牌塞到了白启攸手里!

    “拿着金牌,你去找那些人来相助!我和你父亲留下,放心,我有办法拖延时间!”

    白启攸当然不愿意,“不行,我留下,你去!”

    宫以沫瞪了他一眼,“能不能不要意气用事!?那些人肯定认识你吧?他们又不认识我,我去只会耽误时间!”

    白启攸觉得,将两个伤员留在这分明就是死路一条!要知道他们已经和柳劲对上了,如今柳劲为了活命,遇到宫以沫是肯定会杀了她的!

    他不能这么做!

    “这是命令!”

    宫以沫突然正色道,月色下,她小脸苍白,眉宇间傲气依旧,她的决定,是不容更改的!

    白启攸突然鼻子一酸,宫以沫与他白家无亲无故,但是现在,叛变的是父亲的义子,救他们的,却是一个外人,还是女子!

    白启攸突然跪下,“公主大恩,白家没齿难忘,这一次,就让我留下吧,公主身娇玉贵,本就不该参与其中!”

    夜风将她的衣衫吹鼓,她站在那,满身血迹,但是神色淡漠,容颜倾世,就好像要羽化登仙的仙人一般。

    她叹息摇头,“你去吧,我可以保证我能活下来,你能么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他不能……

    宫以沫将白启攸扶起来,看着他的眼睛,轻轻说道。

    “谁说女子不如男?你……且看好了!”

    说着,手中内力一送,将他推出好远!白启攸看着她染成血红色的衣袖一挥,毅然转身,带着他父亲往丛林深处去了,那一刻,她的背影高大而清晰,是他脑海中唯一女子的记忆。

    白启攸终于走了,而宫以沫费力的将白季藏在了树丛中,让小猴子放哨,而自己,则埋下了一些暗器,最后坐在了一颗大树下。

    裙摆层叠铺开,她吃了一点药,然后将草草捆在腰间的布条扯开,开始给自己上药。

    追兵追来的时候,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美景,一女跪坐,墨发披散,衣服是红艳的色泽,小脸在月光下白皙清透,她神色安宁,身上 的伤口却在流血,这惨烈又冷静的色彩拼撞在一起,是天地间最浓墨重彩的一笔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