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四百三十六章 叛变的部下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要怪就怪那只猴子太没有存在感了,以至于现在需要的时候才想起她的包裹落在了兆城太守府,也不知那小猴子挣脱出来没有……

    白启攸瞪了她一眼,这都什么时候了,她还有心思管她的宠物?

    “现在怎么办?看守得如此严格,我们潜不进去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笑了,老气横秋的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是时候让你看看我们实力的差距了,你知道你为什么只能做小斯么?因为你——弱爆了!”

    说完,不等白启攸反应,宫以沫就下去了。

    而且她真是掐准了时间,刚好是两只队伍交错背对而去的瞬间,她鬼魅一般的插入其中,谁都不曾惊动!

    那轻功,简直让人惊艳!

    白启攸虽然心里满是不甘心,但还是服气了,这个女人,功夫比他好太多了!也不知是不是打娘胎就在练武,不然为什么这么厉害?

    宫以沫潜入进去,并没有她表现的那么轻松,若不是刚好是晚上,她又穿着黑衣,只怕老早就被发现了,因为这个营地,深夜竟然有两千人在执勤,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!

    宫以沫左晃右晃,终于到了那个最大的帐篷,但是她无法靠近,那个帐篷被卫兵团团包围,就算她变成鸟飞过去,只怕也会被射下来。

    但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,主帐内正好有人走了出来,然后有人上前焦急询问,那人只是摇了摇头,说了一句什么话……

    “医师说就这几天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这么快?!”询问的人一脸痛色,“文书只怕都还没到京城,公子也没找到在哪,这可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那从主帐出来的人叹息一声,“都怪那该死的刺客,也不知是哪里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的宫以沫就没怎么听了,她飞快的退了回去。

    白启攸一见她回来,眼前一亮!

    “如何?”

    宫以沫摇了摇头,问道,“当初父皇怜惜白季一世忠诚,所以他这将军的位置,是特许能由白季自己提拔备臣的,是否?”

    白启攸不知她为何这么问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若是父亲身死,他有权选定下一任戍边大将是谁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眼珠转了转,“那你父亲现在的情况就有点不好了,虽然不曾进去,但是听得只言片语,你父亲好像被人行刺了,命在旦夕,而且现在也找不到你在哪里,都在忧愁呢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!”白启攸第一个不相信,“父亲武功盖世!区区宵小,怎么会是父亲的对手?”

    宫以沫想的就多一层,“刺客是有,但是也不一定是外人啊……”

    她看着白启攸,眼中突然闪过一丝狡黠。

    “眼下想必你也顾不得那么多了,既然如此,你下去吧,去见你父亲最后一面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!”

    他父亲才没有事呢,一定是这个女人骗他!女人的话,根本就不可信!

    所以他也不想等了,直接就朝山坡上下去,很快,他就惊动了巡逻的侍卫,一下就被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!”

    为首的人喝问道。

    白启攸心急父亲,急忙说道,“我是白季之子!烦通传一声,我要见我父亲!”

    白季之子?!

    不少人面面相觑,因为他们很少有见过白启攸的,都有些不信。

    但是还是有人去通传了,宫以沫远远的看着,期待着接下来的大戏。

    来的人并不是白季,让白启攸心中忧虑更甚,但是好在这个人也是他认识的,是父亲身边的军师。

    “吕伯父!”

    吕竟过来一看,发现果然是白启攸,他皱着眉,不曾说话。

    “吕军师,此人说是白将军的儿子,白将军有儿子么?怎么不曾见过?”

    也有人低声道,“好像是有的,但是记得是一个身材魁梧的大胡子,而不是一个奶油小生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是……长得一点都不像白将军,吕军师,你可看清楚了,他是不是假冒的?”

    白启攸这时总算感觉出不妙了,因为宫以沫竟然没有跟着他出来,而他只有将希望都放在了吕竟身上,虽然一别两年,但是当初他还那样支持他去报仇,没道理现在不记得了。

    “吕伯父,我是启攸啊!”

    可是吕竟竟然摇了摇头,“天色太黑,而且形貌大有不同,如今是多事之秋,先收押起来,明日让副将辨认一二。”

    他这么一说,白启攸怒了,“吕军师,我不过就剃了胡子,你就不认识了?当初还是你支持我去报仇的!”

    吕竟是一个白面中年人,此时闻言皱了皱眉,“我都有两年多没见过公子了,谁知道你是不是刺客假冒?还不收押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不少人来抓白启攸,他原本想反抗,但身边这些都是父亲一手训练出来的兵,他有些不忍心,而且收押就收押,明天见到了副将柳大哥,再看看情况!

    还有一点,他没有说,那就是宫以沫还没有出现!

    她显然是早就料到了这一幕,还故意怂恿他出来被抓,可恶,她现在一定躲在暗处看热闹!

    他想的没错,宫以沫是在看热闹,不过白启攸被押走之后,吕竟还不放心,吩咐巡逻的人搜查周边,怕有奸细同党,言语中,是根本不承认白启攸是白将军的儿子了,宫以沫挑了挑眉,有些幸灾乐祸,然后起身躲了起来。

    而次日一早,白启攸被水泼醒。

    他看到了柳副将,眼神一亮!“柳大哥,我是启攸啊!”

    但是他看到柳劲眼神冷漠,那一瞬间,白启攸的心不断下沉。

    在见到柳劲之前,他还可以骗自己父亲没事,只是被行刺了,可是现在,看到柳劲,他所有的期盼都变成了妄想,父亲手下的人叛变了,父亲还能安然无事么?

    “说吧,你是什么人,为什么冒充白将军的儿子,有什么目的?!”

    白启攸皱着眉盯着他许久,“柳劲,你装不认识我,装得挺像的,枉我父亲那么信任你!哼,我就是白季的儿子,如假包换!有种让我见我父亲!”

    柳劲冷笑一声,“白将军根本没有儿子,而你——只是图谋不轨的刺客而已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