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四百三十三章 屠夫与狼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兆城的事宫以沫并不打算管了,那些女人,她给了钱先安抚了,有家的可以家去,没家的可以等下一任太守来安排,反正她相信宫抉只要把这件事上心了,一定会做好的。

    不过只要是宫以沫说的,宫抉哪件事没有上心过?

    一路上白启攸都有点闷闷不乐,尤其是马上就要到驻军的地界了。

    这十几年来,驻军和兆城已经完全分离,井水不犯河水,他现在一事无成,真的不想回去。

    宫以沫却不管,一个劲的使唤他,反正他也做了坏事,她使唤起来一点都不会觉得良心不安!

    晚上,两人在草地上休息,白启攸烤肉的水平真的相当低下,宫以沫不禁有些怀念宫抉的手艺了,从小到大,宫抉的手艺就好像天生的好,特别合她口味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没有宫抉,她也只能将就着吃了,可是她一副吃毒药的表情严重刺激了白启攸,他恨不得直接撂挑子走人,实在不想忍她!

    见他脸色难看,宫以沫叹道,“白启攸啊……你这手艺还真是……绝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抓心挠肺的想了一个不算贬义的形容词。

    那一刻,白启攸决定他以后绝对要练就一手出神入化的好手艺,让这个女人大开眼界!

    过了一会,宫以沫无聊,又开始使唤他了,他虽然一直都忍得咬牙切齿,但是一次都没有违背过她,所以宫以沫更起劲了!

    她要喝水他去打水,要休息,他就去收拾做饭,但是大晚上睡不着要他讲故事就太过分了!

    白启攸将手里的水壶一砸!他不干了!

    宫以沫不看他,只是望着天空幽幽一叹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……听不到睡前故事就会睡不着,睡不着就会精神不好,明天就要见到白季了,你说我要不要迁怒他一下?”

    白启攸停住深呼吸,高大的身影毅然转身,再一次回到火堆旁边。

    “你要听什么?!”

    他脸黑得能治小儿夜啼。

    宫以沫笑了,“你是不是很焦虑啊,你不想见你父亲,但是我偏偏要拉着你见他,你是不是很恨我?”

    恨说不上,但是已经有两年没有见过父亲了,白启攸心里抗拒,其实是近乡情怯。

    其实知道白季有儿子的人很少,毕竟他小时候随着母亲寄居在别人家很长时间,但是不管如何,白季对他还是不错的,寄予厚望。

    白启攸看着火堆,是他无能,没有成为像父亲一样的英雄不说,兆城的事也不是他解决的,虽然他一点都不感激宫以沫就是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要听故事?那就安静一点!”

    他好没气道。

    宫以沫睡在火堆边,手枕着后脑勺看着天上的星星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闭嘴,你说吧!”

    白启攸深吸一口气,搜肠刮肚,最后讲了一个屠夫与狼的故事。

    大意就是屠夫晚上回家,结果遇到了狼,屠夫怕狼攻击自己,就将屠刀拿在手里,又用担子里的骨头丢给狼,希望狼吃了肉,快快离开。

    而这个故事原本的结局,是狼不知满足,屠夫便设计杀死了狼,但白启攸也不知道是什么用意,故事的结局竟然说:屠夫被狼吃饱的假象给蒙蔽了,收了手里的屠刀,结果被狼咬死了。

    宫以沫皱眉,“这个故事不符合逻辑,正常的情况下,屠夫喂了那么多肉骨头,狼已经吃饱了,就没有那么强烈的攻击性了,而且屠夫就算安心了,也不该收了手里的屠刀。”

    白启攸瞪了她一眼,一个故事,要什么逻辑性?

    他冷笑道,“这世界上就是有那么愚蠢的屠夫,对狼不设防,还以为狼会吃饱,殊不知狼性贪婪,永远不知满足,而且狼咬死了人,达到了目的却并不会将人吃完,顶多就是一种征服对自己有威胁的敌人的本能!如果人相信了狼,那只有死路一条!”

    宫以沫知道他意有所指,是说他父亲不该那么轻易相信他母亲,以至于被他母亲给害了,但是宫以沫……却不觉想到了一双寒星般的眼睛,心里有些不服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狼还有被驯服的呢!狼最后成为什么样子,他的生长环境才是绝对性的原因,人家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,我却认为,本性是最容易变的!它会随着时间,地位,阅历而变,不可一概而论!”

    白启攸有些纳闷的看着她,“你那么激动做什么,莫非你也想当那愚蠢的屠夫?”

    他嗤笑,却见宫以沫没有说话,他不由沉下脸,严肃的冷冷说道。

    “书中有云,人之初,性本善,我却认为,人之初,性有善有恶!恶的本性,不管环境怎么变,它都不会便!

    或许会掩藏起来本性,但是一旦触及到底线,就一定会露出獠牙!

    就好像曾经有人养狼,从小养到大,但是就一日不曾喂食,它就咬死了家中的孩子。所以,恶就是恶!

    恶的本性没有爆发,或许是因为还没逼到绝路,或者是还没有得到它想得到,所以它才伪装成无害的假象!”

    “胡说!”

    宫以沫气呼呼的!她想着宫抉,觉得上一世宫抉虽然冷血残忍,但是这一世已经好多了!

    上一世他虽然……虽然杀了她,但是这一世他不会的!

    可是……万一他只是因为……她没有触及到他的利益,没有站到他的对立面,所以他没有被逼到绝路,或者……他还没有得到她,征服她,所以不曾露出獠牙呢?

    宫以沫魔怔了,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。

    前世最后惨痛的记忆和现在的记忆交叠,一下是宫抉残忍狞笑的模样,一下是宫抉双眼清亮的模样,明明是一个人,真的会成为两个截然不同的人么?

    可怕!她到底在想什么?

    宫以沫敲了敲自己的头,她都已经……将火药,交给宫抉了啊……

    这么想着,她愤愤的瞪了白启攸一眼,“你等着,我会向你证明本性一说是不存在的!就算是狼,也会变成好狼!”

    白启莫名其妙,索性懒得理她了。

    宫以沫在草地上翻了个身,心里下定决心!明天她就去见白季,她要拿白启攸做人情,得到白季的支持,最主要的是,她再也不想看到白启攸这个讨厌的人了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