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四百二十七章 兆城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只要他宫晟还活着,大煜就不能乱!

    这时雨已经渐渐小了,但那阴寒之气还是不曾散去,宫抉看了看天,轻声道,“想必皇姐也是怕我忍不住,所以要我,代替她去修国道,不知父皇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宫晟为难了。

    若是将宫抉派出去,那他想让宫抉成婚岂不是更加难了,可是他留在京城……两个儿子之间,只怕冲突不少。

    最后宫晟叹了口气,“此事以后再说,先去赴宴!”

    宫抉却冷冷一笑,“不了,父皇,儿臣身受重伤,恐不能赴宴了,还请父皇代替儿臣,像皇兄告罪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竟然不管宫晟会怎么反应,直接转身就走了,常喜不认同的问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陛下,可要奴才将他拦下?”

    宫晟闭上眼,冷笑,“何必?朕这个父皇在他眼里,只怕已经毫无作用了。”

    常喜皱眉,对宫抉越发不满。

    皇帝叹道,“老了老了,这孩子又一个个大了,这件事朕想解决,竟有种无从插手的感觉,怕只怕朕活着还好,一旦死了,这大煜,还有谁能压得住他们?”

    越说越头疼,宫晟索性闭上眼,开始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轿子再一次动了,往东宫走去,而常喜看着放下来的帘子,有一句话却没有说。

    他一直觉得皇帝这个时候将公主送走并不是明智的决定,因为只要有公主在,这大煜就乱不了。

    可是这话,他并不敢说。

    另一边,宫以沫见雨停了,便继续北上赶路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她背上那个简易的包袱动了动,但是很快就安静了,显然里面的小猴子只是翻了个身。

    宫以沫叹息,这家伙野性难驯,她只好带在了身边,好歹生命力顽强,怎么折腾它都睡得好好的。

    宫以沫喝了口水,不小心碰到了嘴上的伤口,轻轻倒抽了口气,宫澈咬得可真狠啊。

    她摸了摸嘴唇,压下心底的不安……不愿再想。

    反正只要宫抉听她的,大煜就乱不起来,她人已经在外面了,想再多都是空的,不如早点去玉祁,早点解决事情了回来。

    这样想着,她开始日夜兼程的赶路,终于到了大煜东北方向的边城,兆城。

    玉祁的位置就是在现在的东北,而只要过了兆城就能到玉祁国内的,一路赶路有些风尘仆仆,宫以沫决定在兆城好好休整一下,再出关去玉祁。

    这个地方的太守宫以沫并没有见过,但是感觉的出来,并不是一个多有本事的人,因为兆城资源丰富,有草原,有湿地,还有沃土,四季分明。

    而她眼前的兆城却很落后,比起京城更是天囊之别。

    老百姓各个无精打采,街道上弥漫着一股沉闷之气,以至于宫以沫进城之后,走在其中,都没有采买的**。

    而这时,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奔来,不少小贩飞快的将自己的摊子收起了,其动作,好似演练了千百遍一般,街道上的人一下全部遁走,似乎远远飞奔而来的是什么瘟神一般。

    宫以沫也让了让,赶路要紧,她不想惹什么麻烦,

    很快,一列队人呼啸而过,他们个个穿着护甲,但是看上去,并不像的城卫,反而有种山匪的感觉!他们丝毫不在乎还没来得及躲避的商贩和行人,一路狂奔,以至于人仰马翻,街道一片混乱。

    宫以沫冷眼看着,没有动手,可一群人刚刚擦着她跑过,却突然又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为首的那个人一勒马转身,看着宫以沫用马鞭指着她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过来!”

    那是一个大胡子的男人,此时坐在高头大马上,眼中满是不可一世的嚣张。

    见很多来不及躲避的老百姓都怯怯的缩在道路两边,宫以沫暗叹口气,施施然走向前。

    “官爷,有事?”

    此时她脸上罩着纱巾,这个人应该不认识她才对。

    “把纱巾摘了!”大胡子又命令道。

    而且其他人也骑在马上,虎视眈眈的看着她,宫以沫愣了愣,还是依言摘了面纱。

    可是她将面纱一摘,对面马上的人大多露出淫邪的笑来,而为首的那个人,更是摸着胡子,用一种看货物的眼神去看宫以沫,嘴里笑道。

    “还是小爷我慧眼如炬,方才一瞟就知道是个美人,没想到,竟然是这么美的女人!”

    他一说完,底下的人连忙恭维道,“白大人慧眼如炬,闻香识女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也是,谁不知道太守府那些漂亮的女人一多半都是白大人找到的,也难得太守大人那么看重您!”

    那个白大人哼了一声,“行了,带走!”

    他意思很明确,这是当街强抢民女了?

    宫以沫摸了摸自己的脸,没想到她竟然也会享受到,貌美带来的苦恼?

    “白大人,我似乎还没有同意吧?”宫以沫见马上下来两个人,要来抓她,宫以沫微微挑眉说道。

    原本已经准备走的白启攸动作微微一顿,他没想到,眼前这个小女人还敢反抗?

    于是挑着眉道,“你想如何?”

    那神态,不仅视女色为浮云,更是从骨子里透出一丝轻蔑,似乎他选中她,还是她的福气一般。

    “我想如何?”宫以沫被他逗乐了,“你抢我走,难道不该问问我愿不愿意?”

    白启攸皱了皱眉,哼道,“你们女人,不都是一个德行么,攀附荣华,见异思迁,小爷现在送你一个扶摇直上的机会,你还有什么好说的?”

    宫以沫被他气笑了,“你以前都是这样做的,那些女人也都同意了?”

    白启攸想了想,就算有不同意的又如何?只要被占了身子,再对她家人好一点,用金银珠宝哄一哄,最后不都老老实实的待在太守府?

    所以他也懒得废话。

    “带走!”

    这一次,宫以沫倒是没有反抗了,她也想看看,这兆城的太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?竟然连她都敢抓!

    “住手,别碰我,我自己有马,我跟你们走就是。”

    见宫以沫这么识时务,白启攸什么都没说,反而嗤笑一声,只怕在他心里,更加认定了女人都是一路货色,所以直接策马走了!

    而宫以沫,还真的老老实实的跟在了他身后,往太守府去了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