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四百二十六章 请命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雨声实在太大,以至于宫澈当众表白他深爱宫以沫,也没有一个人露出惊讶的表情,只是看着这边,都有些恐惧。

    宫抉也真的挺能忍的,那么重的鞭罚,若是普通人只怕早就晕过去了吧,偏偏他还能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而宫澈就有些可怕了,跟平时温文尔雅的他简直判若两人!

    平日里,宫人们或者他们这些做臣子的,犯个错,只要不触及原则,宫澈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可是现在,他那出手的狠劲,似乎要将宫抉直接杀了一般!

    最后,宫澈的鞭子缓缓扬起,神情已经渐渐冷静下来了……只是那空洞的眼中,已经什么都看不到了。

    他脸上满是雨水,可或许泪水也无声的混在其中,他一个男人,太子,竟然也会有痛到落泪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从今往后,你,就是我唯一的敌人,你我之间,注定不死不休。”

    他冷漠缓慢的说完,手里的鞭子并没抽下去,而是手一松,鞭子落在地上,溅起冰冷的水花。

    然后他再也不看宫抉一眼,继续往前走了。

    宫澈一走,所有人都松了口气,他们真怕宫澈不管不顾真的将宫抉给抽出个好歹……到时候宫抉一怒,他们这些人还能活着离开皇宫么?

    苏妙兰被宫澈这一举动吓住了!以至于宫澈从她身边走过的时候,她都下意识的后退,给他让开了去路。

    而宫澈目不斜视的走过去之后,她才松了口气……松了口气之后,她又微微颦眉,因为她突然意识到……她可能太小看宫澈了……他并不是丰神俊秀的雅公子,而是……有种地狱修罗的感觉。

    那周身流露出的冰冷,让所有人退避三尺,不敢靠近。

    而皇帝的轿子也动了,但是在路过宫抉的时候,却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那些官员非常聪明的跟着宫澈走了,很明显,皇帝是有话要跟齐王说,他们不走也太没有眼力见了,很快,这个地方安静了下来,而宫抉还单膝跪在原地。

    坐辇的帘子被撩了起来,宫晟冷冷的看着跪在雨地里的九儿子,宫抉此时非常狼狈,让宫晟再多的不满,最后都化为了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“宫抉……小时候的事你应该都知道了吧,知道朕为什么要将你打入冷宫。”

    他说话声音不大,冷漠又高高在上。但是他知道,宫抉听得见。

    果然,宫抉身形一动,缓缓站了起来,这时,跟着他的白生才敢上前,将自己的外衣脱下交给王爷。

    宫抉也不挑剔,直接披上了,缓缓转身,看着皇帝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父皇您恨屋及乌。”

    因为他的母妃毒死了雪妃,皇帝痛失所爱之下,对他也很不待见。

    宫晟见宫抉脸色苍白,一直整齐的发髻都有些散乱,心里对他的那最后的火气也一点点散去,只剩下无奈。

    “是吧,恨屋及乌,可是后来,朕还是一直都很欣赏你的……当初你那么小,才七岁,就能过五关斩六将杀到朕面前,求朕去救沫儿,那天也是下雨吧?可是你就好像剑一样屹立在那,朕第一瞬间,是为你的傲气所震慑。”

    宫抉不答,宫晟继续道,“朕当时觉得你戾气太重,想压一压你,可不等朕说什么,你就跪地一个劲磕头,一下一下,似乎不要命一般,如今想来,似乎那个时候,沫儿就成了你唯一的软肋,没想到,现在更是你的劫数,你真不愿放下么?放下她,你能得到更多。”

    “劫数?”

    站在轿子边,宫抉突然抬头,他的脸上沾了一缕缕细细的发丝,显得那脸更加白,双眼更加冷清,此时,他正一瞬不瞬的看着皇帝。

    “父皇,你该庆幸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宫晟被他盯着,皱着眉,不明所以的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宫抉薄唇微勾,然后认真的告诉她,“我和皇姐是不一样的,她不恨,不怨,她设身处地的站在别人都立场上体量别人的难处,然后看开这一切,基本上人不犯她她不犯人,可是我,是不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宫晟神情一肃。

    那边宫抉已经有些残忍的笑了,他盯着皇帝,轻声道,“如果没有她,等我从冷宫出来的时候,这皇宫所有人,都是我的敌人!”

    他一句话让常喜一惊!常喜连忙去看皇帝的脸色,却见皇帝神情严肃,似乎早就知道他的脾性,他是真的会这么做。

    宫抉继续道,“若是没有她,您认为柳贤妃能活到现在?皇后能坐得安稳?大煜会这么安静?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他掩嘴而笑,明明有些女气的动作,此时他做来却是杀气淋漓!

    “您应该感谢皇姐的,若不是爱她,我不会放下仇恨,若不是她不喜欢,我不会压抑杀戮的**,若不是有她,我不会忍!我本就是被遗弃的烂命一条,没有她,就算将天捅破,就算民不聊生,我高兴,又如何?”

    最后几个字,他说的沉沉的,让宫晟心也跟着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宫抉到底承认了,他喜欢沫儿, 而且一点都不比宫澈表现出来的少。

    宫晟原以为他会很愤怒,但是没想到听到这一刻,他竟然那样平静,唯一的感觉,只有头痛!

    宫抉杀气太重,他的冷清不争都是装出来的,对他还不能像对宫澈那样,逼得太狠!因为宫澈尚且还会顾及皇后,顾及刘家,可是宫抉,他谁都不在意。

    偏偏他老了,两个儿子又大了,如此放任下去,迟早会出大事!

    此时宫晟有些后悔,后悔当时心软,没有让沫儿喝下那碗汤。

    见宫晟愁眉紧锁,宫抉这才仿若不经意的笑了,“如今皇兄似乎对我意见很大,我并不想在京城和他争夺,因为皇姐不会不高兴,但若是他再逼我一次,即便顾及皇姐,我只怕还是会忍不住还手……”

    这是威胁了,今天的事,就当是给皇帝泄火,因为之前几天,他做了不少触怒皇帝的事,但是要他一直忍,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宫晟拧眉,沉沉说道,“那你想如何?朕还没死呢!”
小说推荐