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四百三十八章 男宠的行为准则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她态度如此强硬,让柳劲不得不深思了。

    他想,这公主到底是真的色令智昏,还是缓兵之计?想救白启攸?

    但是没道理啊……按照时间推算,她与白启攸就算认识,也不过几日,不可能有多深的感情,更不至于为了一个认识几天的人,而以身犯险,这也太不符合利益了……

    所以他还是有点相信这公主是真的喜欢白启攸,把他当男宠,而且还想带去玉祁,一路享用。

    可……他不能答应,他惋惜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公主来晚了一步,昨晚,臣抓到了他,为了防止人心不稳,臣已经划花了他的脸……只怕公主看了会倒胃口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突然大怒,“你什么意思?白启攸是本宫最近正宠爱的男人,你竟然敢划花他的脸!”

    她这模样,还真将一个好色公主演的入木三分,柳劲又信了一点。

    “公主……这美男子很多,您就算看不上微臣,也可以在营地里找一个啊,绝对有长得比白启攸好看的!”

    不过可惜了,她看不上自己,但是自己对她这身体,还是非常感兴趣的!

    宫以沫嘟着嘴,“无事,本宫手里有药,你带本宫去看看,毁成什么模样了!”

    柳劲见她还是不松口,皱了皱眉,“一个男宠而已,皮像都没有了,公主还惦记他什么?”

    宫以沫眼波流转,横了他一眼,“你懂什么?这个中妙处,本宫还要告诉你么?”

    柳劲被她一眼看酥了身子,宫以沫娇喝一声,“快带我去!”

    他想了想,也就应了。

    反正这营地五万多人,就算她是公主又如何,单枪匹马到了他的地界,他还怕她翻天不成?

    于是一行人下了地牢,宫以沫果然看到了满脸是血的白启攸,心中微叹。

    上一世,白季帮助她良多,所以对这个白启攸她还是有心照顾,虽然对他人品行事不敢苟同,但借着白季的关系,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,没想到还真被人毁容了,不知道玉容散对他这个伤有没有效。

    一看到白启攸,他还在震惊宫以沫怎么会出现在这,宫以沫就娇喝了一声!

    “不是让你去打猎,你竟然跑到这里来了?看来本宫有必要好好教教你,什么是男宠的职责。”

    男宠?!

    白启攸浑身都僵硬了起来,看着宫以沫的眼神好像要喷火!

    但是他还是没蠢到这个时候拆台的地步,他低头道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公主……”

    柳劲在一边看着,突然笑了,“白启攸,没想到你也有今天?你不是最看不起女人么,如今竟然成了面首!”

    白启攸闻言,手捏得死紧,硬是压住了自己的脾气。

    宫以沫不乐意了,“柳将军是什么意思,瞧不起本宫么?”

    “不敢不敢……只是这小子既然已经毁容了,公主不如就弃了他再挑一个吧?”

    宫以沫哼了一声,“不管,只要能用就行,至于脸……”

    她皱了皱眉,“熄了灯都一样!……快带他出来,本宫有话要对他说!”

    柳劲见宫以沫执意要带白启攸走,有些举棋不定,宫以沫微微挑眉,适时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,这营地都是将军的人,将军难道还怕本宫一个弱女子,或一个男宠能翻出什么花来?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?”

    柳劲想到这位公主据说懂些武功,也就放弃了在地牢中撕破脸的想法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公主要,那就带走吧,公主稍作休息,微臣这就去设宴款待公主!”

    宫以沫矜傲的点点头,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就这样,白启攸被洗刷干净后直接送到了宫以沫的帐篷里,只是他脸还在流血,伤口很深,只怕玉容散没用,只有司无颜上次拿出来的生肌膏才有效果,不过,想必他一个男人,以前一脸胡子都能忍,现在不过是有一道疤,也没什么的。

    她朝他勾了勾手,“过来坐下。”

    白启攸不愿意靠近她,但是闻言还是坐下了。

    宫以沫便拿出药膏和纱布,给他包扎。

    当宫以沫指尖碰到白启攸的脸时,他十分反感的皱眉!他讨厌所有女人碰触,从小就是!

    但是宫以沫因为凑得近,压低了声音说话,外面的人绝对听不到。

    “方才我看过了,军中由柳劲暂管,因为这是白季受伤后下的命令,没有人敢违背,但是下了这道命令之后,白季就被柳劲给藏起来了,如今生死不知。”

    白启攸听到她的话,“父亲有很多忠心部下,不可能每一个都叛变的!”

    宫以沫垂着眼睑侍弄他的伤口,道,“那些人是有,不过今天一早,我看到柳劲将那些忠于白季的人都派出去边境巡逻了,也就是说,如今龙城营都是他的人,故而我才会进来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让白启攸心中一动,他看了近在咫尺的宫以沫一眼,似乎被那艳色所烫,一下就移开了视线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……要这么做?”

    不会是真的喜欢他吧?

    宫以沫一看就知道他在想什么,她没好气的笑笑,“收起你脑海中那些龌龊的想法,我的心上人比你好看一万倍,我才不会看上你这点清菜小粥呢!”

    白启攸浓眉一皱,“正好,我只是怕你有什么阴谋罢了。”毕竟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,她为什么对他这么好?

    宫以沫嗤笑一声,“阴谋?你就感谢你有个好父亲吧。”

    竟然和父亲有关?白启攸绞尽脑汁也没想出关联,索性就不想了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怎么办,父亲危在旦夕!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。”宫以沫想了想,“虎符一分为二,只要白季没有将另一半交出来,柳劲就不会杀他,只是现在情况不同,我们来了,柳劲一定会加快进度,或许会选择直接杀了他,然后让其他人拥护他成为新的戍边大将,这样做虽然名不正言不顺,但米已成炊,只要京城打点好,父皇一定会受蒙蔽。”

    毕竟皇帝给了白季自己挑选沿袭人的特权,要瞒过去很容易。

    白启攸心急如焚,“你觉得他们什么时候会动手?”

    宫以沫想了想,“最迟今晚吧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