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四百二十八章 赋税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越是往太守府的方向走,屋舍倒是越来越繁华了,可宫以沫眼底却是冷的,这华丽的屋舍,根本就不是边远的兆城能够承受得起的,也不知是搜刮了多少民脂民膏!

    而到了太守府之后,白启攸亲自带着宫以沫去见太守,显然是急着邀功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大大的院子,一进去,就是一股女人的脂粉香,宫以沫皱了皱眉,看着眼前这个人轻车熟路的带着她去到后院,显然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了。

    最后,宫以沫在女人堆里面见到了那位传说中的太守,何泽。

    何泽长得偏阴柔,当地男子多粗犷,很显然,何泽不是兆城的本地人。

    而对方也在看到宫以沫的一瞬间,将身边所有女人推开,痴痴的朝她走来。

    “启攸,你这是从哪弄来的美人,美……简直太美了!”

    他伸手想要去摸宫以沫的脸,被宫以沫避开了,何泽微微挑眉,那边白启攸却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人,属下还有正事要禀报!”

    何泽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宫以沫,“什么正事也没有本官享用女人重要啊……”

    白启攸皱眉,竟然一下挡在了宫以沫面前,“大人,也是和女人有关的正事!”

    原本白启攸当着何泽还有些不满,但是一听他这么说,何泽倒是有些兴趣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白启攸道,“京城的凤归荣极固国大公主要来了,而且按照公主仪仗,差不多一个月后就会到了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的大名即便是边城,也是如雷贯耳的,何泽这才收回放在宫以沫身上的视线,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“她来做什么?”但是随即想到什么,淫邪的笑道,“也不知这固国大公主长得美不美……”

    “听说是要走兆城出关,去玉祁。”想了想,白启攸瞎掰道,“而且大公主长得很美,比臣身后这女子还美!”

    何泽听了大乐,“这公主是不是有病,好好的荣华富贵不知道享,去玉祁,嫌命长么?不过她要是真的长得那么美……说不定本官还能做一回驸马?也不知这公主滋味如何……”

    白启攸心中笑他不知天高地厚,嘴上却严肃的说道,“大人还是放弃这想法吧,听说这固国大公主深受皇帝喜爱,而且为人正直,又爱多管闲事,若是她看到城中萧条而太守府繁华,只怕她会向皇帝告状!”

    何泽这才严肃起来,告状?想到他这几年拼命抬高赋税,这才有些害怕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大公主不会这么多事吧?”

    白启攸面不改色的说道,“听说最是嫉恶如仇,尤其……尤其讨厌贪官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可如何是好?!”

    何泽有些急了,他是京城氏族的嫡子,因为得罪人被派到这个鬼地方已经十年了,好不容易让自己过得舒坦一点,这京城偏偏派了个公主来来,若是其他人,贿赂一下也就罢了,但是公主,他用什么贿赂,男人?

    而宫以沫冷眼看着白启攸瞎编,嫉恶如仇?多管闲事?她怎么不知道自己还有这样的脾性?

    见何泽急的团团转,白启攸心里冷笑,“解决的方法也不是没有,只是……不知道大人愿不愿意了……”

    何泽一听,连忙说道,“快说快说!有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白启攸假装思索了一下,才道,“如今城中赋税严苛,人人都怨声载道的,公主看到了肯定不喜,但是大人可以在公主来之前,请旨将赋税全免,这文书一来一回刚好是一个月,到时候公主一来,看到了文书,您就可以说着太守府如此豪华,是老百姓感恩戴德特地给您翻修的,并不是搜刮所得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何泽不乐意了,“这可行么?”

    “如何不可行?”白启攸上前一步,“这只是做做样子而已,但是固国大公主那个人一看就不好骗,所以要有文书这样的证据,但是她走了,您继续收税,天高皇帝远,谁还能管得到您?”

    宫以沫微微挑眉,话不是这么说的,现在兆城收税,虽然高但还是有由头,可是一旦上了文书,说了不再收税,那么他以后一旦重新收税,那就是诛三族的大罪啊!

    这个白启攸,看来是想害人……

    不过她乐得看戏,先看看再说。

    何泽还在犹豫,那边白启攸已经让开了,只见他指着宫以沫道,“这件事可耽误不得,不然文书就来不及在公主到之前传来了,看在臣给您找了个这样的绝色份上,这段时间您就忍忍吧。”

    那边何泽在白启攸让开的瞬间就看着宫以沫转不动了,连连点头,只怕他自己都不知道答应了什么,宫以沫笑,没想到她还有祸国殃民的本事?

    那边白启攸见何泽这急色的模样,不由道,“那臣便拜托左师爷去起草文书了,只是他不信这是您的命令怎么办?”

    何泽急急的扯了一块腰牌给他,“快去快去!”别碍着他好事!

    白启攸得了腰牌,兴冲冲的就去了,走之前还轻蔑的看了宫以沫一眼,见她不哭不闹的,心里对她非常鄙夷。

    哼,好好享受这最后的繁华吧!这何泽,只怕活不久了……这样想着,他笑着出去了,似乎十分得意。

    一院子的女人都虎视眈眈的盯着宫以沫,觉得她是她们最大的威胁,宫以沫瞥了她们一眼,最后将眼神落在了何泽身上。

    这时,白启攸已经出去了,那何泽急不可耐的扑过来,结果宫以沫伸手,以一块金牌抵住了他的额头。

    何泽有些不耐烦的将她的手挥开,却怎么都掰不动,他这才去看她手上拿了什么东西,结果不看还好,一看吓得他腿一下就软了,扑通一声跪了下来!

    那金牌,竟然是“如朕亲临”四个大字!

    一瞬间,他所有急色都跑的一干二净,心里将白启攸骂了百八十遍!但是很明显,白启攸是不知道这个女人身份的,不然不会将她带来。

    “大……大人,小臣不知大人驾到,敢问大人身份?”何泽脸色苍白,颤颤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身份?”宫以沫终于开口了,这是她进来之后第一次开口,只见她轻轻一笑,漫不尽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啊……就是你方才想要尚的公主——凤归荣极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